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四十年,短劇之王的更新換代

距離2021年除夕還有4天的時間,相比往年的春運大遷徙,今年的春節無疑會安靜許多。

短劇之王的更新換代
以往對於春節最深的印象就是每年大年三十的春晚,一家幾口齊齊聚在電視機前守候,聽著一首首歌曲溫暖的歌曲,看著一個個讓人笑得前仰後合的短劇。
在那個並不繁華的時代,給我們留下了很多經典的回憶,從馬季到陳佩斯、朱時茂;從趙麗蓉到趙本山;從小瀋陽到沈騰馬麗….
馬季
1983年,是第二次舉辦春晚。
那時,春晚還沒有固定的主持人,很多時候都是薑昆、劉曉慶等演員的友情客串。
也是這一年,相聲演員馬季一手拿著香烟,以推銷“宇宙牌香烟”的虛擬廣告為內容,講了一段單口相聲《一個推銷員》(又名《宇宙牌香烟》)。
“你不抽我這宇宙香烟,你就沒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你不抽我宇宙香烟,你年輕人你就搞不上對象!你不抽我的宇宙香烟,你學生你考不上大學!”
《宇宙牌香烟》的大火,不僅讓人們看到了商機,更讓“短劇”一詞初具雛形。
陳佩斯、朱時茂
1984年,“短劇”一詞真正進入觀眾的視線中。
那一年陳佩斯、朱時茂用戲劇表演的管道,給大家奉獻了第一個短劇《吃面條》。
據1984年春晚導演黃一鶴回憶:
“《吃面條》是我們國家晚會裏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短劇。他們在創作中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遇到了不少困難。”
從創作到演繹,兩個年輕人耗費了非常大的心力,一遍一遍的修改,一層層的稽核,直到春晚前夕,這個還不能確定上。
幸運的是這個純搞笑的作品,獲得了福斯的喜愛,《吃面條》一炮走紅。
陳佩斯和朱時茂之後十次登上春晚,成為80、90年代家喻戶曉的喜劇演員。
之後十四年裏,陳佩斯與朱時茂這對黃金搭檔,又為觀眾們帶來了《主角與配角》、《警察與小偷》等經典小品,直到1998年,最後一次亮相春晚,表演《王爺與郵差》。

就此落下帷幕
由此,陳佩斯、朱時茂的喜劇短劇時代,就此落下帷幕。
趙本山
在陳佩斯離開春晚舞臺的那一年,一個頭戴破舊解放帽、身穿皺皺巴巴中山裝的東北大叔開始稱霸春晚舞臺,他就是趙本山。
1999年的春晚,就像一場接力賽到了交接棒的時候,以趙本山為首的一批東北短劇演員,如黃宏、潘長江、高秀敏、範偉等成為之後幾年春晚的主力軍,有的人直到今日仍活躍在春晚舞臺上。
1990年,是趙本山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
在此後的22年間,他曾21次登臺表演,更是連續13年獲得短劇類節目一等獎,稱他為“短劇王”絕對是實至名歸。
最初,趙本山與黃曉娟合作表演了《相親》、《我想有個家》兩部作品;
1995年,趙本山首度與範偉合作,大膽的將針砭時弊的作品搬上螢屏,代表作有《牛大叔提幹》、《三鞭子》和《紅高粱模特隊》等。
1998年,趙本山與範偉、高秀敏在春晚上表演了短劇《拜年》,這也是趙本山與高秀敏首次同台表演。
跨世紀的1999年,趙本山的演藝生涯也邁進了新天地。
這一年,他與宋丹丹、崔永元合作了反映改革開放以來人民生活變化的短劇《昨天今天明天》,妙語連珠、笑料不斷的臺詞,一舉引發了全國上下的“本山潮”。
次年,兩人合作表演短劇《鐘點工》,再次獲得極大的成功。
2001年,趙本山與範偉、高秀敏再度攜手,出演《賣拐》、《賣車》系列短劇,趙本山自此得名“大忽悠”。
臺上他與範偉鬥智鬥勇的形象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觀眾在爆笑之餘還在想,短劇居然也可以出連續劇。
2005年,《功夫》為“忽悠三部曲”畫上了句號,同年8月,高秀敏因病去世,兩人再無機會合作表演,這讓觀眾們非常惋惜。
隨後三年裏,趙本山再度攜手宋丹丹,表演《小崔說事》、《策劃》和《火炬手》,此時的趙本山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2009年後,趙本山開始退居二線,轉而培養徒弟,作品有《不差錢》、《捐助》、《同桌的你》。
這一時期小瀋陽三次參演,一舉成名。
2011年後,由於種種原因,趙本山退出春晚舞臺,漸漸淡出福斯視野。
沈騰
春晚的故事似乎永遠都講不完,舊的人離開,會有新的人到來。
2012年,沈騰第一次上春晚,帶著《今天的幸福》,讓郝建這個名字紅遍中國。
2014年,開心麻花帶來的春晚短劇《扶不扶》將“老人摔倒了到底扶不扶”這一社會話題搬上春晚舞臺,也讓沈騰成為新一代的“短劇之王”。
沈騰最後一段宣言極具正能量:
“這人倒了咱不扶,那人心不就倒了嗎?人心要是倒了,咱想扶都扶不起來了。”
在隨後的幾年時間中,沈騰成為整場春晚中最多人期待的節目,也承包了春晚中最好笑的包袱。
但是遺憾的是,在2021年的牛年春晚中,傳聞開心麻花團隊的短劇被落選。
這意味著我們今年將看不到沈騰、馬麗等一系列新一代喜劇人的精彩演出。
希望在之後,我們能看見更多閃耀的存在,撐起“春晚”這個傳承之擔。
又是一年除夕,又是春晚點亮萬家燈火的夜晚,走過三十多年的時光,春晚短劇或許已不復昔日輝煌,卻是老百姓過年不可或缺的一份年味。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