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蔡文靜:拍《陽光之下》

蔡文靜:肯定是不能真打,不然我現在沒法跟你聊天了。但我覺得彭老師下手,還是有輕重的。他會告訴我,他會怎麼使勁。比如他會用我的手去抓住他薅我頭髮的手,這樣我倆的勁在那,我不會被拽得特別疼。
騰訊娛樂《一線》作者:胡夢瑩

專訪蔡文靜:拍《陽光之下》
正在芒果TV熱播的電視劇《陽光之下》,播出後引發不少熱議。劇中,蔡文靜扮演的女主角柯瀅被認為是史上最“美强慘”女主,全劇不是在被虐,就是在反虐的路上。從劇情開始就碰到了人生最大災難——彭冠英扮演的封瀟聲,從而開始了一段鬥爭之路。
日前,蔡文靜接受《一線》獨家專訪,她直言這是自己出道以來演過身心最疲憊的一部戲,“從沒有被薅這麼多次頭髮,被掐那麼多次脖子。”並透露,打都是真打,一開始彭冠英怕下手太重,倒是她堅持真打才够真實,於是過程中大家看到的都是真實的“對抗”。
針對柯瀅到底愛不愛封瀟聲,網友們展開熱議。對此,蔡文靜實錘稱,“一點點也沒有,因為他們站的是不同的道。”
封瀟聲與《廢後將軍》的慕容炎、《東宮》的李承鄞並稱為“b站言情界三巨頭”,但蔡文靜表示,現實中也絕對不會愛上他,“雖然咱們常常說虐戀,那好歹是戀,不是要命。沒有流血受傷,也沒被薅頭髮吧。反正我不會,本來我頭髮就不多,我不會接受一個整天薅我頭髮、掐我脖子的男人,更何况他還是犯罪的。”
第一次被薅多次頭髮,被掐多次脖子,拍過身心最疲的一部戲
《一線》:最初看完《陽光之下》的劇本是什麼感覺?
蔡文靜:我就覺得太好看了。一開始給了我十集劇本,我一口氣就看完,看完夜不能寐。這是偏强情節的劇本,前十集裏女主一直被壓迫,就特別想瞭解後面會怎麼發展。在當時,我並不知道後面會反擊,也不知在這種絕境中,她該怎麼辦。所以特別想看她後面會發生什麼。

怎麼理解柯瀅這個角色
《一線》:怎麼理解柯瀅這個角色?
蔡文靜:她是一個大學老師,很知性,身上有那種教師身上沉著冷靜的職業氣質。發生這個意外之後,能够絕地反擊,能有超强的反應能力、承受能力,能非常堅刃地保護自己家人、自己愛的人。是一個聰慧且堅硬的女性角色。
《一線》:她身上有哪些地方和你比較相似?
蔡文靜:我們都屬於面對困境不願放棄的那類人。會想去勇敢站起來,繼續往前走。
《一線》:扮演她的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是什麼?
蔡文靜:我第一次被薅這麼多次頭髮,被掐那麼多次脖子。之前拍的都是我打別人、暴力襲擊別人,從沒有挨過打。
相對來說,劇本後面的戲份比較好處理。比較難的是前幾集,她遭受那次傷害以後的綜合反應。包括封瀟聲回來找她,她那一系列反應,分寸感非常難把握。多了,讓人觀感不適;少了,恐懼感又不够。
《一線》:這次你有大量哭戲,不少網友誇你哭戲動人,拍哭戲有什麼秘訣嗎?
蔡文靜:其實就這個劇本來說,哭戲對我挑戰不大。因為這個人物身上所承受的太多了,當我特別融入角色時。很多戲,我理智地說“我不想哭”,但導演一喊“開機”,我止不住地眼淚就會流。好多場戲都比我想像中要哭得多一點。完全是渾然天成的感覺,因為在角色中。如果就我個人來說,哭泣對我是有難度的,就是當我沒有那麼能體會到角色的時候。那非常需要調動我自身角色以外的東西去哭泣,但就柯瀅來說,不存在這個困惑。
《一線》:這算是你演過身心最疲的一部戲嗎?
蔡文靜:確實耗費了很多心血。有點記不清了,我好想有700多場戲,基本每一場都是重頭戲,幾乎沒有一場戲是鬆弛的。除了楊雨澤求婚那場,還有一些閃回裏她是正常人的狀態,其他所有戲都是高度警備的狀態,精神很緊繃,所以很累。
《一線》:拍攝期間,你會不會緊繃壓抑,吃不好、睡不好?
