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雲鵬和小瀋陽今差別巨大

2006年5月,趙本山把吉林某藝術團二人轉演員小瀋陽叫到身邊。
這一年的中秋節,晴空皓月,二人在瀋陽正式舉辦了拜師儀式。
儀式上老趙沒多說其他,只叮囑了一句“好好幹,犯錯誤收拾你”。

嶽雲鵬和小瀋陽今差別巨大
2年後,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直播現場,趙本山帶著這位愛徒表演了短劇《不差錢》。
那一晚,這個穿著蘇格蘭裙、嗓門還奇高的28歲“委婉”小夥就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徹底火了。
時間一晃而過。
6年後,出身草根的相聲演員嶽雲鵬第二次登上央視春晚。和第一次登臺演短劇相比,他這次說相聲的本行表演幾近完美。
那晚,得到央視“蓋戳認證”的嶽雲鵬也正式進入了“上流圈層”,各大綜藝、影視公司也陸續發來邀請函,當初“醜萌醜萌”的小嶽嶽也正式晉級為“德雲一哥”。
央視春晚對於一個藝人的影響力有多大?
蔡國慶曾這樣評估春晚:
第一次上春晚唱完《在遠方》後,自己騎著自行車上班,後面有二百多人跟著。
這話聽著誇張卻一點都不假,可以說對演員而言,只要上了央視春晚,就等於坐上了飛機。
可是這邊,十幾年過去,同樣春晚起飛的嶽雲鵬和小瀋陽,一個迎來事業爆發,一個卻無戲可演,在綜藝節目裏“賣慘吐苦水”。
其實如今兩人截然不同的命運,在皮哥看來,並不奇怪,因為這個結果,早就寫在了“拜師”那天。
皮哥今天就通過兩人十幾年的成名歷程,聊聊嶽雲鵬與小瀋陽,成與敗的外因與內因。
一:外部原因
小瀋陽、嶽雲鵬師承背後的玄機
1、兩人師承的本質
李誠儒說:能耐是餓出來的。
嶽雲鵬和小瀋陽都有過挨餓的日子。

嶽雲鵬和小瀋陽都有過挨餓的日子。
嶽雲鵬在進德雲社之前是一家餐館的服務生,有一次他被顧客侮辱了3個小時,多年後他回憶起來還眼含熱淚地說:“我還恨他。”
在當服務生期間,嶽雲酷愛相聲,幾乎每週都會跑到德雲社聽相聲。
2004年,郭德綱來到他的餐館吃飯,彼時的郭德綱還沒有爆火,他幸運地成為了郭德綱的徒弟。
2005年,郭德綱才允許他第一次上臺表演,之後才真正系統性地教他說相聲,郭德綱在多個場合都表示,嶽雲鵬是自己打罵長大的,對他就像對自己親兒子一樣。
而比嶽雲鵬大4歲的小瀋陽,14歲就帶著400元錢出來打工了,他來到鐵嶺劇團表演二人轉。
他花了4年的時間才正式登臺演出,為了掙錢他塗著口紅扮上女人,這種劍走偏鋒的管道讓他迅速在二人轉圈子裏走紅,他的薪水也從一天35元暴漲到了一天1000元。
2006年,25歲的小瀋陽在舞臺上表演時被趙本山的同事相中,之後他通過考試,成為了趙本山第25個徒弟,2年後通過《不差錢》一夜爆紅。
作為趙本山的徒弟,他確實得到了很多,但從職業技能的角度其實也沒從師父那裡系統學習到多少。
一對比就發現,嶽雲鵬遇到郭德綱時還是一塊璞玉,老郭幫他實現了從0到1的蛻變,說郭德綱是他的再生父親也不為過,而嶽雲鵬拜師的目的則是真正愛相聲這門藝術。
小瀋陽遇到趙本山前在東北已經是一名角兒了,趙本山幫他實現了從1到100的跨越,雙方各取所需,小瀋陽拜師本質上則是兩人的利益捆綁。
兩種不同的本質,自然兩人前程走向會與師父間產生不可避免的聯系。
2、兩人師父如今境遇的變化
2013年的時候,趙本山做客郭德綱的《郭的秀》,節目中郭德綱開玩笑說:“我拿嶽雲鵬換你的小瀋陽,你換不換?”
