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醒:你可以說我就是個戲子

蘇醒看上去有些焦躁不安。十幾個小時後,他將錄製《追光吧哥哥》的三公演出。而在十分鐘前,他剛剛結束公演前的最後一次聯排。
等待的時候,他的身影頻繁穿過長長走廊。隔著採訪間的門,都能清楚聽到他練習的歌聲。他清亮的嗓音非常有穿透力,在這塊靜謐之地來回振盪。“他這次有大段rap,很怕忘詞”,工作人員解釋。

你可以說我就是個戲子
儘管他反復提到,來這裡是為了“多掙錢”、“多點曝光率”,甚至以一種滿不在乎的口吻調侃。但你不能否認,熱情還在他身上燃燒。“當我為一個事情付出努力,藏在我內心的那道光就敞開了。我很欣慰自己在節目中達到的狀態。”他對《星裏話》說。
這是一個歌手對於久違的舞臺近乎天然的迷戀。
在此之前,蘇醒已經沉寂了很久很久。他曾與陳楚生、魏晨並稱為2007年《快樂男聲》“三小天王”。他說過去的自己“出道即巔峰”。也承認,經歷種種事件後,現在已經跌到穀底,“不能再低了”。
但蘇醒不認為,他的人生有必要注入那些悲情色彩,更無意與過去的榮耀纏鬥。“曾經的青春、激情,曾經萬人矚目的光芒不要去留戀。因為那個已經回不來了。”他寧可以一種令自己最舒服的管道活著。作為歌手身份發展不如意,在別的領域也可以照樣精彩,“我有我的生活,有我的家庭。我過得挺好的。”
輿論場紛紛擾擾,圍繞他的更多是一些不友好的言論。節目裏,他主動提出把機會讓給燒餅,卻被外界質疑“給自己加戲”;節目外,他公開追債、談論足球、刑事案件,多次被旁人調侃為愛“蹭熱度”的微博達人。“我如果那麼會炒作,我可能早就二、三線了,現在起碼不用在八、九線徘徊。”
在起起落落中,他說自己只想活得坦蕩些。“所謂的自黑、自嘲,我可以拍胸脯說我是鼻祖。這是我一貫的風格,不是為了什麼目的表現出來的”。不管這檔節目將給他的人生帶來怎樣翻覆,接下去,他還會沿著自己的方向一直走下去。
以下,是《星裏話》與蘇醒的對話。
為曝光率上節目不覺得自己懷才不遇
《星裏話》:你上《追光吧哥哥》的初衷是什麼?
蘇醒:就是多掙點錢。可以多一點曝光率,多一點人知道我,多一點知名度。就可以有更多的工作機會,給自己和團隊帶來更多收入,就這麼想的。
《星裏話》:達到預期了嗎?
蘇醒:挺好的,一直沒有淘汰,也有了別的工作邀約。確實給我一些實際收益上的提升,特別感謝節目組,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星裏話》:你以前就自嘲是“過氣藝人”,所以並不擔心被質疑“想翻紅”吧。
蘇醒:我找份工作還要顧慮觀眾感受嗎?我憑自己本事吃飯,好好生活,不太會關心這些。而且我算是挺沒什麼包袱和顧慮的必要。我應該會一直處在上升期,因為不能再低了,來了就只能是加分項。
《星裏話》:會感覺自己懷才不遇嗎?

會感覺自己懷才不遇嗎
蘇醒:不會吧。我懷才遇了啊。一開始就遇了,只是沒一直遇。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好的運氣。我已經够幸運了。也有不同人這些年關注我,可能沒有大火到突然很多人又再次發現我蘊含的能量。這個可遇不可求。
我最近說過一句話,“你付出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等待那個偶爾臨幸你的運氣。”我曾經那麼好運過,不在乎再多等一輪唄。一個人一輩子有那麼一次大運,就已經賺到了。希望通過努力,可以再有一些好的機遇。
《星裏話》:有網友惋惜,你在舞臺上實力被嚴重低估。
蘇醒:還好吧。可能知道我聲音、看過我唱跳的年輕人不多。遺憾談不上,我還挺欣慰的。我們屬於出道即巔峰,運氣够好了。那個時候怎麼不說遺憾?那時多少人羡慕我啊,我遺憾什麼。我這輩子都不遺憾了。不可能一直處在所有人都關注的焦點位置,所以現在每次亮相都是賺的。
《星裏話》:很多年不登臺,聲音還保持得挺穩。
蘇醒:不敢說自己唱得多好,只是儘量保持獨特的音色、音質。這一點我比較欣慰。技巧上確實需要提高;但音色上,我自認保持住自己獨到的特色。沒有因為這麼多年的損耗,變得好像都沒法聽了。我感覺作為歌手,還是要保持賴以為生的天分的嗓音。
《星裏話》:沒有舞臺的那些年,怎麼平衡遺憾?
