很慶倖,喜劇界終於有大美人了

不得不感歎,“星味”這東西著實殘酷,絕對屬於天賦的範疇。
有的人一出場,就有吸引全場目光的能力。
張雨綺就是這種體質。

喜劇界終於有大美人了
恰如亦舒點評汪明荃的星味,這類人最突出的不在於演技歌技,最值得佩服的是,她早早已參透並踐行“自我”二字。
這種能力,放在綜藝、短劇這類高互動氛圍的舞臺,越發顯眼。
好比今年的春節語言節目,張小雨,必定成了當晚為數不多的記憶點之一。
演一個滿嘴口音的女保安,張秀娟。
粗笨土氣,倒愈發把張小雨氣質裏的率性嬌憨釣了出來。
和知性優雅的倪妮,凑了一個警衛X空姐的限定CP,相得益彰,更顯賞心悅目。
誰不愛看漂亮姐姐夢幻聯動呢?
姐姐聯動的風,越刮越響。
比如今年的《吐槽大會》。
《吐槽大會》第五季上,張雨綺一出場,易立競就由衷感歎——“雨綺同學真是天生大女主”
你看誇姐姐能誇到點子上的,還是姐姐。
我愛慘了女性欣賞女性時,這種嗅覺和措辭的精准。
從前那個專注“挑事”的《吐槽大會》,今年,有點要回來的意思了。
近幾年,《吐槽大會》一直被詬病為洗白大會。
嘉賓們吐槽佛系、避重就輕,這不讓提、那不讓說。
而今年第五季,李誕似乎開始著手對付這個問題。
但是,想對嘉賓狠,先得拿自己尋開心。
節目開場,就得面對你易姐,易立競的死亡五連問:
你看過《吐槽大會》的豆瓣評分嗎?
你知道《吐槽大會》越來越不好笑了嗎?
你聽過評論說《吐槽大會》變洗白大會了嗎?
想過停辦《吐槽大會》嗎?
真的要放弃嗎?
拳拳到肉,百無禁忌。
問得對面的李誕,只能摸頭搓手。
自古,臺上的人和台下的人的關係,就有如甲方乙方。
不折騰臺上的人,就得憋屈臺下觀眾。
那麼,本季的藝員嘉賓,就註定不會待得那麼舒服。
為了對抗明星們的太極拳,以及吐槽嘉賓們的佛系。
李誕挺懂人性。把比賽制度,從去年的《脫口秀大會》,延用到了今年的《吐槽大會》。
事實證明,只有被淘汰的危機感,才能讓臺上的人豁出去。
首先是,自曝環節。
嘉賓一個個上臺自曝槽點,最玩得起的,就能成鏡頭最多的主咖。
看,一招制服了明星們的完美公關。
成功引出了黃奕“嫁錯郎”的段子。
黃奕自曝,把和黃毅清失敗的婚姻一事,放上了檯面。
馬思純也百無禁忌地,把前段時間抑鬱症一事,拿出來,供眾人調侃。
一開場就仨字:我有病。
一時間,場內言論氛圍,大方豁達了不少。
而,除了自曝。
團隊互懟的賽制,讓在場所有人,更敞開了吐槽。
什麼意思?
選出三個主咖,以主咖為隊長,把全場嘉賓分為三個小隊。
隊員集中火力攻擊敵方隊長,隊長坐在高凳上,老實“聽講”。
恰如楊蒙恩吐槽的——隊員決勝千里之外,隊長慘死帷幄之中。
這不是擺明了,“煽風點火,尋釁滋事”麼?