趙本山露出尷尬的笑。
那時候趙本山還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小瀋陽也正紅。而郭德綱剛遭遇到各方阻擊,德雲社搖搖欲墜,嶽雲鵬還沒上春晚,被外界吐槽是“扶不起的阿斗”。
之後趙本山這邊逐漸式微,本山退居幕後,宋小寶被扶正,小瀋陽成了飲水機管理員。
而郭德綱這邊逐漸勢起,他隱隱有了一代宗師的樣子,德雲社少班主主攻表演去了,小嶽嶽在上了兩次央視春晚、拿了一次《歡樂喜劇人》的冠軍後,徹底坐穩了“德雲一哥”的寶座。
兩人能紅,皆因師父,如今師父的境遇不同,也影響著嶽雲鵬和小瀋陽的“一起一落”。
不過,俗話說得好,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成名後真正能走多遠,還是取決於自己。
二:內部原因
1、嶽雲鵬與小瀋陽,性格差异
嶽雲鵬進德雲社前完全是素人,在世俗眼裡他這個餐館服務員甚至是“下人”,囙此他最大的特點就是聽話老實。
而小瀋陽呢,在成為趙本山徒弟前已經在二人轉圈子裏摸爬滾打了近10年,為了生存,他在江湖上練就了一套人情世故。
2006年郭德綱在全網爆火,嶽雲鵬心態放得很平,依然是勤勤懇懇地在德雲社當一個邊緣人物。
2010年後郭德綱四面楚歌,先是徒弟、合夥人相繼離開,隨後曝出了別墅打記者的新聞,最後直接被主流相聲圈扣了一頂“三俗”的帽子,這時候的嶽雲鵬依然心如止水地守在師父身旁。
各位想想,郭德綱就是從底層爬上來的,外界評估他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嶽雲鵬但凡有點花花腸子他能看不出來嗎?可以說是小嶽嶽純真質樸的性格感動了他,才使得他决心力捧小嶽嶽的。
在成名後,嶽雲鵬也很清楚是師父給了自己如今的一切,知足的同時也懂得報恩,師父說什麼就是什麼。
而小瀋陽呢,《不差錢》爆火後,他也徹底飄了。
他確實有嘚瑟的資本,2009年他的出場費飆升到了50萬,一年巡演不斷,演出收入高達數億,風頭甚至壓過了師父趙本山。
趙本山一直清醒地認識到太快出名對他未必是好事,他一直想壓一壓徒弟,但壓不住。
在拍攝《三槍拍案驚奇》時就曝出小瀋陽和孫紅雷酒後大打出手的新聞,雖然事後雙方解釋只是因為開機前聚會時兩人發生了爭吵,孫紅雷情緒過於激動自己碰到了花瓶而導致骨折,但新演員敢和演藝圈前輩有爭執,可見事情也不簡單。
後來又傳出某一年春晚後臺趙本山掌摑小瀋陽,小瀋陽也自曝某一次外地演出完因為推了想要合影的粉絲,被師父狠踹了一脚。
最近在《我就是演員3》裏,小瀋陽也頗有愧疚地自責道“我當年不懂事”。
人情世故,是把雙刃劍,一方面讓他立了足,一方面也讓他在成名後不斷會被名利所考驗,稍有不慎就會被蒙蔽雙眼。
所以我們能看到兩人成名後有著明顯的差距。
當然任何一個演員,不管起點有多高,要想在圈內持久發展有所建樹,必定得不斷吸收,潜心打磨自己的專業表演。
嶽雲鵬和小瀋陽,一個忠厚老實,一個圓滑世故,這兩種性格,影響了兩人在各自業務上的態度與表現。
2、嶽雲鵬與小瀋陽的業務表現
首先說說嶽雲鵬
嶽雲鵬外表憨厚,對待工作也是“幹一行愛一行”,即使他的相聲功底並不好,在天賦方面和師哥曹雲金相差甚遠。
有人曾經調侃嶽雲鵬,說他“說學逗唱”占了一個“忠”字。
還有人繪聲繪色地編故事羞辱嶽雲鵬,說徒弟出走後,郭德綱暴怒,和手下的人說哪怕一塊朽木我也能給他捧成腕兒,於是嶽雲鵬就上位了。
這其實是對小嶽嶽的污蔑。
嶽雲鵬是沒底子,但他進入德雲社後,一直在刻苦練習相聲技藝,守得雲開見月明。
他剛去德雲社後幹了一年的雜活,在閒暇之餘他一直刻苦練習相聲:冬天他站在室外拿著《法制晚報》大聲朗讀;給小劇場的客人端茶倒水時他也是偷眼觀瞧別人的表演。
正式登臺後,他剛開始憑藉“賣萌耍賤”和《五環之歌》嘗到了一些甜頭,但之後也不斷精進自己的相聲技藝。
