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懷二胎時多次注射禁藥

鄭爽代孕棄養的事,已經被外媒留意到,被CNN放在和川普同一個版面上報導……
網友評論: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她懷二胎時多次注射禁藥
而就在前幾天,韓國有一比特女星樸詩妍,也因為醉駕和一系列作死行為,被網友罵要她退圈。
這是怎麼回事呢?
19日,韓媒突然爆出樸詩妍酒駕被吊銷駕駛證的消息。
據韓媒,樸詩妍17日駕車時撞上了一轎車,所幸樸詩妍和受害者都沒有受到大的傷害。而監控也清晰地記錄了她酒駕的過程。
事故發生時,樸詩妍血液酒精濃度為0.097%,已達到了吊銷駕駛證的醉酒程度。
而這,也不是她第一次作死了。
早年間,樸詩妍因為《寶蓮燈》、《My girl》等劇在中韓兩國均有不錯的人氣,現在卻沒有什麼存在感,完全是一手好牌打稀爛的典範。
最開始,她是以2000年韓國小姐季軍的身份進入娛樂圈,並參加了韓國多個綜藝。
在參加綜藝時,她與韓國組合神話的隊長Eric相識,當時她用的名字還是朴美宣。
在遊戲環節,她們組還戰勝了Eric和申慧星。誰也沒有想到,因為這個節目,她與Eric相識,但並沒有發展成為戀人。
正式出道後,樸詩妍都是拍廣告和參加綜藝,參演的《無耻之徒》、《天生一對》均沒有水花。她轉到中國發展,並主演了《汗血寶馬》。
她在劇中漂亮大方,明豔靈動。
在中國拍劇的她,與選美時候的模樣差很大,卻是顏值的巔峰期。
她還與焦恩俊主演了《鳳求凰》,在劇中飾演美麗聰明的卓文君。
她在劇裏與焦恩俊展開虐戀,而劉小峰飾演的漢武帝是兩人感情最大的破壞者。
在《寶蓮燈》裏,三人的感情正好調換過來。她飾演的三聖母與劉小峰飾演的劉彥昌是一對,焦恩俊這個哥哥强行拆散了他們的感情。
雖然《寶蓮燈》有多部版本,但在某論壇網友票選中,樸詩妍以高票獲勝,被網友稱為最美三聖母。
2005年5月,Eric與她公開了戀情,並表示兩人是年初才開始交往。Eric在韓國是頂流,公佈戀情後,樸詩妍在韓國迅速受到關注。
再加上2005年年末,她在韓國出演的《My girl》(另譯《兄妹契約》)也一同播出。
在劇中,她飾演韓國著名的美女網球手,也是功燦的前女友金世萱。《My girl》成為當年的劇王,金世萱這個角色讓樸詩妍在韓國迅速圈粉,她順勢將事業重心轉回韓國。

順勢將事業重心轉回韓國
多年後,她與《My girl》女主李多海一同參加綜藝,只是兩個人的臉都已經與劇播出時相差甚遠。
回到韓國後,她主演的電影《九尾狐家族》還讓她拿下韓國百想藝術大賞最佳女新人獎。
她與Eric一度愛得火熱,Eric出車禍住院,樸詩妍還被拍到去醫院照顧,但兩人的感情還是被人唱衰。
2007年,兩人宣佈分手。
不過,樸詩妍的事業並沒有停止不前,她出演的《甜蜜的人生》、《咖啡屋》等劇均取得不錯收視。
但是她的臉也發生了新的變化。鼻頭越來越尖,人中看起來越來越長,嘴唇也越來越厚。
2011年11月19日,她正式和首爾某證券公司員工舉辦了婚禮,婚後也是與丈夫恩愛示人,還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
她的演藝事業依舊紅火,特別是有演技加持,她的戲路越來越廣。
在《善良的男人》裏,她飾演的蛇蠍美人韓在熙,人氣絲毫不低於女主。
《等待出軌的男人》裏,她飾演美豔寡婦金秀珍更是讓她圈粉無數。
但愛情事業雙雙得意之時,她卻開啟了花式作死之路。
2013年2月,已經懷二胎的樸詩妍與李丞涓、張美仁愛、玄英因涉嫌濫用禁藥异丙酚被遭到檢方傳喚。
在四人中,樸詩妍非法使用禁藥次數最多,她被曝出從2011年2月起共注射185次麻醉藥品异丙酚。
據說,四人用藥是為了做美容,其中更有人借用家人的名字進行注射,甚至有人還一天到多家診所非法用藥,警方懷疑她們已經染上癮。
事後樸詩妍澄清,用藥是因為拍戲受過腰傷,才接受注射,自己並不知道有禁藥,但已故天王邁克傑克遜就是因為用這種藥猝死的,而且她用藥量最多,檢方决定起訴她。
所以最終她還是被判刑,只是因為懷孕被判緩期。
不過,女兒出生後,她又忙著複出了……
複出後,她人氣大不如前,臉更是讓人越來越認不出來。
在事業低迷之時,她硬是憑藉演技和作品挽回了一些人氣。
她主演的《最佳婚姻》成為了同時段韓劇收視前三,韓國網友對她抵制的聲音也少了許多。
但《最佳婚姻》後,她後勁不足,感情也出了問題,在2016年與丈夫離婚。
雖然她仍在拍戲和拍廣告,但臉已經十分僵硬。
和當初在我國發展時的顏值巔峰相比,完全是兩個人。
沒想到現在,她又因為酒駕再一次被韓國網友抵制。
酒駕一事曝光後,樸詩妍發文公開道歉:“我認為應該親自道歉,所以在個人空間小心翼翼地留言。首先引起此次爭議,表示誠摯的歉意。無論是什麼理由,都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對自己安逸的想法感到後悔並深刻反省。對那些支持我、愛護我的人們也感到非常抱歉。我會再次真心地反省再反省。”
即便如此,大多數韓國網友均表示無法原諒。
明明事業愛情雙豐收,可懷着二胎還打禁藥,無論知情還是不知情,作為一個媽媽,沒有遵醫囑去診所非法打藥,本身對肚子裏的小生命就不負責;
好不容易熬過事業低谷期,憑演技“重生”,明知道醉駕違法,對自己、對他人的生命都不安全,卻偏要鋌而走險。
說到底,就是抱著僥倖心理,也沒有抱著要對其他人負責的想法做事,僅僅考慮到自己,在她看來,那是她“安逸的想法”。
最終,她也要為這些想法付出代價。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