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個人一起主持的春晚是啥樣兒的?

時光匆匆,轉眼又臨近一年春節。
中國人每年除夕必不可少的環節,就是家人集聚一堂看春晚。

就是家人集聚一堂看春晚
今年的春晚也依然正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只是一如既往的神秘。
截至目前,春晚節目單還沒有正式公佈,春晚主持天團也成謎。
不過,對於春晚主持人,如今大家似乎都沒有曾經那麼期待了。
畢竟,“有趙忠祥倪萍、或者董卿朱軍的春晚才是年”的盛况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時代變了,春晚在變,而春晚歷年的主持人團隊,更是一部最具參攷價值的春晚變遷史……
80年代“非專業”的春晚主持團隊
“就現場直播!”
1982年底,央視台長王楓給央視艺文部歌舞組導演黃一鶴下了一個通知:1983年春晚要現場直播。
這一決定顛覆了央視多年節目錄播的形式,開啟了春晚以直播形式播出的新篇章。
但誰主持又成了個問題。
彼時,央視只有3個播音員(趙忠祥、沈力、李娟),習慣念稿子,風格倒是穩重,可就怕臨場應變能力不足,不適合做氣氛歡快的聯歡直播主持。
思來想去,黃一鶴找來馬季和薑昆師徒。
作為相聲界中青代的領軍人物,馬季和薑昆“插科打諢”的本領毋庸置疑,用小幽默或者笑話帶動現場氣氛肯定沒問題。
只是春晚要請相聲演員當主持人的消息,竟然在央視掀起軒然大波:
春晚氣氛應該莊重,讓相聲演員當主持人成何體統?
相聲演員格調不高,春晚要流於庸俗?
馬季太俗,薑昆太嫩,哪裡能行?
但以黃一鶴為首的春晚策劃組力排眾議,堅持了自己的想法,不然馬季後來可成不了80年代春晚主持的代表人物。
又考慮到晚會包含了歌舞、戲曲、相聲、短節目表演(當時無短劇概念),長達5小時,光靠2個主持人可不行,黃一鶴又找到王景愚和劉曉慶。
黃一鶴後來回憶,“就想以他倆為主,但是光兩個男的不好看,得有女的,就找了劉曉慶,她當時也非常火。然後又怕相聲演員嘴太貧。所以就想找個學院派,就想到了王景愚,他當時演了很多特別有內涵的喜劇。”
王景愚,家喻戶曉的默劇短劇《吃雞》就是他創作的。
劉曉慶自不必說,《小花》《婚禮》《瞧這一家子》《火燒圓明園》等電影,部部堪稱當時票房神話。
於是,第一届春晚的“非專業”主持團就這樣誕生。
這一年春晚之後,眾人才意識到,原來晚會也可以充滿歡歌笑語,而不只是莊重嚴肅。
對很多人來說,印象最深的春晚主持人之一當屬趙忠祥。
如今大家常說他是春晚舞臺第一個專業主持人,其實不太準確。
雖然1983年春晚是他說的開幕詞:“第一届春節聯歡晚會第一個出場的主持人的第一句臺詞其實是我說的。”
但嚴格來說,他並不算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届春晚主持人。
趙忠祥第一次正式作為主持人登上春晚舞臺,是1984年。
和他一起主持的除了薑昆,還有央視主持人盧靜、黃阿原,以及演員姜黎黎、陳思思。
姜黎黎和陳思思想必大家都認識。
前者在1983年憑藉《赤柳丁綠青藍紫》拿下第六届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配角獎;
後者作為“長城三公主”之一,是當時的大明星,《三笑》裏的秋香更是一代人的記憶。
這一年,也形成了春晚80年代專業主持人、相聲演員以及影視演員一同主持的風格。
到了1985年,趙忠祥、薑昆仍在,馬季又回歸了。
演員主持則變成憑《廬山戀》獲得第4届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的張瑜,而演員兼主持人斑斑則是香港代表。
張瑜
1986年春晚主持人陣容保留了薑昆、趙忠祥,但加入了“播音員”王剛,春晚舞臺上也第一次出現中英文主持。
女主持全部是內地演員,劉曉慶重返舞臺,還有靠《雷雨》提名第5届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的顧永菲,以及憑《日出》裏白露一角斬獲第9届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演員的方舒。