師父郭德綱說過四個字“戲比天大”,當你走上臺,面對衣食父母,就是天塌下來你也要完成表演。
嶽雲鵬牢記這句話,2013年德雲社去德國表演,嶽雲鵬的父親病危,郭德綱已經幫他訂好了回國的機票,嶽雲鵬依舊選擇繼續表演。
在表演開始前,他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忍受著巨大的悲痛上臺,和孫越在臺上正常表演,觀眾絲毫沒有察覺異樣。
直到演出結束,郭德綱說出這個悲痛的消息後,嶽雲鵬才在臺上淚如雨下。
當然從這一突發意外的處理上,我們也能感受到他對自己這份職業的認可及對觀眾的尊重。
這邊嶽雲鵬精心修煉內功,那邊曹雲金離開師父後忙著賺快錢去了,嶽雲鵬和他的差距逐漸磨平,直到超越了他。
2016年,嶽雲鵬在參加《歡樂喜劇人》第二季時,一路高歌猛進拿到了冠軍。
而師哥曹雲金也參加了《歡樂喜劇人》,表演水准和嶽雲鵬差了一個檔次,參加幾期後中途退賽。
2012年,嶽雲鵬正式以主演的身份參演電影《就是鬧著玩的》,此後戲約不斷。
最初他插科打諢,角色表現也頻頻受到觀眾吐槽,隨後他自己發憤圖強琢磨表演,到後來慢慢也演得像模像樣。
在皮哥印象裏,有兩部電影的角色他演得特別打動人心。
第一部電影是《從你的全世界路過》,電影本身乏善可陳,但笑點和淚點全集中到了小嶽嶽身上。
片中小嶽嶽在大街上追逐著柳岩,一邊哭一邊喊:“燕子,沒有你我怎麼活啊?”
他把一個屌絲的辛酸與真誠一下子演出來了,這一段直接給我整破防了。
第二部電影就是不久前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紅花》。
片中他飾演了一名癌症患者的家屬。
小嶽嶽首先從造型上做了犧牲,披頭散髮還有禿頂,舉手投足間透露著中年男人的疲憊與哀傷。
隨著劇情的推進,我們才知道這個男人妻子患癌去世,在嶽雲鵬和易烊千璽表演的一場對手戲中,嶽雲鵬語帶哀傷地講述了角色的悲慘經歷,語氣節奏情緒把控得都恰到好處,讓人完全忘記了他是一比特相聲演員。
不管是現場相聲表演還是銀幕角色表達,我們能感受到嶽雲鵬真誠地享受與觀眾的交流,他願意用自己的管道帶給觀眾好的藝術體驗,同時也讓觀眾看到自己的進步。
我們再說說小瀋陽
客觀來說,不管是專業表演上,還是演員後期發展上,短劇演員和相聲演員相比都有著天然的優勢。
一個相聲可以看作段子的合集,幾個舊段子重新排列組合就能組成一個新相聲,但觀眾能聽出其中的“套路”,聽多了難免會膩,相聲演員和專業影視劇演員之間在表演門類上也有著鴻溝。
相比之下,短劇演員舞臺表演“打動觀眾”的難度就低不少,雖然劇本創作更難,但受眾群體更廣,現場感染力更强,演員表演時表情、肢體語言也能添色不少,後期再演影視劇觀眾也願意買帳。
囙此小瀋陽在演完短劇一夜成名後,可以說前途是一片光明的。
但我們以上帝視角回看,卻發現他成名後幾乎一直在走下坡路,不管是曲藝本職還是影視表演都陷入了瓶頸。
首先在曲藝道路上
其實自從2009年春晚正式“出道”以來,不管是二人轉舞臺還是短劇舞臺,小瀋陽的表演水準幾乎沒有實質性的進步。
在上春晚前,小瀋陽的表演特點是“一招鮮”,就是在東北劇場扮女人,塗脂抹粉穿花衣,說幾句“葷話”,以此來博取觀眾的笑聲。
這種表演十分低級,相當於作踐自己,硬撓觀眾的咯吱窩,很多二人轉演員都是靠這個生存的,甚至還要在舞臺上表演高難度雜技,為了生存這樣做無可厚非。
在2009年央視春晚的舞臺上,面對電視機前的十幾億國人,小瀋陽還是使用了這一招。
不過靠著這種形象反差上的“新鮮感”,以及臺詞包袱確實够響,還是把觀眾逗得捧腹大笑,再加上他本人的演唱模仿能力及不俗的高音,最終贏得了全國觀眾的喜愛。
但在成名之後,當他再度以短劇演員登臺時,還是穿著蘇格蘭的裙子,說著《不差錢》裏的金句,繼續扮女人。
