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信再奪視帝TVB

港劇沒死,但已無人能扛起大旗。
我說的是一年一度的TVB萬千星輝頒獎禮。

王浩信再奪視帝TVB
最佳劇集,《反黑路人甲》,實至名歸。
年底殺出的好評如潮的黑馬《香港愛情故事》,拿下“最受歡迎短片劇集”。加上《使徒行者3》、《盲俠大律師2》《降魔的2》《殺手》和《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足以證明港劇不死。
但再看最受關注的視帝視後?視帝,王浩信,《盲俠大律師2》,同一盲俠角色,再度獲獎。
之前的三届視帝黎耀祥,也曾憑同一系列奪獎——《巾幗梟雄》,而且一個柴九一個劉醒,角色不同詮釋也有差异。現在的視帝這麼好拿了?
但相比視後,視帝的爭議也不算什麼了——你以為會是黃智雯龔嘉欣?結果是——蔡思貝。線民吐槽:TVB水後出爐?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本届視帝視後,同出一部劇集——《盲俠大律師2》,豆瓣7.2,相比第一部的7.7分,口碑退步明顯,兩位男女主的演技,也未見特別之處。
——可見TVB無米之炊到什麼地步。
更悲哀的是,或許我們已習慣了港劇新一代的青黃不接,有人歎息憑《殺手》入圍的黎耀祥未能四奪視帝,有人感歎林峯17年陪跑。
卻已經無人談論這一切背後的現實是——
戲骨逐年老去,新人無力接班。
就說又一次被心疼的正反派皆宜的馬明,都已經46歲了。
就憑這届陣容,能撐起港劇的未來嗎?請看王浩信獲獎感謝老婆時陳自瑤的表情。這或許就是對港劇未來,最好的隱喻。
盲俠兩度奪獎?蔡思貝擊敗黃智雯龔嘉欣?這結果是不是太草率了?
相比悄無聲息的去年,今年的無線頒獎禮總算搞出點動靜,雖然越來越像自娛自樂,但玩開了反倒玩出樂趣。
比如開場前的片段就極具創意,用有趣的小劇場給大家科普了錄影現場的防疫事項,每個座位之間還像餐廳一樣放了透明板隔著。藝人們佩戴的透明口罩經過了各種消毒殺菌,一看就是食堂阿姨標配改裝,全場只有陳豪戴的藍色口罩獨樹一幟。
不過口罩也成為頒獎禮最大的笑點,時不時反光還動不動就起霧就算了,關鍵還不配套,動不動勒女藝人一臉。
更會玩的,是頒發飛躍進步女演員獎時,乾脆結合實事用量體溫來决定由誰頒獎,最後體溫最低的給體溫最高的蔣家旻頒了獎,可以的。
但只可惜,今年的視帝視後,也多少有了些玩笑的味道。

