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丨專訪《陽光之下》

“小武”扮演者劉凱說道:你們看到的,現時我挨打的,除了扎手不是真的紮,其他都是真的打。好多次都是,拍完身上好多地方都會有淤青。

一線丨專訪《陽光之下》
《陽光之下》自開播之後頻頻上熱搜。劇中,女主角柯瀅與熱血青年小武聯合起來,不畏艱難險苦,與封瀟聲鬥智鬥勇。劉凱扮演的小武,在尋找父母過程中誤打誤撞成為平民英雄,捲入這場不休不止的紛爭中。從一開始的普普通通到後來的隱忍,劉凱的詮釋可圈可點。
日前,劉凱接受《一線》獨家專訪,談及小武這個人物,他直言小武身上有非常明確的成長線。除了演繹小武本身之外,自己在劇中也有非常多的戲中戲。和封瀟聲在一起時,小心翼翼的試探是小武的保護色,為了贏取封瀟聲的信任,被懷疑被冤枉甚至被揍都是家常便飯,這種隱忍需要層層遞進的表達,戲中戲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挑戰。
該劇未播先熱,因為和封瀟聲的對手戲,劉凱演技被網友點贊刷屏。採訪中,劉凱坦然,“我的戲被網友誇好,是因為我的對手戲演員也很好。演員就是相互成就的,一個戲大家好,才真的好。”
按照劇情,小武最近來到了封瀟聲身邊,二人的互動也引發網友熱議,甚至有人調侃小武拿了女主劇本。戲外的劉凱與彭冠英也是互認是對方的“小粉絲”,但也因為彼此都非常入戲,“有時我會被彭冠英的狠勁嚇到,他也會被我的這種逗逼逗得笑場連連的。”劉凱還說,有段時間覺得封瀟聲太可恨,自己幾天都不想和彭冠英說話,還差點把對方微信拉黑了。
小武完成平民英雄的進階,轉變有明確的成長線
《一線》:最初拿到《陽光之下》劇本,怎麼看“小武”這個人物?
劉凱:他身上既有烟火氣、接地氣和江湖氣的東西,也有一部分就是按照導演的話說,在善良的底色之下,去做一些挺酷的事情。最終完成他平民英雄使命的進階。
《一線》:他身上有獨立的成長線,不同階段你會如何表現出他的區別?
劉凱:這個是有的,確實有非常明確的成長線。尤其前幾集大家都看得出,由於劇情需要,他的進階還是挺快的。細心的觀眾會發現,我在表演時呈現出的氣質也是不同的。
最初出場時,他作為外賣小哥,和兄弟們一起插科打諢、喝酒吹牛,樣子吊兒郎當,那是他的基本生活狀態;後來跟著老煙槍,不得不去做一些事,那種委曲求全的委屈,也有明顯體現;後期被陳警官招入麾下,去幫他做事,氣場也會更强大一些。因為找到了一個就是正義的後盾;尤其到了刀尖身邊,相當於和仇人站在一起,他的內心更烦乱,那種壓抑的東西會更多。
《一線》:剛剛說到“平民英雄”,他從前期外賣小哥到後面與犯罪分子周旋,小人物的迅速成長也引發討論,有部分觀眾表示不理解。
劉凱:小武的成長有一部分是自己的意願。他有一個根本動機是找到親生父母。後來遇到陳警官,陳警官答應他可以做這件事。另一部分,是他在社會壓力之下被逼迫去成長,一次次被打倒,又站起來繼續前行。
用咱們現在的俗話說,他身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保持初心,堅持心中的正義。這也是最讓我動容的地方。
《一線》:是哪個瞬間,讓他特別堅定地站在正道的一邊?
劉凱:我覺得就是在警方烈士公墓和陳警官接頭。他把小武帶到那個地方,告訴他,“你雖然現在在做這些事情,但是你小子要給我記住,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比他們真誠,你是個正直的人。”還給我敬個禮。那個點是讓小武堅定信念的一場戲。陳警官的遇害更爆發了他心裡的小宇宙。讓他覺得,一定要做這件事情,要懲惡揚善。雖然自己能力有限,經常被打被欺負,還是在堅持。

