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詩詩的天價聘禮終於兌現

早在去年12月31日,吳奇隆身著便裝在微博上發出祝福,“祝稻草熊娛樂集團紅紅火火,越來越好,在新的一年祝大家在股市裏有好的收穫。”回溯這幾年,就像吳奇隆坎坷的半生一樣,稻草熊走的並不順暢。暴風收購未遂,與阿裡的合作也是短暫牽手。

劉詩詩的天價聘禮終於兌現
稻草熊身上的標籤很多,劉詩詩、趙麗穎藝員股東,打造先網後臺、平臺型業務模式等創新玩法……幾年間暴風、阿裡、愛奇藝等都向其拋出過橄欖枝,要麼收購、要麼入股、要麼合作,稻草熊也始終都在謀求上市的路上。
2021年它終於圓夢,1月15日正式掛牌上市。但如今市場早已換了一番光景,最初名噪一時的藝員股東再也不是在資本市場能够呼風喚雨的靈丹妙藥,甚至成為了影視公司向上走的攔路虎,而這家靠發行加速駛入快車道的公司,如今也是自制、發行、定制多條腿走,可從作品數量和成色來看,都差那麼點意思。但雪湖資本、IDG資本和唯品會卻在稻草熊IPO前一起拿出5000萬美金為稻草熊站臺,展示對它的看好。
稻草熊為什麼能上市,它究竟具備什麼優勢?而近期影視公司接連上市背後,市場真的開始回暖了嗎?
深扒稻草熊,它的優勢在哪?
外界對稻草熊的瞭解大多都停留在藝員股東、發行公司、以及平臺型業務模式上,這也是稻草熊在一眾影視公司中脫穎而出的響亮招牌。但究竟這幾張牌成色如何,大家始終都不明朗,而招股書把稻草熊的裡外扒了出來。
2013年吳奇隆創立北京稻草熊影視文化,成立於2014年的江蘇稻草熊就是該公司衍生品牌系列的一部分,和吳奇隆關係密切的資深製片人劉小楓擔任公司創始人和第一大股東,吳奇隆為藝術顧問,妻子劉詩詩持股約20%。“新公司”的一個大動作就是《蜀山戰紀之劍俠傳奇》(以下簡稱《蜀山戰紀》)先網後臺、全IP運作籌備。
股權穿透圖
如今面對先網後臺,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但在當時可謂是一場冒險,畢竟彼時的電視臺還是“老大”,吳奇隆公開回憶,和愛奇藝溝通時花費了很多努力對方才同意,最終《蜀山戰紀》表現不俗,愛奇藝上線當日播放量達352萬次,吸引273萬會員,隨後安徽衛視接棒播出,首播收視率0.977,破安徽衛視2015年電視劇全年收視最高成績,從那時起,市場紛紛效仿。這部劇讓稻草熊駛入快車道,同時也收穫了又一枚藝員股東——趙麗穎,這也成了劉小楓每次公開露面的談資。
但從那之後,以劇集為中心,影遊漫衍生的聯動始於《蜀山戰紀》也止於《蜀山戰紀》。由於缺乏優質內容的硬通貨,影遊聯動這條路稻草熊走的並不順暢,《蜀山戰紀2》更是敗興而歸。就這樣稻草熊留給了行業全新的“網臺模式”“IP開發思路”,卻沒有讓自己持續在這條路上受益。
根據招股書顯示,自製、買斷發行、定制是支撐稻草熊這幾年走下來的三條腿。作為一家在五大電視臺和三大視頻平臺都有製作和發行權的影視公司,稻草熊可以在電視臺和視頻平臺間“隨意進出”,顯然比大多數影視公司多了不少盈利砝碼。它也將這一優勢放在了招股書上的顯眼位置,在2017年、2018年、2019年播映的首播電視劇數量中,稻草熊一直穩居前五。
從2017年的5.43億元到2018年的6.79億元再到2019年的7.65億元,稻草熊的收入保持著一路上揚的態勢,而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它依舊拿到了5.8億元的收入,5413萬的利潤,同比增長43%。相對於大多數影視公司的項目滯銷、不低虧損,稻草熊這一串數位顯然十分漂亮,也給了它謀求上市的底氣。
影視公司傳來的上市消息,無疑提振市場。但稻草熊赴港上市的動靜一出,面對眼前這家在疫情黑天鹅影響下保持盈利的公司,幾比特投資人都表示,他們沒有輕易下手,更多的是謹慎觀察,畢竟這兩年影視寒冬還在繼續。