雖然武器庫多了點花樣,但一年演出上百場,別說觀眾看多了不新鮮,自己演得都會麻木。
名氣越來越大的小瀋陽也開始有意擺脫自己這一不算“健康”的“异性化”舞臺形象。
之後他在各家春晚的舞臺上,或競技類節目上嘗試過其他類型的人物,但總的來看表演風格差別不大,都是流於表面。
比如在短劇《四大才子》裏飾演的江北才子大哥,一出場流裡流氣,剛開始沒幾分鐘就為了搶親和兩位兄弟在舞臺上摔成一團,劇本淺薄,小瀋陽演繹角色也多是擺表情念臺詞;
比如在短劇《我是演員之偶像團》裏飾演的帥氣藝員,為了競選一個演員名額,和臺上女演員配了幾段偶像劇戲碼,現場雜亂無章的表演確實能把觀眾逗笑,但也很難讓人看到他的表演功力,作品本身更談不上任何藝術性。
歸根結底,“蛻變”後的小瀋陽只是從“一招鮮”進階到了“三板斧”。
他的作品既不能像師父趙本山的短劇一樣植根生活,繼而打動觀眾,也不能像陳佩斯一樣靠著渾然天成的表演將舞臺角色塑造成為經典,到頭來只是靠著一些低級包袱把觀眾逗笑。
可是這樣的演員在全國太多了,僅在他同門師兄弟裏就有不少,隨著觀眾的審美逐漸提高,還用這樣的老套路註定是走入死胡同。
可問題是他看不上“悲尾”,自己也因為創作和表演能力上的不足丟掉了“喜頭”。
他宣佈自己不再演短劇,看似是代表觀眾表達對喜劇同行們的不滿,實則是自己被短劇藝術淘汰後的無奈,還真別怪大環境,要怪只能怪自己。
影視道路上
2009年,即小瀋陽演完《不差錢》後的同一年,他就已經開始接演男一號的電影。
銀幕處女秀的導演就是張藝謀,之後主演的《大笑江湖》也是搭檔性感女星林熙蕾,師父趙本山也再度參演助陣。
在隨後幾年裏,小瀋陽合作了葛優、王寶強、郭富城、黃渤等一眾實力派演員,2018年還親自導演了《猛蟲過江》,但其本人的表現仍是不溫不火,銀幕角色很難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一系列的嘗試都不成功,小瀋陽給人的感覺始終還是個短劇演員,不管演什麼角色妝容之下始終還是他自己。
章子怡就一針見血指出他的臺詞問題,他說話總喜歡拉長尾音,一股子東北黑土地的味兒,讓人很難入戲。
可是小瀋陽又無法承受這樣的落差,他坦言這些年自己接到過很多片約,但他都一一回絕。
演不好主角,不甘心做配角,他就在兜兜轉轉中浪費了大好年華,最後只能淪落到去綜藝節目讓別人對自己指指點點了。
終歸是因為他圓滑世故的性格,决定了他不能踏踏實實在學習中進步,十幾年表演依舊是那個水准。
總之,綜合以上內因外因,兩人如今的差距,也就成了必然。
三:對嶽雲鵬與小瀋陽未來的一些建議
皮哥相信,兩人未來都會在轉型為影視演員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但曲藝演員轉型專業演員,並不是你有名氣、受到觀眾喜愛就可以,觀眾評判只會根據你的作品表現來說話。
與此同時,當你拿著演員的高片酬、用角色和觀眾見面時,演技也應該對得起那份酬勞,對得起喜歡自己的粉絲。
嶽雲鵬應該繼續努力,朝著深耕角色的路子上加把勁兒,不要因為有2個代表角色就志得意滿,他離一名專業演員還有非常大的差距。
對於小瀋陽,皮哥建議他放下身段,主攻電影配角,嘗試不同方向,比如在《唐人街探案》裏他就有著驚喜的發揮。
片中他飾演的盜賊小分隊的首腦,戲份不多,笑料不斷,風頭甚至蓋過了主角。
如果專攻配角,他應該有成為黃金綠葉的潛力。
最後,皮哥希望其他喜劇演員也應該從兩人身上找到經驗教訓:
誰都想著一有名就走上掙錢“快車道”,但表演是一門藝術,是一樁長期買賣,想要觀眾認可你就得自己多琢磨、多付出,不能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去幹“撿芝麻丟西瓜”的事情。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