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復、線上免費電影擴大

今年的春節檔或許是史上變數最大的春節檔,離春節檔電影預售開啟(1月29日)還有兩天,離大年初一還有16天,但電影行業上下游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線上免費電影擴大
今天(1月27日)國家發改委副秘書長趙辰昕表示,為營造良好的節日氛圍,更好滿足就地過年羣衆的精神文化需要,《通知》上已經明確提出,要新增網絡、電視、廣播等文化體育節目供應,鼓勵提供免費流量,網路視頻APP限時免費電影放映等線上服務。
雖然官方並沒有對線下電影院做出停閉、限制等舉措,但是對於線上觀影的宣導無疑讓行業與公眾嗅到了今年春節檔的風向。相比去年《囧媽》院線轉網引起了電影院的集體抵制,今年春節檔電影如若出現變數,情况顯然將大為不同。
現實的發展確實充滿了變數。在發改委《通知》提出新增線上內容服務之前,國內部分都市疫情反復,北京大興區、哈爾濱市、河北石家莊、吉林公主嶺、陝西渭南等地區已經宣佈電影院關閉。春節期間就地過年的宣導,减少了全國人員流動,也讓“小鎮青年”們滯留在一、二線都市。
電影行業裏已經開始了春節檔預售倒數計時,2021年的春節檔預售時間長達15天(1月29日-2月12日),相對於2020年7天的預售時間,今年時間並不算短。但是行業上下游或許更不安,疫情變化、返鄉政策、隔離要求等時時刻刻影響著春節檔的走勢。
所有人懷揣著希望,但是沒有人能確定2021年的春節檔到底前景如何。
就地過年、隔離14天,2021年春節檔票房前途未蔔?
對於國內電影行業而言,經歷了2020年近半年的停擺,或許迫切希望今年春節檔能够早點來,因為時間越長,檔期不確定性就越大。
從今年年初河北、黑龍江等地區的疫情反復,到政府提出就地過年宣導,再到各地根據具體情況製定返鄉政策,每次局勢變動都對電影市場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但電影市場一直處在被動狀態,只能期待情勢儘快穩定,春節檔能够順利進行。
以就地過年而言,這是為了控制疫情,盡可能减少春節返鄉潮帶來的人員流動,現時已有包括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西、山東、貴州、湖北等29個省份倡議就地過節,非必要不離開當地。
而對於電影市場而言,就地過年直接關係到了三四線都市的票房。有業內人士表示,就地過年將對二、三、四線都市的春節檔票房產生形成影響。歷年來,雖然春節檔的票房主力是一、二線都市,但是三、四線都市返鄉人口帶動的觀影消費也是春節檔票房的重要來源,返鄉人群大力帶動家庭觀影或社交群體觀影。而今年受疫情影響,一人帶動多人觀影的行為可能相對减少。
從數據來看,這個擔心是有必要的。燈塔研究院此前公佈的2020年底發佈的電影市場報告顯示,從2017年至2019年,每逢春節檔,都有近15%的票房占比從一二線都市下沉至三四線,而三四線都市的票房占比一直維持在47%左右。
猫眼數據則顯示,四線(及其他)都市近年來春節檔票房增速驚人,2015年至2019年增長了4倍。在一二線都市春節檔票房占比出現下降的同時,四線(及其他)都市占比在2019年已經超過三成。
同時,疫情反復,在輿論市場上形成了相當的壓力,即便電影院正常運營,春節選擇觀影消費的人群或許也將减少,這讓駐留在一、二線都市的“留守人群”票房出現了一定的不確定性。

一定的不確定性
這個春節檔,就地過年是常理,而即便順利返鄉,情况也不樂觀。各地的返鄉政策均不相同,並且隨著疫情的發展不斷變化。1月20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召開新聞發佈會,明確春節期間,返鄉人員需持7日以內的核酸陰性檢測證明才能返鄉,返鄉後,當地的基層政府要對其進行網格化管理。
而大部分地區對於中高風險地區返鄉人群的要求是隔離14天或者進行居家健康監測,地方社區落實則根據具體情況調整,不斷有網友反映家鄉的政策是返鄉人群在核酸檢測之外還需要進行集中隔離。雖然政府強調返鄉政策禁止層層加碼,禁止“一刀切”,但是返鄉政策顯然對返鄉人群返鄉生活有影響,而這種情況下,還有多少人想進影院看電影,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雖然國內大部分電影院都還處在正常運營的狀態,但是影院上座率受限。長沙、重慶等地區都相繼出現了調控政策,長沙影院將全部採取網路實名預約、無接觸管道售票,每場上座率不得超過75%,實行隔座售票;重慶影院、网咖等文娛場所按上座率不超過75%限制暫態客流量。
上座率受限對影院售票有一定影響,但是影院已經駕輕就熟了——國內影院剛剛復工之時,影院上座率限制在30%以下——爆款電影黃金場次上座率可能超過70%,但是大部分電影上座率都在20%-30%。春節檔電影上座率受限,可能一定程度削弱了爆款電影的票房爆發力,但一直以來現象級的全民觀影熱潮可遇不可求,情况並非不能接受。
有業內人士對媒體表示,2021年春節檔整體票房可能會有所下滑,樂觀預期在45億元-50億左右。而各證券機构也紛紛做出預測,如廣發證券樂觀預計,2021年春節檔不含服務費票房約62億元-65億元。
春節檔150+公司,已經有人開始提前焦慮?
