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愛周迅二十年,何不娶之?

7冬十月癸丑,周迅之第四十六生日也。陳坤在零,送以生日。

自二千九年開通至今,坤每一年不下。或喚周老板。

或喚之周迅。

或時不言,唯有簡單“生日快樂”四字。

眾心不宣,週為坤心永小迅。二十年,如一日。執至赤之福,最烈之美,比磐石皆堅之心。遇之,益以憂遇下人。是後其學樂,不復寂寞。時之撥盤,復至千禧。陳坤年二十四,初畢北電。周迅年二十六,乃電影圈紅極時新生代小花也。一《如霧如雨如風》,二人相戀。

為千金小姊,貧小子也。戲裡落差猶衍生到戲外。初出茅廬,陳坤一戲欲多過。

臨資深而設,陳坤倍感自卑。

劇者亦微詞焉。

唯周迅輕至坤前,教之如何。此角情宜何向,何以入戲。溫言以為聽。然戲中擁抱,坤猶全身戰栗。

迅不能生氣。又每故問之:

坤低著頭,面露羞澀。

其一相逢,又如久識故人。迅推陳坤之誠,動致少紅之訟。

眾出之形,令坤、迅頗為導者所中。於電影及電視劇數作情侶。愛得死而生,哀得轟轟,最為經幕。私者所逐久長,止於友愛而已。

其年,周迅緋聞纏身,戀人無算。千九百九十三年,與竇鵬相愛。十九少女,擇而北流。五年間,其狠愛著,亦甚窮過。鵬寵之,存錢市宅。亦寵竇鵬,為之裝修,低聲下氣,求置點戲。惜乎,飛蛾撲火終空。其後遇賈宏聲,熱時又遇契樸。但此輩未曾為心尖肉也。至二千三年遇李亞鵬。

蓉與靖兄緣,始令“刀口舐蜜”。

名曰“滿足諸有幻想”者,竟擇取天后王菲。其愛勇則此淪為笑。其後李大齊及小王朔,亦皆轟烈而終。迅以情起伏,坤皆目之。

罵周迅戀腦之際,不插手之地。在他心裡。

“小迅最知所欲”。二千五年,周迅就採,亦坦言:“愛情,吾之致命傷也,但吾願為之傷耳。”

所友陳坤者,柔應之曰:墜於坑中,須自對。

汝須我時,我在。

其大無畏,其不畏死,坤永知之。二千一十四年,遂得終歸。

陳坤為證婚者,在其側。

回憶其幕,不忍濕眼。緻小迅於高聖遠時,予實嘉之,福之。

圖來源曰:網絡。

又出周迅舞蹈視事,口曰:“媽,媽媽。

坤慨然。是歲,自為寶女,心痛者眾。在陳坤心,款友如親。

本無避嫌。諸所周知,坤恒有子焉。

不知母誰也,而外疑迅。

一度,二人緋聞亦傳熱甚。然婚禮之上,周迅、陳坤猶以子戲之曰:“我兒也。”

“是,亦我子也。”圈娛樂,猶有外號,曰“天下第一迅吹”。吹則吹捧之吹,迅則周迅之迅。二千一十一年,周迅裸照事污名,媒謝之微,陳坤再轉。每一呼“周迅朋友轉”。

迅雜誌而封,坤亦第一。

每虹屁,震天雷。二千一十八年,周迅新劇《如懿傳》開,坤連發微博,為所友宣助。

可一言是,時陳坤自演《天盛長歌》亦方熱播。其粉絲走至陳坤之微曰:

求汝,宣布天歌。

君其隔壁劇遣天盛長歌臥底乎。

為之語曰“天真廣告”。

陳坤注意之重雲:

人也?小迅它人乎?”或時在陳坤心,迅誠重於己。二千一十八年之金馬獎,周迅落選矣。

坤立發微博力挺。

子至佳者,毋庸見疑。

既著,猶於下論補之曰:

昔者至棒,今為最奉,未來仍是至奉。

儼然是周迅迷弟。二千一十四年,周迅參陳坤公益《行步之力》啟動儀式。久不見,猶現一熊抱。

末事不能忍,吾甚愛迅,迅亦愛我,雖便結婚。

坤偏於迅,由來明目張膽。

不畏流言之感於蜚語也。曰:其與小迅,蚤以親於愛人,明於親人。夫陳坤之在內也,不乏其友。

每問“至友”,輒出言“周迅”。在心,周迅照見其身。念其時當快樂。

有精神共鳴,有無言交流,讀彼此默契。

亦發自心中珍惜,思念之。此來自朋友處,皆令陳坤甚便。周迅者,是使人自在無攻擊之友也。

陳坤嘗言,己一有問,首念周迅。

他日,飲多,跌至谷底。電言於周迅曰:

汝出,我難。汝今與我出來!”

周迅無幾何,徑來。坤伏案哭曰:

“汝知之乎,吾生無友!”迅靜聽著,輕捫其頭。不問所生,何沮喪之有?

相反,其一不言。及坤自寢。當事一過,迅言是日,乃謂陳坤曰:

“汝不云無友乎?”

坤笑著,歸其一“滾”字。

周迅知之,於一人情壞極時,更須非“析問”,無條理者,一時抵伴撫循。

故陳坤口念雲:

小迅,吾之女也,最知人意。 ”迅年大於陳坤。在生,陳坤恆妹之。

然戲陳坤師周迅。

時周迅卒望著陳坤曰:

坤,真佳也。 ”

夫陳坤一得迅定,心不能製也。其後,陳坤周迅勸下,稍長為當一面之主角。二人相見,猶小迅妹妹也。某次,周迅視路側樂合,因問之。

“汝看你欲何處,哥與你買。”

然周迅所作,恆掛念著與陳坤留一碗。

或時情愛相類。我之所須,非多貴禮,或與爾多少海盟,意識相念。生日,與汝驚喜。

當子累,當來共一擁抱。總之情者,細水之所流也。少自私有,少無底制,多只念汝善耳。周迅於陳坤,而迅亦然。在外界,常自稱曰死黨、閨蜜,亦生死之交也。非戲言也。周迅、陳坤撫古裝。水戲,周迅幾死。

今無人以周迅為異,唯陳坤耳。見迅神情,知其有殆。水中之他,周迅推上水面。

眾人見狀,知周迅在水中誠苦氣也。後每言此事,坤輒解之曰:某知之,某正狀非常。何患在水,吾亦可知。

其契如彼。及至,人多問之。

“何故二人無與?”臣亦無定對。但愚謂每人生命,總有不捨得為情侶者。猶在陳坤心,周迅甚美。一池清潭,兩目跨忘川;

是為親戚,不得為戀人也。

或時此生,陳坤之使,唯以友人守迅。守此入凡之精,樂之勿寂。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