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皇室中的一股“清流”!

眾所周知,日本皇室堪稱全球最壓抑的王室之一。

真是皇室中的一股“清流”!
這是一座巨大的牢籠,不論家世多麼顯赫,才情多麼出眾的女子,嫁入皇室後都變得壓抑而苦悶。
美智子、雅子、紀子,一個又一個鮮活的生命走進這裡,成為菊花王朝的囚徒。
然而在沉悶迂腐的禮制之下,卻出現了一抹特立獨行的亮色。
她就是高圓宮久子妃,壓抑的日本皇室中,唯一的自由人。
01
隨性做自己的瀟灑王妃
久子妃是上皇明仁的堂弟憲仁親王的妻子,因為憲仁親王並非嫡系,沒有繼承皇位的壓力,久子自然也就少了許多束縛,有了更多發展個人愛好的自由。
她愛好眾多,涉獵頗廣,更難能可貴而是,久子每個領域都做得有聲有色,令人敬佩。
她出版過兩本原創的英文童話繪本
畫起油畫也是信手拈來,閒暇時就畫上幾筆
久子與親王都十分癡迷於研究根付藝術(一種用象牙或者木刻的系在和服上的工藝品)
不僅發表了相關的論文,還憑藉這篇論文拿到了大阪藝術大學的博士學位,成為了日本該領域的專家。
不僅如此,她在攝影方面也頗有建樹,尤其喜愛拍攝花鳥,為此經常去野外觀鳥。
攝影水准也日益精進,還出過影集,辦過攝影展。
在日本隊參加俄羅斯世界盃時也不忘帶著相機前去為自家球隊加油助威。
與其他嫁入皇室從此深居簡出的王妃不同,久子經常活躍於公眾視野中,每次出現都帶著滿面的笑容,看上去永遠自信大方爽朗。
她活成了一個例外,她是日本皇室這一隅厚重沉鬱的土壤裏,開出的一朵明豔的花。
02
出身名門的天之驕女
久子妃這樣才情俱佳的女子自然出生也不一般,她原名鳥取久子,1953年出身於香川縣的世家望族
祖輩都是當地赫赫有名的納稅大戶,她的曾外祖母還是貞明皇后的錶姐妹,與皇室頗有淵源。
久子作為家中長女,是個不折不扣的千金小姐,可她卻絲毫沒有驕縱任性的習氣,相反,她性格隨和、成績優异,從小就是“別人家的孩子”。
從聖心女子學院中學畢業後,久子隨父親前往英國,進入劍橋大學攻讀人類學和考古學,期間還攻讀了法學,熟練掌握英語和法語,妥妥的學霸本霸。
(年輕時藝妓裝扮的久子妃)
在英國完成學業後,久子回到日本,進入一家翻譯社工作。機緣巧合之下,她在某次會議中擔任了三笠宮親王的翻譯與助理。
三笠宮親王很欣賞優秀的久子,便在之後的加拿大使館招待會上安排其與自己的兒子憲仁親王見面,沒想到二人一見傾心,相識一個月後的5月20日,憲仁用英語對久子求了婚:
“Will you marry me?”,
“Yes。”
終身大事就這麼定下了。

