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姿也是“扶弟魔”?

先來玩一個看圖猜人遊戲。
第一眼你能認出這是誰嗎?

黎姿也是“扶弟魔”
第一眼羊還以為是楊怡,又有點蔡少芬的影子。
精修圖如果沒有猜出來是誰,那麼看這拍攝現場生圖,你想起來是誰了嗎?
是讓張柏芝都嫉妒的神顏黎姿啊!張柏芝說過:“這個世上,我只承認黎姿比我漂亮”。
印象中的黎姿,五官俏麗,還有淺淺梨渦,荧幕裏的“最美趙敏”。
其實她不是第一次被發現臉僵,2019年她去港交所上市,就被發現臉腫脹得有些不自然。
這像是醫美過度的饅頭臉,有人說她像蔡明,也有人說她像蕭薔。
其實黎姿已經48歲了,按照她的年齡整體狀態很不錯了,身材管理一絕,走在街上依舊輕盈靚麗。
如果不是為了給自家美容醫院站臺,她的臉也不至於狀態這麼不穩定。
羊羊每次看到她都會覺得惋惜。
《珠光寶氣》中的她,稱得上盛世美顏,私心覺得21世紀沒有港女能够靚得過她。
她也是“最美趙敏”,豔麗不可方物,原以為她現實裏也能當個嬌俏任性的郡主。
但是誰能想得到呢?她這種大美人過得這麼苦。
而這些委曲求全,只因為她是個姐姐。
大家姐的妥協
黎姿的第一次妥協:是放弃讀書,也要供弟弟上學。
黎姿讀國中開始就賺錢養家,去一家一家電影公司試鏡,在片場客串小角色,一邊賺錢養家,一邊讀書。
這麼辛苦的情况下,還要說要供到弟弟大學畢業。

