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遭品牌方解約

女星鄭爽因疑似赴美代孕被曝光。隨著事情發酵,鄭爽代言的品牌紛紛與其切割關係,其參演未播出的綜藝節目、電影等或受影響。
普拉達、Lola Rose終止與鄭爽合作

鄭爽遭品牌方解約
1月18日,鄭爽代言的品牌PRADA官博删除了品牌話題下的鄭爽單人微博。1月19日下午,普拉達時裝商業(上海)有限公司發佈消息稱,PRADA集團已終止與鄭爽女士的所有合作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1月11日,Prada通過官方微博官宣三比特品牌代言人,包括蔡徐坤、春夏和鄭爽。鄭爽代言時長為8天,也是PRADA史上代言時間最短的代言人。
或受此事件影響,普拉達股價在1月18日下午開始大跌,最終收盤跌1.70%,報46.20港元。1月19日,普拉達股價上漲3.14%,收於47.65港元。
繼普拉達之後,來自英國的女錶品牌Lola Rose也於1月19日晚間宣佈與鄭爽終止一切品牌合作關係。Lola Rose品牌稱,已向鄭爽方發出《解約告知函》。據此前報導,Lola Rose與鄭爽的合作2020年6月2日,鄭爽擔任代言人後,上線4小時,手錶銷售額就突破800萬元。代孕事件曝光後,Lola Rose於18日删除了有關鄭爽的一切內容。
多家品牌删除涉及鄭爽內容
除了Prada正式宣佈與鄭爽終止合作,多家品牌紛紛删除涉及鄭爽內容,與其切割。
最先將鄭爽相關內容設定為不可見的是《時尚芭莎》雜誌官方微博。鄭爽於1月4日轉發的該條微博現時已經設定為不可見的狀態。官方頁面蒐索鄭爽,查無此人。
此外,《周末畫報STYLE》雜誌、袋鼠洗護髮等各方的官方微博都已删除了鄭爽代言或拍攝的相關動態。2020年11月19日,宣佈由鄭爽擔任的黑猫消費者平臺守護大使,也查不到鄭爽相關資訊。
待播節目或受波及,製作方可追責

除了各品牌與鄭爽撇清關係,其待播的節目或受影響。
2020年11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佈關於加强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其中要求,不為違法失德藝人提供公開出鏡發聲機會。這也就意味著,藝人一旦有違法失德等劣迹問題,其參演的各項影待播節目或受波及,製作方可追責視劇作、綜藝節目都將受到影響,或面臨無法播出的危機。
2020年開始,鄭爽綜藝邀約不斷。據相關媒體統計,鄭爽以固定嘉賓或特邀嘉賓的形式參與了二十餘部綜藝,包括《讓生活好看》《奇妙小森林》等6檔固定綜藝;《脫口秀大會3》《拜托了冰箱6》《青春環遊記2》等十餘個綜藝或晚會。
由於大多綜藝已經播完,所受影響或不大,但尚未播出的影視劇或難逃延播或換人的命運。
據瞭解,現時鄭爽尚有三部電視劇和一部電影待播,分別為《絕密者》、《翡翠戀人》和《只問今生戀滄溟》和獻禮片《1921》。此外,她還客串了《劉老根4》
其中,《翡翠戀人》2016年就已拍攝完畢,由於限韓令一直未能播出。此前有消息傳出,該片有望於今年上線,如今又碰上這一醜聞,業內認為,播出時間或又面臨延期,可謂命途多舛。
根據最新消息,由黃建新導演的電影《1921》已定檔2021年7月21日,現時片方已删除了鄭爽的名字。
由於鄭爽陷入醜聞導致品牌受損,品牌方是否可以進行索賠?
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文化娛樂法律研究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律師楊小青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品牌代言人同品牌的關係可以說是休戚相關、榮辱與共的。囙此,品牌方在同代言人簽約的時候一般都會在契约中約定道德條款。所謂道德條款,說的就是在品牌方與品牌代言人或其經紀公司簽訂合同時,明文規定品牌代言人在代言期間不得出現涉黃、涉毒、涉賭、醉駕、反黨、反華等違法犯罪或者違反公序良俗可能導致品牌方形象受損的行為,否則品牌方有權單方解除合同並有權要求對方支付違約金或者賠償損失。
“當然如果雙方沒有約定道德條款,那麼品牌方也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關於契约附隨義務的規定追究代言人的法律責任,要求其賠償損失;當代言人出現重大負面輿情時,品牌方也可以代言契约的目的無法實現為由要求解除代言契约。當然如果雙方在代言契约中沒有關於代言人道德條款的約定,司法實踐中品牌方維權時會存在很多困難。”楊小青補充道。
因她受損的製片方又是否可以索賠?楊小青告訴記者,藝員參演的影視劇如果因為藝員的醜聞無法上線,可以參照代言契约中品牌方的處理方案。如果雙方在演員聘用合同中約定了藝員演員的道德條款,那麼影視劇製作方可依據道德條款追究藝員演員的違約責任;如果沒有約定道德條款,可以依據法律規定的附隨義務追究其相應的法律責任。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