1987年,趙忠祥因人事整改暫時退場,薑昆帶著王剛,以及女主持人李小玢、男演員李默然完成了這一年春晚的串場。
第二年,薑昆帶著師叔侯耀文上場,男演員變成孫道臨,專業主持人衛華和鞠萍等人首次擔任春晚主持。
到了1989年,趙忠祥再次出場。

薑昆帶著王剛
薑昆在連續主持了7届春晚後,也在這一年後退出了春晚歷史舞臺。
春晚的主持棒算是順利過渡到了趙忠祥時代。
而言,春晚在80年代也算個新鮮事物,選擇主持人的工作也還處在摸索階段,雖然第二届就加入了專業主持人,但整體不算特別規範。
特別是女主持人,多是金雞或百花影后,她們並不承擔主要的語言任務,主要活躍氣氛氛圍和串場。
90年代春晚:趙忠祥和倪萍時代
不過,到了90年代,春晚主持團隊就有質變,開啟了全專業主持人時期,且男女主持平分秋色。
1990年,官方顯示春晚主持只有趙忠祥一人。
但這一年春晚採用了創新的“錦標賽”模式,將表演分為了紅隊曲藝、黃隊戲劇和藍隊歌舞三個隊,進行PK。
三個隊的隊長分別是田連元、朱時茂和闞麗君,裁判則是德高望重的李默然。
他們四人其實也承擔著部分主持人的工作。
在某種程度上,1990年春晚也是一個轉捩點。
1990年春晚總導演袁德旺說過,“90年以前,春晚的主要形態是聯歡,舞美不是很講究,主持串聯詞也沒有那麼多的政治用語。90年以後的春晚,基本變成了對前一年黨和國家重大政治事件的回顧總結,成了慶典。”
這種轉變或許是倪萍迅速出圈的關鍵。
中央電視臺的女導演劉瑞琴評估她,“端莊周正,沒有邪氣,形象好。”
再加上當時央視的男女主持一共才7個。
所以,從演員跨界到主持人不過兩三年,倪萍就登上了1991年春晚。
她和趙忠祥也就此走上了春晚黃金拍檔的征程。
這一年和他們一起主持春晚的,還有我們熟悉的《新聞聯播》主播張宏民和李瑞英。
春晚主持風格一改從前的活潑詼諧,開始走向莊重大氣。
此後多年,春晚基本維持了“鐵打的趙忠祥倪萍、流水的搭檔”格局。
1992年是央視舉辦春晚的第10個年頭,楊瀾首次登上了春晚舞臺,這時她還是個小姑娘。
春晚第11個年頭,邀請了新加坡主持人張永權加入,這是春晚歷史上唯一一次有國外主持人。
這一年,新加坡的電視節目與中央電視臺的節目實現對傳,打破了春晚多年的封閉形式。
春晚主持陣容最早是標配四人,到後來七八個,但1994年突然縮減到2人,僅由倪萍和程前組成。
這也是90年代趙忠祥唯一缺席的一次。
1995年,剛被評為“全國最受歡迎十佳主持人”的許戈輝接替楊瀾,站在了倪萍和趙忠祥身邊。
設立分會場則是1996年春晚最大的特色。
晚會採用三地直播互通的形式,北京是主會場,趙忠祥、倪萍負責主持。
上海分會場由程前、上海東方衛視主持人袁鳴擔任主持。
西安分會場由周濤、當年全國十佳播音員張曉擔任主持。
這是梳著公主頭的周濤第一次登上春晚,鏡頭不算多。
比起許戈輝的一次遊,她後來成為了春晚的臺柱子之一,這應該是當年很多人沒有想到的吧。
而隨著1997年朱軍的加入,穩定的第二代春晚主持人團隊開始初具雛形。
不過,此時朱軍等人還顯稚嫩,第一次主持春晚他很焦慮,直到直播開始也沒敢和家裡說。
在他心中,央視春晚的“定海神針”是倪萍。
1998年,不少觀眾都記住了一個外貌甜美的女主持——王雪純。
這也是何炅唯一一次參與春晚主持,之後他離開了央視,轉到湖南衛視發展。
1999年春晚,原本沒什麼特別,主持是老陣容趙忠祥、倪萍、周濤、朱軍。
但對於倪萍來說,或許終身難忘。
其時,她兒子剛確診患了先天性白內障,需要去國外治療,接到春晚主持通知時,她眼淚直流,回答“我真的不能保證,在臺上笑出來”。
但真的答應後,從彩排到正式直播,倪萍都表現得極其專業,和往年並無不同,連趙忠祥都沒有察覺出什麼,後來知道實情,他唏噓不已。
總體而言,趙忠祥、倪萍這對黃金搭檔佔據C比特,其他主持人輔助客串主持,是90年代主持陣容的主要模式。
主持團隊也逐漸走向了一個成熟和專業,調侃中刻意的成分漸漸褪去,主持人間的交流更加自然了,女主持與男主持勢均力敵。
21世紀“四雄爭霸”
2000年作為新世紀的開端,意義非凡,這一年的春晚也格外熱鬧。
開場就一架飛機衝破阻礙,轟轟烈烈的飛出來。
這一届春晚共20比特主持人,人數堪稱春晚歷史之最,當然也非常與眾不同。
從主持群體而言,再現了80年代專業主持人、相聲演員以及影視演員齊聚的風格。
薑昆再回春晚舞臺,牛群、馮鞏負責開場,他們也是繼薑昆後,唯一主持過春晚的短劇演員。