也多少有了些玩笑的味道。
就說王浩信獲獎,身邊人的反應就意味深長,相比去年馬明得獎大家像過年,今年大家只是禮貌性鼓了鼓掌。
這背後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
王浩信的表現,不能說不出彩,但《盲俠2》相比《盲俠1》,品質整體退步,角色毫無進展也是事實,真要給,還不如給王浩信的另一部《反黑路人甲》,王浩信的確將臥底人物的角色變化演得剛剛好,有喜感又令人信服,算是撐起了這部腦洞大開、又帶有黑色幽默的年度驚喜港劇。
但為何是王浩信?只是因為馬國明去年才拿了視帝,今年的《使徒行者3》中林峯角色戲份有限表現也相對平平?
別忘了今年關於王浩信即將離巢的傳聞,以獎留人,難道不是無線公開的秘密?
但現場反應更冷靜的,還是蔡思貝奪獎的時刻。
要說蔡思貝演技進步神速,我認,但要說視後,只能說,可惜了和她一路爭到五强的黃智雯和龔嘉欣。
蔡思貝,不是贏在演技,而是贏在時勢。
但這届無線頒獎禮,靠這些“路人甲”創造出動人時刻
但本届頒獎禮,也並非沒有動人時刻。
比如劉愷威的父親、老戲骨劉丹憑網紅劇《愛回家之開心速遞》拿到“萬千光輝藝人大獎”,相比視帝視後奪獎時候的冷清,看他身邊都站了有誰?
又比如,奪得2020年TVB的飛躍進步男藝人和女藝人的,分別是朱敏瀚和蔣家旻。
兩個在以往的港劇中,只分到臉譜化、套路化角色的年輕甘草演員,一個拿到了《反黑路人甲》中講義氣的打手角色,一個一洗以前的“清純”形象,扮演有情有義、有型有款的“水姐”,終於雙雙突破。
那種苦盡甘來的感覺,就很動人。
而當《反黑路人甲》三人組王浩信、張振朗、朱敏瀚拿下最佳搭檔獎,在臺上談笑風生,那應該是王浩信整場頒獎禮最放鬆、笑得最開心的時刻。
要說最有趣的,還是那些老戲骨,比如憑藉《香港愛情故事》討人厭的屋主角色,意外擊敗《反黑路人甲》“喪鐘”一角的老戲骨徐榮,直接把現場變成自己的脫口秀舞臺,從調侃給他頒獎的好友劉丹有個好老婆,到聊起如廁趣事停不下來,到最後直接被do姐鄭裕玲“趕”下臺。
哭得最慘的,還是龔嘉欣。
今年馬來西亞沒辦頒獎,往年的TVB馬來西亞最喜愛男主角、女主角就一起頒,獲獎的是王浩信和龔嘉欣。
比起全場領獎領到手軟的王浩信三言兩語就把獲獎臺詞說完,憑《殺手》拿到大馬視後的龔嘉欣卻情緒失控熱淚盈眶。
看上去還很年輕很美的龔嘉欣其實是2008年加入TVB,從最初在片場扮演“死屍”到演閑角,從女配角再到女主角,苦熬十二年的她終於有機會擔正女一。加上中打到她傷筋動骨的《殺手》“易蘭”一角,多年媳婦終於熬出頭。
和獲得“最受歡迎男角色”在頒獎臺上一度哽咽的張振朗一樣,這些努力多年終於被觀眾認可的新生代演員,也終於到了顯山露水的時刻。
唯一可惜的是當他們的時代終於來臨,身處的卻是一個可以自恰但終究山河日下的港劇製造工業,一個好角色能讓他們翻身,但卻再無讓他們紅到內地的可能。
港劇氣數未盡,但可惜青黃不接
這些獲獎或提名的劇集,當然也是過去一年港劇的縮影。
《反黑路人甲》一路都是今年的大熱門,豆瓣7.5分的該劇也的確是今年港劇中能在內地播出的叫好又叫座的代表,但劇集的特殊之處在於,它既代表了港劇現有的製作實力,在致敬經典中保留了十足「港味」,本身又是TVB劇的一次小小變奏,而劇集的成功也證明港劇電視人依然具有相當的創新活力。
最佳劇集提名中的《使徒行者3》、《盲俠大律師2》《降魔的2》《殺手》和《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剛好代表了港劇黃金時期中的警匪、律政、奇幻、動作和懸疑等類型,也映照處出當下港劇的實力與尷尬。
《使徒》系列,近年最出圈港劇無疑。
首播在港平均收視30.5點,內地播放量達24億。《使徒2》取景地從本港舊樓,逐漸向內地靠攏。到了《使徒3》,大量內地演員已經進駐,港味的確是淡了,然而即使如此,港劇的傳統手藝仍在,依然能拿到起碼7分打底。
純港劇《殺手》,一上來就擺出兩代殺手的交鋒,全然沒有想像中的血雨腥風。反倒充滿了港劇式的小人物,市井氣,人間煙火,喜怒哀愁。
當清淡口味的新港劇日益受到內地觀眾歡迎,這種帶著老式港片的草莽氣甚至cult風的港劇,則再度證明了港劇老派的魅力。
而像《香港愛情故事》這樣的創新劇集,與傳統意義上港劇充滿跌宕起伏的節奏編排不同,則是取材於三代港人面對的現實困境,也證明港劇不是不懂得求變。
看過今年的港劇,「炒冷飯」這個評估或許有些過了,但我們的確不能否認它們對既有元素的重複使用,它們所折射出來的,是港劇在合拍片時代面對內地的資本和市場,對類型元素的重塑和延續。
困境當然在,但港劇也沒有死。
要說真正的困境,比起港劇電視工業,更令人心驚的,恐怕還是港劇日益後繼乏人的現實。
林峯連續17年陪跑,年年路人都要替他抱不平。但看看他輸給的人,又令人忍不住唏噓,《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雷霆掃毒》、《使徒行者》,輸給的是郭晋安、黎耀祥這樣的老戲骨。冤嗎,也冤,又不冤。
今年呢,輸給王浩信。
新一代港劇演員中,王浩信的演技是沒話說,2020年除了《踩過界》之外還有《反黑路人甲》和《非凡三俠》等大劇在手,即使傳出離巢,依然被杜之克等TVB高層看中,他是當時得令。
但無線為什麼如此看重他?打個不恰當的比喻,把他放到劉德華、梁朝偉無線五虎的時代,能不能出頭?
放到十年前,還在當打之年的黎耀祥還在《巾幗梟雄》裏喊著人生有多少個十年的時候,有沒有這麼拔尖?
再看看如今,依然在扛收視的陳豪,皺紋日深,黎耀祥再耐老,也終於開始擋不住臉頰的肉開始下垂。新一代藝人中,還有多少能用之人?
但,那些老人們又還撐著港劇,就說今年又是顆粒無收的黎耀祥,為了演《殺手》,56歲的大叔將自己練出一身肌肉,就算如此還是沒獎,就算沒獎依然來到頒獎禮現場,為劉丹這樣的老戲骨鼓鼓掌。
他們是老,但也是“港劇衰落”的親歷者,更是這個港劇時代的當事人。
當蔡少芬、佘詩曼早就已經打開了內地市場;胡杏兒繼《那年花開月正圓》之後,憑藉在《演員請就比特中奪冠再度獲得關注,總要有些人,為港劇撐住最後的門面。
TVB劇還在,但造星機制已經沒落了,這幾年最好的港劇都給了王浩信,但王浩信出圈了嗎,火到內地了嗎?港劇現實如此,新一代演員上哪說理去。
獎項結果總有它的偶然性,包括每個人心中的視帝視後都各色各异,那是種群體的選擇。但這份名單所體現出來的總結意味,是港劇的時代選擇。
雖然很多人都說如今的TVB不復當年的盛世,對於看TVB長大的一代人來說,那些記憶,永遠都是念念不忘,不信你看,這晚無線頒獎禮,你說沒人關注吧,躲埋埋崩了不也上熱搜了嗎?
還是《一代宗師》中那句話,“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青黃不接的港劇,未來會如何呢?
但其實,無論答案是什麼,結局怎麼樣,我們都能確定——TVB宇宙中的殺手,太空艙中的飲食男女,無間道世界中的反黑三兄弟們,他們在這些港劇中,永遠愛飲湯,有閨蜜有家人,幹一行愛一行。
看著他們的喜怒哀樂,我們也忍不住跟著歡笑或感動。至少這一年,劇劇依然陪我們度過。
那就是還是把這句話,送給現在、和未來的港劇——
港劇和我們的人生,未來都永遠難測,歡喜悲傷,先吃個蛋撻。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