蘇醒:沒有遺憾。我不唱歌的時候,可能很多別的事完成了。我有我的生活,我有我的家庭,過得還挺好的,大家不用擔心。
蘇醒《追光》初舞臺(節目截圖)
哥哥們也不是兄弟情義,都是出於對同行的尊重
《星裏話》:一公時為什麼表演《第一天》,走可愛風路線?
蘇醒:不是我想的,是隊長想的。在集體環境裏,我有時可能過分在乎別人感受。原本選的是《亂世巨星》,但我看檀健次傾向這首歌,他對《第一天》有很好的想法;燒餅也更願意演這個,這相對他也更容易些。
我感覺我可以駕馭,就跳了。也不至於跳起來顯得太油膩,讓人感覺好違和。肯定不是那麼青春洋溢。但也不至於說“這個老男人居然跳《第一天》”。就試了一下。
《星裏話》:表演可愛動作會有心理障礙嗎?
蘇醒:沒有。因為我是娛樂圈最後的單純——蘇單純。而且我是多變型的,在家人面前就很可愛、甚至白癡;但在一些場合表達觀點態度時,談話、文字還是歌詞,可能比較銳利、有棱角。不同方面的狀態展現,我都能做到。
《星裏話》:投票時,為什麼要把登臺機會讓給燒餅?
蘇醒:因為一公時我的票太低。他完全被我拖累進來的,被我拽下,到了待定區。他早就應該有自己舞臺的演出機會了。所以我內心很自責,有點過不去自己這一關。
很多網友說,“醒哥,你應該自信一點,去爭取。”他們就不瞭解,不是我不去爭取。這個和自信沒關係。我很自信,只不過我是該對他負責的人,結果我損害了他的利益。心裡會有一點小烦乱。這就是我真實想說的,沒什麼別的。
《星裏話》:哥哥之間的相處時常會令你動容?
蘇醒:大家都非常專業、成熟,會為對方思考。沒那麼多勾心鬥角,只要組了團,這個團就很團結。這種成熟男藝人之間努力的工作方式,我非常認可。
如果是一些剛出道的孩子,大家可能會有各自的小想法,會有比較多的事情、有一些情緒。現在這個狀態不會。都是有資歷的男藝人,溝通輕鬆、直接、高效、專業。建立成熟的友誼也好,合作關係也好,對每個人都有好處。
《星裏話》:“兄弟情義”要比發展機會更重要?
蘇醒:那當然沒有了。我們這裡誰是“兄弟情義”啊,大家都才熟吧,誰能說誰是兄弟?我覺得不至於。大家互相尊重,當朋友,更多是出於同行間的尊重。一個成熟男人可能有一套自己的思維方式和準則。不是今天,我希望誰能替我出戰,他就是我兄弟。一切都看緣分。誰能通過節目最後真的成為兄弟,那真的是緣分。兩個人能走在一起,是他們之間的緣分。
蘇醒一度試圖把演出機會讓給燒餅(節目截圖)
《星裏話》:接下去會為了粉絲,更主動爭取表演機會嗎?
蘇醒:我可能就是為自己吧。這麼講,可能有點不近人情,但事實就是這樣。我都讓她們不要來現場。太冷了,又遠,每次錄製都到後半夜,疫情也不穩定。就沒有必要。可能有時,我的現場投票不會特別給力,但我寧願她們在家裡看電視。
不用搞那麼悲情的。可能13年前是這樣。但現在,我不是為了你們拼,就是為自己爭取每一輪更好的表現。不希望你們為我再那麼拼、那麼瘋狂,我不是年輕的偶像了。我的粉絲也好多都結了婚、當了媽,好多都離了,哎喲不是,就是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了,就不希望她們那麼累知道嗎。大家互相理解,保持一個非常距離,彼此給對方加油,就是最好的管道。
堅持底線不主動炒作積極對社會議題發聲
《星裏話》:自嘲、拿自己尋開心,是你這些年面對坎坷時紓解的管道嗎?
蘇醒:這種猜測可能不太瞭解我吧。所謂的自黑、自嘲,我真的是鼻祖。拍胸脯、厚顏無恥地說一句,“翻一翻醒哥7、8年前的微博”。在圈子裏還沒有盛行藝人自嘲自黑時,哥已經開始了。Come on!I was the old school,好嗎?我不怕大家去翻。
我一直是這樣的。很多年前,這就是我表達語言的習慣和風格,也是心態的展現。就像我唱hip-pop、rap,我是old school。這個問題真沒有太多可說的。我不是跟風或者現在才這樣,是我一貫的風格。不是作為某種手段去紓解自己;更不是為了什麼目的,表現出這種狀態。
《星裏話》:現在很多藝人不敢這麼real了,你為什麼還在堅持?