沒錯,李誕就是這麼個想法。
挑動嘉賓“幹架”,激發成員血性,那吐槽,才使勁、帶感。
所以,才有了第三期,眾人“圍攻”張大大時,個個有如文曲星降世的名場面。
是的,就是張大大,那個飄也罵了無數次的張大大。
這回,張大大身上最大的標籤:討人厭,《吐槽大會》也全然不避嫌。
不但不避嫌,還拿出來,裱著,做成金字招牌,讓大家都看到。
空氣中的年味,仿佛更濃了。
辣目洋子:
最適合張大大的角色,是葉問裏的木樁
甄子丹看到張大大
跟導演說
詠春不一定要用拳頭,還能用斧頭
大張偉罵張大大,也“賤”出了新高度,重現他和楊幂相處時的姿態,如下——旺旺旺
奪笋啊……
相比之下,王建國真算溫柔了:
不紅的人就該永遠消失
永世不得翻身
當然這句話不是我說的
這句話是張大大在自己心裡說的
連隊員楊笠,都放弃為他說話。
吐槽張大大最愛巴著女星合照,合了就趕緊發,顯示自己人脈通廣。
但這種行為,往往給女星帶來嚴重的口碑壓力:
除了楊幂和AB
沒人經得起和他的合照
而上次給楊幂這麼大公關壓力的事件
是脚臭
面對此盛况,張大大也只能坦然弃療,上來放話:
我本來不想說話的
我想直接上來就說
誰願意給我投票
集滿198票
我直接退出娛樂圈
賽制的改版,讓《吐槽大會》第五季,更靠近了吐槽的“冒犯”本質。
而本季嘉賓的選擇,也讓這檔節目,不僅做到了“冒犯”。
它更考慮到了自己,作為一檔語言節目的定位。
本季嘉賓,顯然不止考慮到流量。
除了有張雨綺、黃奕等話題queen,大張偉等喜劇擔當,張大大這種天然肉靶。
李誕今年,還請來了易立競、宋方金,甚至蒙淇淇。沒錯,那個凡爾賽蒙淇淇。
看似一套亂拳,其實細想,個個都是今年網路語言陣地的大V。
有自成一派的語言風格。
李誕,顯然想做一個有網感的,更貼近年輕人脉络的語言節目。
而可以這麼說,在這種考量下,請來最成功的一個嘉賓,就是易立競。
易姐大家都熟,採訪殺手,靈魂審問官。
專逮著嘉賓的痛處問,絕不問一些不痛不癢的問題。
易姐在《吐槽大會》第五季上首次分享了自己的採訪技巧:
我怎麼判斷自己的採訪問題好不好
就是當我問完
嘉賓說我們可以不要聊這個了嗎
這時候我就知道
我們只要聊這個
什麼叫吐槽?這就叫吐槽。
哪壺不開提哪壺,哪處虛弱捅哪處。
易姐狠辣的語言風格,和《吐槽大會》的本質,完美適配。
強勢的姐系氣質,也和當下年輕女性,對同性審美的偏好,完美契合。
在微博上說自己採訪都是1v1,如今是1v多,有點緊張。
你緊張?沒看出來。
年級主任般的女王氣場,挑釁起別人來,只有別人緊張的份。
想不到吧,易姐其實很適合這個舞臺,儼然一個冷面笑匠。
有喜感、有語感、有姐系的颯感。
在語言節目貧乏的今天,在語言節目基本和年輕一代審美趣味脫節的今天。
能從這幾點考量選擇嘉賓,不得不說,是一種難能可貴。
而其實一檔脫口秀類節目好不好看。
决定性因素,非常簡單粗暴:
一是玩不玩得起。
二在於立意新不新。
《吐槽大會》第五季,自然,肉眼可見,更玩得起了。
很多原以為不能搬到檯面上的娛樂事件,都被拿上來調侃。
除了黃奕和張雨綺失敗的婚姻,被拿出來供全場的公用素材。
王勉,也借著自嘲。
替楊笠回擊了前段時間,池子說“脫口秀肯定不是楊笠那樣的”一事。
你看,《吐槽大會》第五季,真是讓娛樂圈變大方了。
上了這個舞臺,如果還要藏著掖著,這不讓提那不讓說。
那不好意思,大夥就該拿你尋開心了。
你看rise的張顏齊,吐了半天,吐了個寂寞。
以前,這行得通。今年,玩不起的,就會被對方戰隊拿來當吐槽素材瘋狂開炮。
比如馬思純和大張偉演的默劇。
比如呼蘭的rap:
R1SE張顏齊
來了吐槽大會什麼都不讓提
我明白了為什麼他是萬人迷
因為他的粉絲都還在看迪士尼
除了更玩得起。
而第五季的立意,顯然更跟上了年輕女性觀眾的認知高度,引發了嚴重的舒適。
今年的《吐槽大會》,最燃的,其實在於,幾比特風格各異的女性icon的默契聯動。
——楊笠易立競張雨綺。
她們上場,並不以傳統的吐槽形式,互挑毛病。
恰如楊笠所說:咱們女的,就不要互挑毛病了。
而易姐的一句,為什麼男人看到我們三個,都那麼容易緊張呢。
更令人會心一笑。
發現沒,《吐槽大會》的舞臺,已經能讓女性嘉賓,都默契化解與彼此的對立立場。
現今,能自然而然地產生,如此賞心悅目的女性互助綜藝場面的。
就內娛來說,實在鳳毛麟角。
之前飄就寫過,女性的風趣幽默,在主流規訓裏,往往沒有被欣賞的價值。
女性搞喜劇,除了把自身諧星化,便沒有第二條出路。
女性魅力和女性幽默,無法兼得。
而今年的《吐槽大會》展示的女性群像。
第一次集中描摹出了一種女性幽默的可能性。
一種新式的女性魅力:
她們擁有話筒、她們有優秀的表達能力。
她們有趣,且最重要的是,她們並沒有因為有趣,就失掉美麗、自信、大方。
你看,當女性幽默風趣,卻依舊美麗大方。
緊張的,就該是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