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韓劇狗血!

上周,一則新聞在韓國鬧得沸沸揚揚。有韓國第一乳業公司稱號,市值近18億人民幣的南陽乳業公司,創始人唯一的外孫女黃荷娜,因在緩刑期間複吸毒品再次被警方拘留。

比韓劇狗血!
但這甚至還不是新聞最大的爆點,因為被捕前不到一周,黃荷娜的丈夫吳某在去警局修改口供自首後離奇自殺身亡,而與吳某一起吸毒的朋友B某也自殺未遂,現時躺在重症監護室中,生命垂危。
有人懷疑,這是1988年出生的黃荷娜為掩蓋更大罪行下的毒手。一時間,關於她的話題再次席捲韓網熱搜。這位財閥第三代千金過往的種種劣迹,再次浮出水面。
吸毒史疑似長達12年,卻從未真正地被送進大牢。身在韓國名利場的top圈層,和各種大佬以及愛豆同框,被曝光曾參與販毒和權色交易,也依然能够全身而退。
韓劇《頂樓》裏撕到鮮血橫飛的劇情,遇上真實生活裏的財閥故事,只能是灑灑水般的微不足道。
夜店事件之財閥千金
要講黃荷娜的故事,就繞不開2019年初幾乎掀翻半個韓流圈的Burning Sun夜店事件。先帶大家簡單回憶一下當年的情况。
2018年11月,一比特29歲的男性在首爾知名夜店Burning Sun裏,因為救助一名疑似遭遇下藥性侵的女性而被毆打。次年1月,韓國MBC電視臺曝光該案,引發轟動,並牽出一系列韓國娛樂圈知名人士涉嫌性走私、毒品、偷拍,警方檢方和權貴勾結不作為的案件。