今年春節檔背後的影視公司超過了150家,而春節檔的不確定性,讓一部分影視公司已經提前進入了焦慮狀態。
首當其衝的是院線公司,就地過年等政策讓三、四線都市觀影活動减少,這對於三、四線都市影院而言,又是一重考驗。
2019年橫店影視發佈年報時就曾表示,公司自成立以來,在二線都市進行重點佈局的同時,前瞻佈局三四五線都市。截至報告期末,公司擁有367家自營影院,其中三四五線都市占比達70%。
這並不是個例。近幾年隨著二、三、四線都市票房增速增長,院線公司大力佈局二、三線都市。2019年橫店、星軼等院線公司重點佈局低線都市,2019年新開業影院主要集中於三線及以下都市,上海電影、幸福藍海也進行集中佈局,上海電影將影院集中佈局在二三線都市,幸福藍海則佈局二三四線都市。
而三、四線都市,相對於一、二線都市,消費者尚未出現成熟穩定的觀影習慣,如春節檔這樣的大檔期是影院盈利的主要檔期,但顯然2021年的春節檔無法讓下沉都市的影院“飽餐一頓”了。
橫店影視今年春節檔還參與了《你好,李煥英》《熊出沒·狂野大陸》兩部電影。
院線公司之外,春節檔背後其它的出品公司也並不輕鬆。在電影正式上映之前,電影市場已經出現了一場沉默但激烈的排片戰。
輿論市場與影院相關人士按照現時電影的熱度進行了排片預測,《唐探3》春節檔第一梯隊的選手,更加獲得院線的信賴,大部分排片預測都在40%左右,新片中熱度與市場好感度較高的《你好,李煥英》則在20%左右,剩下的5部電影瓜分40%的排片。而現實裏的現狀是,“春節檔電影排片要求都是30%起,現在定檔電影排片率的累計起來估計快200%了”。
而春節檔對於部分公司而言,還帶著一點“孤注一擲”的色彩。如《唐人街探案3》(以下簡稱《唐探3》)背後一共有41家出品發行方,萬達影視作為主要出品方,顯然對電影投注了不小的期待。2020年萬達參與的電影僅三部,但主要出品的小成本愛情片《月半愛麗絲》票房口碑雙失利,《我和我的家鄉》雖然是2020年的國慶檔票房冠軍,但是作為一部“拼盤獻禮片”,電影公司們“人均參與”,這部電影為萬達帶來的紅利有限,而《金剛川》票房雖然超過10億,但是仍舊表現不如預期,萬達影視則是聯合出品方。
這種情況下,萬達影視保留多時的《唐探3》背負的期待就更大了。而在公司KPI壓力之外,本身《唐探3》還有著相當的票房壓力。有媒體報導,萬達電影在《唐探3》上投資總成本為4.38億元,投資比例為34.5%。以該比例計算,《唐探3》的總成本約為13億元,這意味著電影總票房需要接近40億元,投資方才能收回成本。而如此高的成本,是在電影原本成本之外,還有電影延遲一年資金佔用和二次宣發的新增成本。
疫情防護已經常態化,電影行業不會被疫情黑天鹅打垮,但是疫情的反復讓行業各方處境更加困難。只希望這個春節檔能够如期而至,影院和影視公司們能在苦悶的2020年之後,呼吸一口2021年“春天”的新鮮空氣。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