細看招股書,稻草熊這幾年的收入大頭出現變化,靠發行起家的它越來越倚仗自製。《繁星四月》《蜀山戰紀2》《月嫂先生》《國寶奇旅》《一場遇見愛情的旅行》《第二次也很美》《兩世歡》《局中人》等,在2017年-2019年,稻草熊自製劇占同期總收入的比例直線上升,分別為17.6%、65.6%和74.7%,在2020年上半年更是直接達到了83.0%。與之相對應的是,買斷發行的收入則從2017年的77.9%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0.4%。特別是從19年開始,它“二道販子”的生意少了很多山東、東南等這樣的二線衛視夥伴。
最讓劉小楓自豪的是稻草熊打造的平臺型模式,但它也沒有那麼靈。劉小楓無數次提到,平臺型模式可以用開放式的姿態,將資金、版權、發行、內容製作等最優質的資源整合起來。確實,該模式讓稻草熊出手的項目,從備案到播出時間縮短到平均17.8個月,低於業內平均水準的22.5個月,但對於影視公司來說,作品品相以及帶來營收利潤才是支撐公司活下去的關鍵。
2018年吳奇隆監製的《尋秦記》劇情、特效雷人,被指消費情懷,如今豆瓣還停留在了2.3的低分,自製劇也不是那麼令人滿意,稻草熊的內容製作功力並沒有顯露出很强的優勢。
稻草熊的盈利能力並不穩定。2017—2019年,稻草熊影業的淨利潤率呈折線走勢,分別為11.8%、1.6%、6.6%幅動不小,雖然2020年上半年雖然淨利潤高達0.72億元,比2019年全年都要高,但根據招股書顯示,主要是《兩世歡》單部劇貢獻了大額收入。

稻草熊的盈利能力並不穩定
“起碼在目前看來,平臺型運營模式還不是一劑兇猛的靈藥,而且大多數影視公司,也都走的是這個路子。但好在,劉詩詩和吳奇隆不插手內容,無論是主演陣容選取,還是題材類型偏愛,稻草熊都沒有成為這對明星夫妻的訂做商。有藝員股東,但不依賴藝員股東,從這一點上看,稻草熊是具備長遠發展眼光的。”一比特業內人士分析。
抱緊平臺是否是一步好棋
成立至今,稻草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成為大家議論的焦點。2016年,暴風試圖用10.8億拿到江蘇稻草熊60%的股權,彼時也促成了吳奇隆10.8億聘禮迎娶劉詩詩的熱點新聞,但最終被證監會叫停,暴風入主未遂。隨後2016年底,阿裡影業通過176萬元阿裡拿下江蘇稻草熊15%的股份,然而沒過多久,2018年阿裡離場。
但稻草熊還有愛奇藝,而且相比於前兩家,愛奇藝與稻草熊的關係要穩定的多。從2015年開始,稻草熊全年6764萬元的收入基本上都來自於在愛奇藝播出的《蜀山戰紀》,2016年—2020年上半年,稻草熊大約製作、發行了32部劇集,其中27部的夥伴都是愛奇藝。3年半時間,稻草熊靠愛奇藝賺了近10億。
根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稻草熊來自平臺中的最大客戶收入分別為22.4%、36.0%、27.2%及69.2%,而從2018年開始,愛奇藝就成了稻草熊的最大客戶。
與此同時,愛奇藝也是稻草熊的大供應商。2018年、2019年,稻草熊分別用1.12億、1.49億向愛奇藝買斷劇集。《蜀山戰紀》《蜀山戰紀2》《局中人》《國寶奇旅》等劇集,大多也都是先從愛奇藝播出,然後再在其他電視臺露面。2019年,稻草熊還與愛奇藝合夥投資南京華文稻草熊文化。
稻草熊與愛奇藝越走越近,也承擔起了越來越重的愛奇藝定制工作。《獵心者》《三嫁惹君心》《靈域》都是愛奇藝定制劇,近兩年視頻平臺話語權越大,影視公司紛紛抱緊平臺大腿,擁有股東優勢的稻草熊似乎也有了更多砝碼,不用擔心自己的貨賣出不出,但隨之而來的也有不少牽絆。
畢竟對於定制劇,視頻平臺也就給承制公司一個辛苦費,相比於影視公司自己投資製作再賣給平臺,定制的利潤率要低不少。一比特傳媒分析師曾公開透露過兩者的差距,“定制劇的毛利率只有15%-20%,如果是影視劇公司自己投資組盤子的頭部劇,平臺會給到30%-40%的毛利率。”
定制劇《獵心者》的收入為8490萬,自製劇《兩世歡》《第二次也很美》《局中人》的收入均超1億。這些數位也都明明白白白地寫在了招股書上。