蔡文靜:不會,我不會這麼虐待自己。反而因為戲裏太苦,一喊卡我就要跳出來,搞笑、搞怪。人的情感很容易麻木,如果我一直用一種感受去刺激自己,拍的時候我就不新鮮了。我必須跳進跳出。進戲的時候我是柯瀅;導演喊卡之後我可以跳出來,跟大家逗樂,回到我活潑的樣子。等我再進戲,那個角色的感受又是新鮮的。至少我是這樣一個表演管道,演起來感受會更好。
我讓彭老師用力掐我,打得越真越為我好
《一線》:談一下和劉凱、彭冠英的合作。
蔡文靜:我跟彭老師的戲份是更多的。劉凱是那邊一條線,剛開機的時候基本上沒碰著。所以,我和彭老師在戲的創作上,會更多一些探討。
比如我們可能會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和導演一起研究,誰的方案更好,我們就實行哪個。在劇組裏是一個特別濃的創作氛圍。基本每天圍繞劇本,今天可能就開始想明後天或者未來的某一場戲。和彭老師的合作過程基本永遠都在講戲,出來的效果也很好。
我和劉凱也基本是這樣的。因為和他的戲,基本也都有彭老師,也是在這樣一個創作氛圍裏,和他也挺能玩到一塊去。我倆有時還一起在現場唱英文歌、搞搞笑什麼的,挺有意思。
《一線》:彭冠英打你的戲,會不會憐香惜玉、下不去手?
蔡文靜:那可沒有,彭老師可下得去手了(開玩笑)。他在拍之前也會告訴我,“我下手一定會很重”。我覺得他是很好的演員,他是為我負責任。如果他下手不那麼重,封瀟聲就可憐了;他下手一定要狠,柯瀅才够可憐。我覺得,他打得越狠就是越為我好。
《一線》:那是真打呀?
蔡文靜:肯定是不能真打,不然我現在沒法跟你聊天了。但我覺得彭老師下手,還是有輕重的。他會告訴我,他會怎麼使勁。比如他會用我的手去抓住他薅我頭髮的手,這樣我倆的勁在那,我不會被拽得特別疼。當然,我也有被拽得特別疼的時候,但拍攝中我是感受不到的。
劇情中就是需要疼,所以它不會變成我跳出角色以外的那種疼。是為角色服務的疼,對我來說都是好的“疼”,能給我更强有力的刺激。剛開拍時,我都會和對手說:“你下手再重點,沒關係的。我反應可能會更强烈。”我的眼淚可能真的一薅,就飆出來了。
《一線》:挨打戲NG次數多嗎,你需要重複挨揍嗎?
蔡文靜:當然要重複挨揍,因為我們每一場戲就是有全景、近景和特寫。特寫完還得補一局部抓頭髮的鏡頭。
《一線》:收工回家後會意識到疼痛感嗎?
蔡文靜:偶爾會有。今天看怎麼身上多了青一塊紫一塊的,怎麼又碰傷了。可都不知道啥時候發生的。哈哈,我是開玩笑的。
《一線》:有網友說,封瀟聲令人芒刺在背;還有人說,這個劇“膽小勿入”。你表演時有被彭冠英的眼神、行為嚇到嗎?
蔡文靜:我完全沒有。一喊卡就是正常人了,拍的時候是害怕的,真的是害怕的。因為拍攝時他那個氣質散發出來就會震懾到我。很入戲的時候,會害怕他。他本來就是那種氣場,在那兒就會很有壓迫感。
但我拍完反而是很好笑的。比如演挨打的戲,拍完就覺得好笑,然後問“哎呀,疼不疼啊”、“不疼不疼,沒事的”,大家私下都是這樣。
柯瀅沒有一點點愛封瀟聲,他們站的是不同的道
《一線》:柯瀅他對於小武、封瀟聲和楊雨澤這三個男人,分別是怎樣的情感?