就這樣陰陽兩隔
之後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二人從相識到結婚不過半年,閃婚速度放眼整個日本皇室都絕無僅有。
婚後夫妻倆也是舉案齊眉恩愛有加,日常就是一起研究感興趣的根付藝術
或是結伴出席外交活動滿世界撒狗糧
憲仁和久子早年都曾出國留學,眼界學識都不同一般,所以夫婦二人常常負責接待來訪的外賓,也是出國訪問最多的皇室成員。
那時候在各種外交場合經常能看到夫婦兩人的身影,羨煞旁人,堪稱皇室典範。
作為日本足球協會的名譽總裁,憲仁還時常帶著久子去為球隊加油打氣。
他們先後育有三個女兒,因為憲仁在皇位繼承順比特上排在末位,沒了生男丁繼承皇位的壓力,一家五口生活得非常輕鬆自在。
只可惜,情深不壽,慧極必傷。
2002年,正當壯年的憲仁在加拿大大使館打壁球時突發心室顫動,被緊急送往醫院,數次搶救無果後,為了替丈夫保留最後的體面,久子强忍悲痛,在去除人工裝置的同意書上簽了字。
在相守十八年後,原本恩愛的一對夫妻,就這樣陰陽兩隔。
03
扛起重擔的一家之主
憲仁陡然離世,這個打擊無異於天塌。可久子甚至沒有時間慟哭,彼時,他們的三個女兒最大的不過十六歲,最小的只有十二歲。
她深知自己作為高圓宮家下一任當主,己任在肩,容不得半分軟弱退縮。
於是久子毅然扛起了高圓宮家的重任,獨自將女兒們撫養長大,如今,三比特公主都已長大成人,經常陪伴母親出席外交場合。
並且相比遇人不淑把婚事搞的一地雞毛的真子公主,憲仁親王家的公主們一個個倒是都有了好歸宿,除了至今未婚的承子公主,典子和絢子兩位公主的婚事都算得上令人豔羨。
這其中,都離不開久子的慧眼識珠,兩個女兒的婚事都是她促成的。
2007年4月,典子陪同母親參拜島根縣出雲大社時,與神社宮司的長子千家國麿一見鍾情,儘管相差15歲,但志趣相投的二人還是走到了一起。
出雲大社是日本最古老的也是地位最崇高的神社。千家氏為專司出雲大社祭祀的最高神職人員,是僅次於天皇家系,日本第二古老的家族。
千家國麿作為未來接管家業的繼承者,與公主門當戶對,久子自然也是樂見其成。
這不就是山P十元那部《霸道和尚愛上我》照進現實嗎!
相戀7年後,典子公主與千家國麿宣佈結婚,記者會上,小倆口笑得一臉幸福,甜蜜羨煞旁人。
而另一比特公主絢子,經母親久子牽線,與日本最大郵輪公司的社員守穀慧相親,二人情投意合,也很快確定了婚事。
這位被久子相中的駙馬爺也不僅僅是個普通社畜,守穀慧生於富人遍地的東京都港區,從小就讀名校,畢業於日本最好的私立大學——慶應大學,妥妥的高富帥一枚。
他的母親與久子是舊識,小時候就與久子打過照面,多年後久子再見到他,馬上就為女兒把相親安排上了。
當時還是皇太子的天皇夫婦與時任首相安倍晋三都出席了婚禮
婚後絢子雖然失去了皇族身份,但家庭生活和和美美,她順利在19年誕下一子,久子也如願當上了阿罵。
久子曾在《殿下和我的回憶》一書中透露過她與親王對於女兒們的教育:不把自已的意志强加在孩子身上,告訴她們身為皇室除了需要承擔更多責任之外,與平民百姓沒有區別,所以切勿高高在上,驕縱跋扈。
正是在這樣的教育下,三比特公主都長成了穩重獨立的女性,也收穫了各自的幸福生活。
04
颯爽大氣的皇室名片
對內,久子是努力撫養三個女兒長大,並為她們的幸福保駕護航的優秀母親。對外,她也是積極履行皇室職責,在社交場上遊刃有餘的外交能手。
久子繼承了憲仁親王的衣缽,捕手了丈夫留下的各種職務,出席公務,出訪國家,接待外賓,她都完成得有聲有色。
並且,久子每次出席活動的穿著也總是打破皇室傳統,和向來穿著保守低調的其他日本皇室成員不同,她穿衣風格大膽,偏好明亮鮮豔的禮服,即使囙此受到宮內廳的指摘也毫不在乎,每一次露面,都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出訪加拿大
接待查理斯王儲
代表日本皇室出席瑞典國王70歲慶典
以及飛利浦王子婚禮
18年,她還以日本足球協會名譽總裁的名義,前往俄羅斯為參加世界盃的日本隊助陣,這也是日本皇室百年來首次訪問俄羅斯。
得體的姿態再加上過人的學識、大氣幽默的談吐以及爽朗的笑容,久子成為了日本皇室在外交場上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因為在國際體壇頗具聲望又與歐洲各國王室交好,2013年,久子接受安倍晋三邀請加入申奧團,成為東京奧運會的特別申述人。
在申奧說明會上,她一襲幹練的白色套裝,用流利的英語和法語發表了演講,收穫了無數好評,成為東京申奧成功的一大功臣。
這樣不拘泥於王室傳統,敢於追求自我的姿態,受到了日本國民的追捧,久子也多次被評選為“最理想的皇族女性”。
除了外交事業,她還擔任了26個團體與組織的名譽總裁。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憲仁親王因心臟問題去世後,久子開始不遺餘力地推廣AED儀器的使用,並在17年成為了日本AED基金會的名譽主席。
她曾在採訪中說到,“這是憲仁親王留給我的一項任務與責任,普及AED的使用是我餘生都會堅持的工作。”
自己所經歷的悲劇,不能再讓更多的家庭承受。
如今,日本成為亞洲AED使用率最高的國家,與她的努力密不可分。
時至今日,68歲的她依然活躍在各種外交場合,生機勃勃地工作著,她看上去永遠那麼活力滿滿,完全不像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
在很多人預想中,作為一個中年喪偶的王妃,久子應該從此一蹶不振,深鎖宮中,過著暮氣沉沉、循規蹈矩的生活。
可她卻在經歷過喪夫之痛後頑強地活出了自我,沒有自憐自艾,沒有萎靡不振,久子依舊微笑著面對世界,熱情地擁抱生活。
是精神世界的飽滿,讓她眼裡的光永不黯淡。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