與此同時,稻草熊的頭上還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相當大的應收賬款沒到手中。2018年稻草熊的應收賬款及票據是1.8億,2020年前三個月增長至5.78億,到了6月底又變成7.77億,一度占到稻草熊總收入的近一半。稻草熊自己也說,2019年的應收賬款及票據新增,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來自於《第二次也很美》中愛奇藝的賬款。
不僅僅是愛奇藝,平臺回款慢已經成為了擺在明面上的話題。一比特投資人告訴骨朵,這兩年受大環境影響,各大電視臺、視頻平臺的回款都很拖,但也沒辦法就只能等著,畢竟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而且後續還要繼續合作。
大股東、購買商、供應商,愛奇藝與稻草熊越走越密,但出錢、出力的稻草熊,卻很難快速拿到報酬。沒有錢打造後續內容,這也成了稻草熊此刻必須上市的關鍵。“影視行業缺錢,無論製作還是發行,現時它對資金的需求很大,上市就能够得到融資,而且在外界看來,綁定了愛奇藝,稻草熊起碼不用發愁沒活幹。”這位投資人覺得。
稻草熊IPO後的“X”
現時稻草熊的發行價為5.88港元/股,相對於大多數上市影視公司的百億估值來說,這個價格並不算高。非老牌影視公司,也不能說實力雄厚,在不少業內人士的眼中,上市了的稻草熊大概處在影視公司中的第二梯隊,有吸引力但不足以强到立刻動手。
在稻草熊內容儲備上,待播的《一起深呼吸》以及正在播的《靈域》依舊都是愛奇藝的定制劇。但從現時的種種動作來看,稻草熊已經意識到了不能過於依賴單一平臺,它開始與其他平臺合作。如2020年9月播出的由林雨申、趙露思主演的《我,喜歡你》就是一部騰訊視頻定制劇。
而且,好在稻草熊給福斯留下了衝勁很足的印象,畢竟兩大幕後操盤手劉小楓、吳奇隆都是敢想敢做的兇猛創業者。很早之前,吳奇隆在陌生領域搞投資時就有朋友勸他,在影視劇裏待著就好了風險小、片酬高,但他覺得,如果賠了就當是交學費,只有把錢投進去了才能看懂這個行業的規則。劉小楓更是業內的風雲人物。2003年進入影視製作行業,鳳凰傳奇影業總經理、南京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秘書長、資深製片人,都是他的頭銜。
這也讓稻草熊成為了一個懂市場,不怕摔跟頭的公司,甚至會爬起來主動填坑。收購諾華視創,用這家曾經參與《從前有座靈劍山》《妖猫傳》等後期製作、服務的公司,補足自己的製作短板,並通過諾華視創撬開更多頭部影視劇後期製作業務。露面的《靈域》其特效畫面也得到了不少觀眾的認可。
在內容上,稻草熊開始進一步儲備IP。收購杭州懿德,去年讓稻草熊獲利頗豐的《兩世歡》正是由該子公司孵化,與博集影業合作,獲得優先低成本購買對方IP的權利,馬伯庸新作《兩京十五日》成為雙方的重頭作品,更加快速接受了MCN體系,在發行上再度加碼。
“在通路分發方向,傳統電視衛視、影視院線、線上視頻平臺、直播平臺等串聯合作,綜合打造了MCN體系,使得分發通路更加靈活。”星瀚資本創始人楊歌也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分析指出稻草熊此舉帶來的好處。
影視行業喜歡新鮮的故事,而在開創了先網後臺後,稻草熊也將自己的下一個大動作在招股書中提前公佈:在平臺型的業務模式上多琢磨,如開闢新的版權許可業務,跟隨視頻平臺步伐,製作互動劇、豎屏劇,並進軍海外市場…….這都給了市場期待。
劉詩詩、趙麗穎藝員股東,影遊聯動、先網後臺、平臺型業務模式,從發行到自製與定制,稻草熊的成長軌跡都及時踩在當下市場的嗨點上,對於網絡平臺等新鮮事物的擁抱也一直都是積極向前。這也是它能先後得到暴風、阿裡、愛奇藝的青睞,得到雪湖資本、IDG資本和唯品會站臺的關鍵。
這兩年影視寒冬,影視公司上市的消息也越來越少,而在博納、長信上市後,稻草熊再次成功赴港上市,為影視行業回暖添了一把火。但稻草熊此刻上市,證明了自身帶有優勢,但卻不够强。况且,處在影視寒流下,資本對影視公司的要求越來越嚴苛,稻草熊想要讓大家掏錢並不容易,只有證明自己的商業模式能够跑出來,能給到明明白白的盈利,資本才會大規模出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