趙薇靠著《還珠格格》一夜爆紅,也搞起跨界當了春晚主持人,那股機靈勁兒簡直就是真小燕子。
這年春晚沒有主持人報幕,是用央視一個個經典欄目來串場。《焦點訪談》白岩松、《生活欄目》文清和趙琳、《半邊天》曹穎和李小萌,《大風車》鞠萍姐姐等央視王牌節目主持一一亮相。
那一晚,朱軍主持完就跑到節目《愛我中華》裏吹起了單簧管;崔永元搭檔文興宇老爺子兩個人你來我往,捧哏逗哏,串場形式可謂新穎。
黃金搭檔倪萍、趙忠祥除了主持,還扮作退休老人表演了《品茶》。
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在春晚合體,千禧年後,趙忠祥便再也沒有主持過春晚了。
2001年,朱軍、周濤接棒,帶著曹穎、張政主持。
或許一下子兩位重量級主持都不在,觀眾們難以接受,2002年,央視又請出倪萍。
李咏也在這一年出現在春晚觀眾面前,他幽默的主持風格稍微打破了春晚主持嚴肅莊重的氛圍。
老帶新,帶了2年後,倪萍也正式退了下來,帶著孩子去國外看病了。
趙忠祥一度開玩笑:春晚沒了我和倪萍還有什麼看頭。
但長江後浪推前浪,此後朱軍、周濤、李咏和董卿挑起了春晚的大樑,開啟了“四雄爭霸“的格局。
董卿更是被視作倪萍的接班人,她一路從浙江地方臺、上海東方電視臺,走進央視,實力沒話說,後來在央視主持了長達4年,第一次站上2005年春晚的舞臺。
此後多年,春晚主持偏向穩定,基本是朱軍、李咏、周濤、董卿四人搭配著其他央視主持人,如張澤群、劉芳菲、歐陽夏丹、朱迅、畢福劍等。
那些年,央視對春晚主持人要求真的很高,很少有空降兵,幾乎都是經驗豐富的“老人”。
但2012年,年僅26歲的李思思出現在春晚舞臺,似乎預示著春晚對主持人的標準開始有所變化。
雖然她是北大高材生,媒體也稱她是董卿的接班人,但作為最年輕的春晚主持人,她的主持經驗明顯還很稚嫩,有些觀眾甚至認為其才不配比特。
同一届春晚上,撒貝寧也才是第一次亮相,彼時他已在央視呆了10多年。
而這一年,春晚主持人串詞,由一板一眼的播報轉變成了家長里短的調侃。
春晚再一次打破主持人專業性要求是在2014年。
那一年,馮小剛拿到了導演話筒,他力邀張國立當嘉賓主持,這也是繼1989年後,春晚再次啟用非央視主播擔任主持人。
張國立的表現算得上可圈可點,但網友對此褒貶不一,畢竟也沒玩出什麼新鮮花樣。
2015年,《新聞聯播》主播康輝,以及憑藉《開心辭典》和《開門大吉》兩檔節目累積不少人氣的尼格買提,首次主持春晚。
多個春晚分會場的出現是在2016年,主持人團隊迅速擴張,達到10多個,可惜無一“新人”出圈。
特別是隨著2017年春晚後,朱軍和董卿的謝幕,誰能扛起春晚的大旗成了大問題。
近些年“無人出圈”?
這幾年,央視面臨著名主持人斷層的困局,雖然央視一直在培養扶植新主持人,但自董卿他們之後,新一代主持人似乎還差點火候。
2020年,為了吸引更多年輕人的目光,春晚特邀女演員佟麗婭加入了主持天團,算是一種與時俱進了。
而今年的春晚總導演陳臨春是2020春晚的總製片人,或許今年的主持陣容會和去年差不多,其中新主持人選龍洋和張韜的呼聲很高。
那龍洋和張韜是誰呢?
給大家科普一下:
龍洋現在是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主持人。
她畢業於南京藝術學院電影電視學院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算是科班出身。
畢業後,進入南京電視臺擔任主持人,2013獲得南京電視臺主持人秀《舞動南京》的冠軍。
2015年加盟央視財經頻道主持資訊節目《第一時間》,後來接替董卿主持文化類節目《中國詩詞大會》。
央視代表綜藝節目如《黃金100秒》《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等也是由她主持。
可見,龍洋雖然年輕,但主持新聞類節目和艺文類節目都不在話下。
張韜呢,是中國傳媒大學的高材生,長相也帥氣。
2017年進入中央電視臺擔任《中國新聞》主播,2020年又開始主持《新聞直播間》,憑藉清新陽光,穩重富有活力的主持風格獲得海內外觀眾的喜愛,未來可期。
或許很多人仍在懷念有趙忠祥倪萍、或者董卿朱軍的春晚,覺得現在的主持人似乎缺了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