黎姿的第一次妥協
最辛苦的日子,黎姿一星期只睡一小時:
拍《我愛牙擦蘇》時拍到入醫院,那時候沒有能力請助手,試過一星期只睡一個小時。導演知道我沒有睡過覺,所以跳著拍別人的戲份,讓我睡一個小時,我連卸妝的時間都沒有,戴住頭套就這樣睡了。
我記得那晚是耶誕節,我將兩塊小型的嘅木板道具連在一起變一條長線,我就好像小龍女那樣睡在木板板上面,我那時候應該是20歲。
就不說是不是真的讀書沒有天分,這麼小的年齡就要為生計奔波,誰都很難一心一意把心思放在讀書上吧。
弟弟能一心只考慮讀書升學考上名牌大學,也只是因為上面有姐姐兜著底。
羊想到國中的一個閨蜜,經常數理化考年級第一名,但是上了高中竟然發現她不讀了。
後來問她為什麼,她說自己覺得讓弟弟讀書更好。
但這個弟弟天生叛逆,上到高二就輟學了。後來從別人那裡聽說到她的近况,早早嫁人生小孩,只有一張國中學歷嫁的老公謀生能力也一般,要離鄉背井去外面打工。
如果她能一直讀下去,命運會比現在好得多。
但只因為她是姐姐,就要淪為犧牲者的角色。
第二次妥協:放弃TVB大戲,也要照顧弟弟。
黎姿雖然一直被責備演技爛,但經典角色一個趙敏,一個玉瑩小主,已經足够封神了。
憑著《金枝欲孽》拿到視後時,她的感言是:我終於沒丟我爺爺我媽媽的臉,可以為我家族揚眉吐氣。
黎姿是1.0版本的楊超越吧,其實也沒什麼大野心,想取得成就,無非是為了光宗耀祖。
2007年黎姿在拍TVB年度大戲《珠光寶氣》,弟弟卻遭遇車禍。
這部戲珠寶商投入半個億,本來要拍够百集長劇,但因為黎姿執意要去照顧弟弟,她的戲份也被删了很多。
她在拍戲休息時,念著病床上的弟弟,太令人心疼了。
再之後她就宣佈要退出娛樂圈,熱愛多年的演藝工作說放弃就放弃。
第三次妥協:放弃尋找愛情,為了有經濟依靠嫁給跛豪。
從此她從一個女明星,變成一個辦公室文員,沒有念過書,不懂生意經,卻要一個人撐起一家公司。
她經常三更半夜被工作搞到痛哭。
支撐她的力量就是做好這間診所,讓弟弟好起來“希望我做好這間診所,我會默默等待我弟弟有一天可以痊癒,站起來和大家說話。”
為了成全弟弟的夢想,她放弃事業。
甚至找伴侶,最大的訴求也是能和她一起承擔。
當年黎姿接受採訪,希望能夠找個人依靠:累的時候,真的想找個人,找個肩膀靠一下,但是難找也難求。
退圈3個月,39歲的黎姿嫁給53歲的香港富商馬廷强。
在弟弟出事前,他只是一個朋友,兩人還沒有戀愛。
但是弟弟出事後,黎姿蠟燭兩頭燒,忙得筋疲力竭,對方一句“不要做了,我會照顧你一輩子”讓她决定嫁了。
她沒有什麼大志向,卻步步艱辛地成為女强人。
美容店越開越大,甚至做到上市。
“一路走來不算容易:從第一間店開始,得以增建了中環、尖沙嘴店,加上擴充銅鑼灣店的空間,今年公司總共裝修了18000平方呎,踏上新的里程。”
公司上市時她最驕傲的仍是完成了弟弟的夢。
她為了家人,真的奉獻自己太多。
香港話裏“大家姐”就是形容黎姿這種女人,家裡最大的姐姐,在家庭裏有足够話語權,但也要承擔起一家人的重擔。
大家都在稱讚黎姿婚姻事業有成的事業,羊心疼她一路走過來犧牲委屈自己好多。
被吸血大家姐
不被看見的“黎姿”們,大多充當著家族供血機角色。
在多子女的家庭裏,長女的犧牲被認為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要給上大學的弟弟出生活費,即使自己一個月才賺四五千。
拿到彩禮要給弟弟付首付,因為爸媽說“我培養你到這麼大你給弟弟幫襯點怎麼了”。
這些大家姐還有一個稱號,叫“扶弟魔”。
因為有弟弟,她們的婚戀之路也是困難重重,同樣的身家背景,男生天然覺得獨生女家庭可靠。
她們被寫進男性絕對不娶的黑名單裏,因為一個扶弟魔姐姐的背後,可能站著一個吸血鬼家庭,娶她就相當於養她全家,誰不跑呢?
哪個男生能有黎姿老公的財力,身家億萬以上,才敢說得出口“我養你”。
最近《奇葩說》有一個辯題:我很愛我的伴侶,但她是個扶弟魔。
辯手薑振宇發出了靈魂拷問:伴侶出生的時候,她就是扶弟魔嗎?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女生是怎樣成為扶弟魔的,她生下來就是扶弟魔嗎?
也許她生下來的時候,她的爺爺奶奶沖著她病床上還虛弱的媽媽翻了個白眼,並說了一句,你怎麼生了個女兒?
從那天開始她就每天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委曲求全,她就是在這樣的原生家庭中一點一點被訓練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不令人心疼嗎?
《半生緣》裏的顧曼璐,為了照顧家庭,十五六歲的她退掉了婚約,下海當舞女。
在那個時代當舞女意味著,她永遠上不了岸,沒有一個正常的家庭能接受她。
相當於,她斷掉了自己的退路,只為了托舉弟弟,讓他讀書,供養家庭,保證家庭階層不滑落。
其實如果曼璐不當舞女,最壞的情况也就是弟弟長大了當工人,做下等人的體力活。
但是在大家庭的利益面前,姐姐的幸福是被理所應當犧牲掉的。
她供一家人吃穿用度,最後卻被弟弟教訓說丟自己家的臉。
她最後黑化把曼禎被關起來的時候,曼禎抽了曼璐一耳光,曼璐捂著臉冷笑:
“哼,倒想不到,我們家裡出了這麼個烈女,啊?我那時候要是個烈女,我們一家子全餓死了!我做舞女做妓女,不也受人家欺負,我上哪兒去撒嬌去?我也是跟你一樣的人,一樣姊妹兩個,憑什麼我就這樣賤,你就尊貴到這樣地步?“
新時代的“黎姿”“曼璐”,只會更慘。活在新時代,心在舊社會,白天賺錢搞事業,晚上打錢回家補窟窿。
按照這個世界的能量守恒定律:一個犧牲奉獻型的女人,會吸引吸血佔便宜的小人。
女生們不要再把被家庭敲髓戲骨當成懂事了,把自己當貢品,傻嗎?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