蘇醒:才沒堅持呢,我舒服而已。我覺得很自在、很爽。我自己有那種比較sarcastic(諷刺)一點的黑色幽默。
我和家人、朋友就是這樣說話的,這麼多年就是這樣。我挺開心的。有人願意和我交朋友,有人很喜歡聽我講話,覺得我說話好玩。一些人不太接受這個風格,那就大家不來電,就算了唄。就只是讓自己更舒坦、更自在。
《星裏話》:為什麼經常在與音樂無關的事情上發聲呢?
蘇醒:這是要的。我經常在重要的社會議題上發聲。我有時會比較遺憾,或者說無能為力吧。現在內地的娛樂圈環境,發聲的藝人還是不够多。當然我的影響力極其有限。我這個咖比特的藝人,說十句、一百句話都頂不上某一線今天說兩個字。可我覺得更需要表達的事情,那些真正有影響力、話語權、有公共資源的藝人,可能欠缺聲音。
當然啦,站在人家的立場是沒有必要。也不能說人家錯,團隊也有他們的規劃考量。但在我心裡,我理解的“藝人”,你唱歌跳舞拍電影,首先是不是一個公民呢?是不是要有一些社會意識?
我也理解很多網友說,“好好唱你的歌,這些事情你就別bb”,反正都是些鄙夷的、抨擊的話,導致很多藝人不敢講話,怕面對社會壓力。
但我常年就是這樣的。你可以說,“你就是一個戲子去唱歌”。但我和你一樣,拋開所謂的藝人工作,我們不都是這個國家公民嗎?不都一樣交稅嗎?
可能我們這個圈子門檻比較低,普遍的公眾印象是教育程度不高、讀書不多、亂表態。但不是人人都這樣。我沒有內涵別人的意思。我是說,環境會越來越好,我們整體受教育的程度,整體的民治會更開化、提高,每個人無論什麼行業都更聰明、更有視野,也更有社會擔當,發表建設性的看法。
《星裏話》:想過靠這個吸引流量,“曲線救國”讓大家關注你的音樂嗎?
蘇醒:這不是大家現在的常規路線嗎?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只要那條“曲線”沒有太不好看。比如你讓我今天做主持、上綜藝、通過脫口秀去“曲線”,我是願意的。但你讓我臺上故意摔一跤,上個熱搜,和哪個藝人傳出些不是特別可靠的緋聞,或者扮醜、說句特別有爭議的話,我倒不太願意。這不是我的初衷。
我在乎能不能有更多人聽到我的音樂,但更在乎這條路上自己的姿勢。姿勢挺重要的。有時難免會有些花邊新聞,被人誤解非議,但很多事不是我的初衷。自媒體時代,很多東西被人曲解放大。說實話,以我的智商,我真需要用那種方法,可能早就“救國”,早就更好、更火了。但我挺不願意為了那個效果,故意做一些我不太看得上的事。
《星裏話》:你堅持底線,不炒作、不作秀。
蘇醒:我是從來不主動。很多是被動的,確實曾經衝動過,但這個見仁見智吧。反正我不是刻意的,我是挺實在的一個人。有些事發生就發生,再經過自媒體的歪曲,很多人也不明真相,那就是這樣。
我自己不太會用那種管道去炒,讓自己走一個捷徑,所謂的“火”起來。如果非愛用那個方法,我可能早就二三線了,現在起碼不用在八九線徘徊。所以就還好吧。
《星裏話》:算是“傻白甜”嗎?
蘇醒:最多傻吧。白甜跟我是沒有關係的。還白甜,我的天呐。
《星裏話》:最後想問一下,你的“光”是什麼?
蘇醒:現時,我算是找准了這個“光”。它不是我曾經在舞臺上綻放的那個光了,可能十幾年前已經過去。曾經的青春,曾經的激情,曾經的萬人矚目的光芒不要去留戀,因為那個已經回不來。時間是往前走的。你不用去追它,希望再重新擁有它。那不是我要的東西,也不是我心中定義的“光”。
我的“光”是當你去投入、專注做某件事時,藏在內心的那道光。上這個節目,每次排練、選歌,包括跑步、健身、减肥,每次去錄音棚討論。當我投入、積極,為一個事情付出努力,藏在我內心、身體裏的這道光就敞開了。這是我找到的“光”。我很欣慰自己在節目中達到的狀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