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彭冠英:封瀟聲不會表達愛

日前,封瀟聲的扮演者彭冠英接受《一線》獨家專訪。談及封瀟聲不好好做事業,卻愛上柯瀅,彭冠英表示,“他在對抗中不自覺愛上柯瀅,從來不會愛的小混混,不知道怎麼去表達喜歡,只能選擇極致佔有欲。”
封瀟聲不會表達愛
正在芒果TV熱播的《陽光之下》中,心狠手辣的封瀟聲最終愛上柯瀅,被騙也心甘情願的情節走向,引發熱議,也有不少網友表示,二人的甜蜜情節太少,令人意猶未盡。
日前,封瀟聲的扮演者彭冠英接受《一線》獨家專訪。談及封瀟聲不好好做事業,卻愛上柯瀅,彭冠英表示,“他在對抗中不自覺愛上柯瀅,從來不會愛的小混混,不知道怎麼去表達喜歡,只能選擇極致佔有欲。”並透露,骨子裡封瀟聲其實羡慕嫉妒柯瀅與楊雨澤的愛情,內心對此也非常渴望。
對於封瀟聲的失敗,彭冠英認為,他智商、情商雙商線上,可惜吃了沒文化的虧,輸在起跑線上,又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他是反面教材,告訴我們要好好讀書。”
談及戲裏大量毒打蔡文靜的戲份,他透露都是雙方前期溝通過的,“不會太血腥、太暴力”,包括最經典的“薅頭髮”場面,更是彼此共同商量的結果。
封瀟聲雙商都高,就是吃了沒文化的虧

就是吃了沒文化的虧
《一線》:《陽光之下》未播先熱,“封瀟聲”在B站被封為“言情界三巨頭之一”,福斯對他有千萬種想像,接下這個角色壓力大嗎?
彭冠英:接到每一個角色都有壓力。因為在塑造角色的時候,要通過自己的演繹,讓觀眾去相信,相信這個人物,也相信這個故事,所以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一線》:不少網友說你演的封瀟聲有“BT那味兒”了,還有的說,“好讓人上頭”。你聽了什麼感覺?
彭冠英:挺高興的。因為自己塑造的角色被觀眾相信了。他們只有相信了,才會有這樣的評估。這算是對我的一種認可和鼓勵。
《一線》:怎麼演出角色“深不見底的狠”?
彭冠英:表演就是需要觀眾相信這個人物。劇本提供了行動線,演員只需要豐富,通過細節去抓住這個人物。
比如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申世傑之前有一個舔牙的習慣,因為他本身不整齊的牙有塊是突出的。之後整容了,突出的牙也不在了,但習慣上會經常做舔牙動作,這也是刀尖發現他身份的契機。
還有尋找柯瀅招待所那場戲,進門後去翻箱倒櫃,哪怕一個小櫃子都不放過。為了體現他比較謹慎的性格,表演上我肯定也需要依靠道具,要跟鏡頭配合,就是視聽藝術,開關櫃子、關門等這些聲音最能給觀眾刺激,對手也能感受壓迫感。前面這些就是讓後面薅頭髮等一系列行為很容易成立。
《一線》:他被奉為“背著半部刑法”的高智商男人,怎麼評估他的智商和情商?
彭冠英:申世傑確實情商智商都挺高的,否則不需要後面小武和柯瀅聯手一起對付。只是他確實學歷不高。我也有設計一些類似讀英語啊、看書,努力學習的部分,就是告訴大家他就是個學渣,他很想努力成為一個人上人。但是基礎太差,已經够不到了。
所以申世傑就是反面教材,大家一定要好好學習,不要吃了沒文化的虧,更不要犯罪。
《一線》:他被形容為“表面多儒雅紳士,背後就有多恐怖”。怎麼把握兩者的度。
彭冠英:這個人物的底色就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申世傑。即使表面成為封瀟聲,他還是申世傑。只要申世傑這個底色一直有,去演繹封瀟聲就是純靠“演”,再怎麼藏也藏不住,再怎麼裝也不是那個人。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去成為另一個人。
他愛柯瀅卻不懂如何表達,我和蔡文靜都認為薅頭髮最直觀
《一線》:你怎麼理解他虐柯瀅,卻又愛上她,為什麼被騙也心甘情願?
彭冠英:這個人物本身就是睚眥必報的壞人。對他來說,報復柯瀅是一定的,這也是觀眾覺得他恐怖變態的地方。
只是後來慢慢對抗中,他不自覺愛上了柯瀅,從來也不會愛的小混混,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去表達這份喜歡,只能去選擇極致佔有欲。另外就是,他看到柯瀅跟楊雨澤兩人的情感,是羡慕嫉妒的。內心也很渴望得到這樣的感情。
《一線》:戲裏你有各種暴打蔡文靜的戲份,又打又掐的,拍動作戲怎麼和她溝通?
彭冠英:大家都是很專業的演員。很能理解,不需要過多溝通。我們拍攝的時候,不能有太血腥太暴力的動作,但又要符合人物性格。我和文靜也有商量過,覺得抓頭髮最直觀。
而且相對來說沒有特別恐怖的動作。有些拖拽的情節,看起來非常用力,但拍攝的時候,是我把手搭在她的頭上,她的兩隻手握住我的手腕,我拖拽她,她的手跟著我走,這樣力量都在她的手和我的手腕上。這些都是有方法的。
《一線》:劇中,封瀟聲和小武的對手戲也很精彩,但也有人困惑,為什麼會對小武另眼相待。
彭冠英:小武和封瀟聲其實是對立面。兩人身世以及出身背景有一定相似之處,封瀟聲能在小武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都曾經為了生活掙扎過。
而且申世傑變成封瀟聲之後,失去了自己的名字,而小武依舊真真實實地活著。所以封瀟聲在小武身上也看到了不一樣的選擇。
《一線》:拍攝過程中,會不會太入戲。
彭冠英:不會很難出戲,演員的跳進跳出是很常見的。
《一線》:那你會壓抑嗎,這算是你拍過最心累的一部戲嗎?
彭冠英:壓抑的可能是對手戲的演員們吧。我印象最深的是,柯瀅在大雨裏找手指的那場戲。那場戲準備工作非常繁瑣,現場也要做非常多的調度,而且文靜要淋雨。
她也呈現了非常好的狀態,她的表演讓現場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感受到那種絕望和痛苦。這場戲也是一個重大的轉捩點,因為這場戲之後,封瀟聲和柯瀅的位置開始發生改變。
《一線》:之前在《蘭陵王妃》《海上牧雲記》都展示過反派演技,這次又演一個“斯文敗類”,會擔心被貼上演反派的標籤嗎?
彭冠英:不擔心被貼上標籤。如果能一直被貼新的標籤,證明演技還是被觀眾認可的,業務還是在進步的。
而且就算都演“反派”,也要找出這些角色不一樣的地方,不管是人物造型上,還是表演狀態上,總要找一個突破點去嘗試做區分。那麼,這些“反派”裏也會有十種性格,十種樣子。這也是我覺得這個職業最有意思的地方。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