有的被判刑坐牢
眾多涉案的韓流人士或退團或退出公司,有的被判刑坐牢,同時事件引發上萬群眾走上街頭遊行抗議。當年女性抗議者反對色情偷拍寫的標語“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直到現在都令人震撼。
事件曝光後的2019年4月和5月,MBC電視臺報導,YG娛樂創始人楊賢碩於2014年為海外投資者安排性服務(檢方最後因證據不足,認定楊賢碩無嫌疑)。
當時受邀出席餐會的人物,除了財閥千金黃荷娜,還有曾主導馬來西亞“一馬公司1MDB”,幫助馬前首相納吉布貪腐上十億美元的商人劉特佐。
(右楊賢碩;左劉特佐,曾投資電影《華爾街之狼》、追求過超模米蘭達·可爾,贈送過價值上百萬的鑽戒和定制鋼琴。)
這則新聞曝光後不久,Burning Sun的一比特夜店職員在藥檢時爆出了經常去的客人黃荷娜的名字。
作為魚龍混雜的夜店常客,財閥千金黃荷娜的圈子也比較雜,除了財閥朋友、某些流量藝人,都曾經和她有過合影,其中就有一些後來被指控偷拍性侵女性的男藝人。
被夜店職員曝光後,黃荷娜隨後接到警方問訊,並接受尿檢,最後因陽性被捕。黃荷娜當時辯解稱,自己是在夜店通過熟人介紹,後來睡覺時被關係親近的藝人强行注射的毒品。
此言一出,黃荷娜當時已分手的前未婚夫,主演過《屋塔房王世子》、《想你》等大熱韓劇的藝人樸有天,立刻被媒體cue進了“群聊”。
(黃荷娜和樸有天曾在2017年4月訂婚,於2018年5月宣佈分手)
樸有天剛開始否認涉毒(冰毒),隨後卻染髮,最後剃光頭髮和身體毛髮後才接受藥檢,最終還是因陽性被捕。
2019年7月,黃荷娜、樸有天先後接受審判。黃荷娜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罰款12300人民幣。樸有天被判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2年,罰款8200人民幣。
從4月被捕,到7月緩刑交罰款後立刻被釋放,兩人被拘留的時間,只有100多天,三個多月。
這之後,樸有天的演藝事業一落千丈。另一邊,出獄時穿著整潔,對著記者說抱歉,會深刻反省的黃荷娜,她頭頂的“毒雲”,實際上從來就沒散開。
丈夫吳某之死
夜店事件曝光後,有消息稱,Burning Sun的一比特被控販賣毒品的經理人,實際上就是黃荷娜的毒品提供者。而早在2009年,21歲的黃荷娜就已經在首爾江南的夜店區和這位毒販接觸。
2011年,黃荷娜曾因為吸食大麻被捉,但被遞了公訴書後,突然沒了後續。2015年,她又被控向一比特大學生售賣0.5克的甲基苯丙胺的興奮藥物,但最後又被檢方赦免。
到了2019年,伴隨著夜店事件東窗事發,韓國群眾輿論的推動下,MBC曝光了黃荷娜和朋友2015年吸食冰毒後的錄音。這位說自己不會“被動一根手指”的財閥千金,在錄音裏囂張表示:“呀,我叔叔、爸爸和警詧廳長都認識。開玩笑嗎,巨好的朋友!”
除了長輩“上面有人”,上周MBC公佈的新的錄音裏,黃荷娜和丈夫吳某,以及朋友B某更是嘻嘻哈哈評估幾年間吸食毒品的愉悅程度。
例如某次吸的冰毒,沒有前幾次的“給力”,某某朋友吸完後“真他媽瘋癲”等等。甚至,還有黃荷娜和朋友討論“你吸三格半,我吸四格”的劑量比拼。
錄音裏,黃荷娜還笑著對丈夫吳某說:“我隔壁的姐姐因為吸毒死了,趙警察打電話給我說的,那個瘋女人…”
語氣之囂張,態度之無所謂,令人瞠目結舌,背後一凉。在許多人的科普認知裏,毒品一旦上癮,就是身心的雙重依賴。從大麻、興奮藥物過度到冰毒的黃荷娜和她身邊的人,更不是一般的“毒蟲”。
去年9月,黃荷娜的丈夫吳某,去年主動自首接受調查,查出陽性。被認定吸毒後,問訊中,吳某否認妻子再次主動吸毒,表示是在她熟睡時才去“下的毒”。最終意思就是:都是我的錯,與她無瓜。
這樣的解釋和2019年黃荷娜被逮捕後,她供述自己是在夜店被藝人朋友强行注射毒品如出一轍。
案件交給檢方,吳某等待進一步的審判。因為沒有黃荷娜複吸的證據,新聞在當時沒有引起太多關注。結果12月17日,前面提到的錄音裏,和黃荷娜嘻嘻哈哈討論吸毒的丈夫吳某的朋友B某,跳樓自殺未遂,生命垂危。
第二天,12月18日,黃荷娜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佈了幾張自殺割腕的血淋淋照片,並附上和某人的爭吵截圖。截圖裏黃荷娜說:“我不想這麼做,因為我長大了不想孩子氣。我會原諒所有的事情,但把偷走的240萬的車還回來。”
她另外的朋友(未確認身份)也發圖文寫道:“我是荷娜的朋友,她試圖自殺現在在搶救。她在遺書裏一直提到吳某。請大家不要留下惡評,這和殺死她差不多意思,請不要殺死她。吳某,請你救救她。”
正當韓國線民還在一臉懵逼,不知道黃荷娜究竟發生什麼事要自殺時,12月22日,她的丈夫吳某,也許是受到朋友B某自殺的刺激,突然反悔,修改了自己之前的口供。他回到首爾龍山警詧署,招認了黃荷娜複吸毒品,自己是在對方委託下,進行了虛假陳述。
吳某去修改口供之前,打電話給了B某的朋友C,表示大家誠實說出真相,把黃荷娜複吸毒品的事實公開。可蹊蹺的是,修改完口供後幾天,吳某自殺身亡,還留下了一封遺書,上面寫道:“把黃荷娜拉進了毒品,很抱歉。”
吳某自殺後,12月28日,10天前割腕,因為緩刑期間複吸毒品,並被懷疑有可能逃跑、毀滅證據的黃荷娜被捕。接受調查時她表示,自己是“不知不覺被針刺到了”,丈夫自殺前就準備坦白一切等等。
B某自殺未遂,丈夫吳某自殺身亡,新聞曝光後,吳某的朋友表示,他絕對不是會選擇自殺的人,一切太過蹊蹺,希望查明真相。但死者是不會講話的,活下來的黃荷娜,這次又會如何想盡辦法逃脫複吸,甚至疑似謀害親夫的罪名,還是未知數。
事件發生這兩周以來,撲朔迷離的案件線索,讓網友們十分疑惑。有的網友一年前就已經在指責有關部門不作為,因為黃荷娜的財閥千金身份,屢次讓她逃脫。
有的從韓劇角度開始分析:
各種社會陰暗面的感歎:
回到黃荷娜本身,她2009年開始和毒販接觸,2011年吸食大麻無人管,2015年售賣興奮藥物被赦免,上億身家的財閥第三代,世俗意義上漂亮美麗的千金大小姐和她身邊的朋友們,對毒品始終是如此的習以為常。
而最明顯的,和那些非財閥出身的吸毒者們不一樣的,黃荷娜犯事後大多數時間都是輕鬆自由身。就算2019年7月被判了緩刑,南陽乳業為避免負面影響,發了嚴正聲明撇清和她的關係,她也依舊回到了財閥長輩的庇護下,自在地生活。
黃荷娜在2019年7月出獄後,到去年底再次被捕的緩刑期間,社交媒體更新頻繁,經常名表豪車,全世界各地旅遊,收穫一堆“顏粉”點贊,還悄悄結婚,過起了其他涉案者不敢奢望的家庭生活。
一邊是韓國群眾一輪輪的抗議,怒斥政府和檢方不作為,各種請願,一邊是不少人對吸毒者的“笑貧不笑毒”的點贊,極其諷刺。
2018年上映的韓國電影《燃燒》裏,財閥二代、三代們尋找人生意義,為樂趣殺人,滿足精神上的“饑餓”。
而在黃荷娜所處的世界裏,她和身邊人的“饑餓”–玩樂毒品的日常,又何嘗不是電影裏的現實投射。
韓劇裏的慘烈,哪有現實生活來得兇猛。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