蔡文靜:早期對小武會很戒備。她分不清是敵是友,那一刻也無法信任任何人。第一是怕拖累別人,第二也怕被出賣。但到了後期,他們就成為盟友;
楊雨澤是柯瀅生命中的那個光。因為楊雨澤和她父母的存在,她不能被打倒,必須勇敢地去鬥爭。
至於封瀟聲就不用說了,是他把原本幸福平靜的生活打得支離破碎,只是想一心要把他繩之以法。
《一線》:很多人好奇,為什麼柯瀅沒有因為斯德哥爾摩愛上封瀟聲,而是勇敢作出反擊。
蔡文靜:因為這個傷害不是普通傷害,是一個違法的傷害。她也不會愛上一個把自己愛人從身邊分開,並傷害她愛人、家人甚至學生的人。另外,柯瀅的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以及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决定她不會得斯德哥爾摩症。她是一個三觀非常正、明辨是非的人。所以這不可能在她身上發生。
《一線》:對於她的反擊,你怎麼看?
蔡文靜:好過癮,特別厲害。女主太聰明了。一開始絕對沒想到。但看了劇本也會覺得,不可能讓你愛上封瀟聲的,因為從一開始,她就是深愛楊雨澤,從沒有變過。加上封瀟聲使得她原本非常幸福安靜的生活被打碎成這樣,還讓她深愛的人丟掉一根小拇指頭。這些事發生在她身上太殘忍了。
所以我看劇本時就覺得,柯瀅之後不會愛封瀟聲。他們站的道不一樣,一個是正道,一個不是。
《一線》:柯瑩她是沒有一絲絲愛上封瀟聲?一點點也沒有嗎?
蔡文靜:柯瀅真的是沒有愛過封瀟聲。我只能這麼回答。
《一線》:換做你,會和她作出同樣選擇嗎?
蔡文靜:我肯定反擊,當然反擊了。這太嚇人了。
《一線》:所以比起虐老婆,你更喜歡疼老婆的。
蔡文靜:對。雖然咱們常常說虐戀,那好歹是“戀”,不是要命。沒有流血受傷,也沒被薅頭髮吧。你再喜歡一個人,他天天薅你頭髮,你也受不了。反正我不會,本來我頭髮就不多,我不會接受一個整天薅我頭髮、掐我脖子的男人。
《一線》:戲裏三種男性角色,現實中你更喜歡哪種類型?
蔡文靜:他們仨身上都有一些讓人喜歡的地方。當然如果選一個作為伴侶,肯定是楊雨澤,他是很溫暖的人。永遠不離不棄,站在你身邊,讓你覺得身後有港灣。
至於封瀟聲,他身上沒什麼讓人喜歡的。
大結局很高級我很喜歡,演技被誇也要保持清醒
《一線》:網友們都在猜測大結局走向,有的說柯瀅會和小武雙宿雙棲,封瀟聲哭暈在廁所。
蔡文靜:網友應該希望柯瀅獨自美麗。我們這個結局還是相對比較完美的,是一個happy ending。我只能說,我很喜歡結局,導演埋了一個很有哲學的結構,感覺非常高級。
《一線》:這部劇的風格也被部分人認為像《重案六組》。
蔡文靜:我們這個劇風格挺多元,元素真的很多。肯定也有一部分刑偵劇的風格。當然也有喜歡看刑偵劇的人群,我小時候就喜歡看《重案六組》。所以換這個戲元素挺不錯,可以供不同觀眾選擇,所以尊重他們評估。喜歡就好。
《一線》:最近有在追劇嗎?有沒有印象深刻的彈幕?
蔡文靜:有,我還買了超前點播,給我好幾個朋友都發了紅包,讓他們買超前點播。邊看我還邊感慨,“哎呀,好慘,天了嚕。我的心都掉了一塊。”“媽呀,快跑,來了來了,怎麼還不走。”然後我一“快跑”,看到彈幕上全都是“快跑”。我說,“你看,我和大家心聲都是一樣的。”封瀟聲已薅頭髮,我就說,“又薅了,又薅了,哎呀又薅了。”到了天臺那場戲,一上去我就說“完了完了,他要來了。”特別搞笑。
《一線》:演技被誇線上,對此會怎麼回應?
蔡文靜:肯定非常開心,但也要時刻保持清醒,不能被好評衝昏頭腦。還是要客觀看待自己的表演。然後,我認還有很多空間,其實這個劇離我演已經過去兩年多。過程中,我還會繼續成長。所以回頭看,覺得還有很多空間可以去完善。
大家的表揚我收到了。我很開心。既給了我鼓勵,也給了我壓力,讓我認真去對待今後的作品。
《一線》:演人設豐滿的女主是不是特別過癮?你希望市場上多一些智慧型女主嗎?
蔡文靜:非常過癮。柯瀅這個角色是我史上演得最過癮的一個角色。特別希望能多演這種豐滿的角色。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