那種壓抑的東西會更多
對手戲演員越好我越開心,演員是相互成就的職業
《一線》:小武和封瀟聲的對手戲還挺好玩的,怎麼理解他忽然變逗比?
劉凱:小武來到封瀟聲身邊,網友會調侃,小武怎麼那麼逗比,那麼好笑,承包很多笑點。其實這和表演也有關係,因為封是很狡猾、奸詐的一個反派,不那麼輕易信任別人,為了取得信任,在他喜歡我的點上放大它,很多表演也會放大,以博取他的信任。這些點都是依次遞進的。
《一線》:這樣一個整體氛圍比較壓抑的劇裏,承包笑點是一個難點嗎?
劉凱:這個我是預料到的。導演之所以找我,也是因為喜歡我在《警察鍋哥》裏的表演。有很多爆笑點的狀態,小武和簡凡(《警察鍋哥》中劉凱的角色名)身上很多氣質是共通的。
比較難的一點在於,他承受著那麼大心理壓力,他是一個平民英雄,不是警詧臥底。又經歷那麼大的事件衝突,還要保持承包笑點的狀態,這個度很難拿捏。這件事我也烦乱過,懷疑過要不要這麼演、要不要這麼搞笑。但後來發現,有時搞完笑,回到個人狀態時,你只需要一個表情泄下氣,這場戲就成立了。你搞了笑,你的人物也沒有丟。當我找到這一點後,就放心去搞笑、去調節氣氛了。
《一線》: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戲裏幾個男性角色,你最想演誰?
劉凱:還是想演小武。因為他有得演,各個階段面對不同的人,他都有得演。有很多戲中戲、戲中戲中戲,這個層次我看完很上頭,就覺得有得琢磨、有得演。最近也被問未來會不會挑戰一些反派,我當然也不抗拒去挑戰。
《一線》:雖然作為《陽光之下》的男一號,但反面角色的關注點可能更大一些,會有遺憾嗎?
劉凱:那不會。我個人不代表別人的觀點。我覺得演員拍好自己的作品,演好每一場戲,這個就ok。至於其他的,和我們都沒有什麼關係。評判的事交給觀眾,會自然而然生髮的,不會有什麼遺憾。而且我覺得,一個戲真的是大家好,才真的好。我的對手戲演員越好,我越開心。
《一線》:如果有類似像封瀟聲這樣特別壞的惡魔,找你演會願意接嗎?
劉凱:如果身邊沒有臥底小武的話,我願意演。要不然還得被小武弄死(笑)。我覺得願意的,沒有設限。
除了扎手別的都是真挨打,都是拳拳到肉的
《一線》:扮演小武最大的難點是什麼?
劉凱:好好吃飯,好好健身,然後準備挨打,哈哈。其實這個難度像剛才說的,他有不同階段,他的心路歷程,以及在特定規定情境下把握表演的分寸。尤其當很多身份的人在場時,怎樣通過細節把角色內心層次表現出來,都是很難的。但對於演員,這是很過癮的,需要不斷挑戰、發現自我,將角色把握地更通透。這是非常好的過程。
《一線》:演挨打戲身上會有防護措施嗎?是真疼嗎?
劉凱:你們看到的,現時我挨打的,除了扎手不是真的紮,其他都是真的打。好多次都是,拍完身上好多地方都會有淤青。但也很正常,也沒有那麼嚴重。可能不小心擦到,或者隔著墊子打到之後的一些皮外傷。我們武術指導也非常專業,最大程度保護演員的。
《一線》:你怕被打嗎?
劉凱:還好。我生活裏怕被打,但如果為了拍戲,我是一點也不怕。而且,在拍的過程中你不會覺得很疼,回去之後你發現,那麼大傷其實也沒事。
就有一次傷得比較嚴重。雨裏被刀尖追的那場戲,拍好幾個大夜,第一天拍了三場戲時就已經崴了脚。受傷當天,還是把一些靜態鏡頭拍了。第二天養一養,繼續把那些給拍了。那個挺嚇人的,如果真的受傷很嚴重,可能得歇好幾天。那次比較害怕。
《一線》:導演為什麼希望真打,而不是做做樣子?
劉凱:因為我們導演對每一場戲都不將就。尤其動作導演很認真,他覺得既然是打戲就要拳拳到肉。現在觀眾的眼睛都很刁,真打還是假打,一看就看得出來。所以大家追求的品質也是一個很高的水準要求。我們很關鍵的那些打戲,還是會有防護的。不是說打完了這個演員後面一個月拍不了戲,那是不可能的。
常被彭冠英狠勁嚇到,差點把他微信拉黑
《一線》:談談和彭冠英、蔡文靜的合作?
劉凱:這次合作非常好。你們感覺冠英是不是還挺高冷的?其實他也是個逗逼,私下比我還逗逼。他想法也挺多的,我們現場會探討很多關於彼此表演的問題,也會彼此推薦一些戲去看。我們管這些叫業務探討,都會把戲拍得更好。男人之間聊這這些就特別好。
蔡文靜就特別努力、敬業,切換頻道的速度非常快。一喊“卡”,馬上變成活躍現場氣氛的氣氛姐;一喊“開始”馬上就進入柯老師。這一點挺厲害。
《一線》:這個戲看上去很壓抑,但其實拍攝氛圍還挺歡快。
劉凱:反正我們在一起,氛圍很歡快。一些壓抑的部分,確實也壓抑了幾天。比如陳警官遇害前的幾場戲拍了好幾天,那段時間我確實很壓抑,好長時間也出不來那個狀態。現在我看那部分,情緒可能也不是特別好。
《一線》:看劇會特別想罵封瀟聲嗎?
劉凱:不會。我不會想罵他,(劇中)我有衛生巾,我可以砸他頭,爆他頭。
《一線》:在片場會不會特別入戲,比如覺得彭冠英就是封瀟聲本人,特別可恨。
劉凱:會有。我剛拍完陳警官遇害的那幾場戲,尤其和刀尖對戲時,真的對他們恨之入骨。現場也不說話,我不跟你聊天,你別跟我說話,微信也拉黑。那段時間過去就覺得就好了。
《一線》:真把彭冠英微信拉黑了?
劉凱:沒有,就是誇張一點而已。會有那個狀態,冠英也是,演得非常投入,他很多場戲,有些眼神什麼的給我的刺激。因為我們現場很多東西,之前設定好的不一定會用。我們彼此產生出的火花,要比之前做的功課好很多。演戲也是,對手之間彼此成就。大家都非常入戲。
而且有時我也會被彭冠英的狠勁嚇到,他也會被我的這種逗逼逗得笑場連連的。這也是我們彼此成就的一個證明。
《一線》:他說,可惜你出道時間晚,外形條件和臺詞演技都不錯,以你的條件絕對有機會火。會遺憾自己大器晚成嗎?
劉凱:彭老師對我評估那麼高嗎?謝謝他。沒什麼遺憾的,男演員踏踏實實演好每部戲,穩紮穩打。我很幸運了,能遇到這麼好的團隊、這麼好的導演、監製、製片人。我們這個戲真的是從上到下,每個人都在兢兢業業聊角色、聊人物。我們下戲聊的也都是戲,特別懷念那段時期的創作狀態。雖然身體很累,回想起來,是人生特別寶貴的一筆財富。
《一線》:他自曝是你的“小粉絲”。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