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千億孫女紛紛上位

又是新的一年啦。不造大家有木有啥雷打不動、開春必做的事情?
八八慚愧地低下頭:有!那就是,每逢新春胖三斤……

豪門千億孫女紛紛上位
香港的狗仔們,倒是三十年來每逢新年第一天,都要到同一個地方開工——李嘉誠拜祭亡妻莊月明的柴灣佛教墓場。
打工人不容易啊,其實年年拍來拍去都是差不多的景象,但還是要跟。
總想爆個大新聞的港媒狗仔打工人們,從2010年開始,就盯著梁洛施的兒子們有沒有份參加拜祭。一晃10年過去了,這幾個孩子還是沒有現身。
八八不禁想起正熱播的《流金歲月》,因為是女孩就被奶奶輕視打壓的南孫,在最新劇情中終於忍不住回懟。
亦舒這本書,是1998年出版的。
電視劇把故事搬到現在的上海,裡面描寫的重男輕女偏見現象,依然引起許多人的共鳴。
小說已經寫完20多年,可如今許多90後依然忙著接男寶,無數普通家庭還在慣性把所有資源傾注在兒子身上,仿佛家家都有皇位要繼承,
而真有龐大家業要繼承的超級豪門們,風氣卻已經在悄悄改變。
——我是公主初長成的分割線——
因為事由李家拜祭而起,這裡先岔開提一下往事。
31年前,李嘉誠妻子莊月明在新年的第一天突然去世,這一直被看作是一個謎。
莊月明是李嘉誠的表妹,她父親莊靜庵號稱香港鐘錶大王,從小家境優越。年輕時的李嘉誠卻是窮小子一枚。
莊月明戀愛時不嫌貧愛富,結婚後傾力幫助丈夫創業,還生下兩個兒子,無論按哪種傳統標準,都堪稱無可挑剔的完美賢妻。
她眼光也好,丈夫果然飛黃騰達。在傳統戲曲裏,這樣的好女人會享盡榮華多福多壽,可莊月明才58歲就驟然離世。
雖然李家公佈了醫生簽署的死亡原因是血管爆裂,但各種坊間傳聞和猜測,還是不絕於耳。
後來甚至衍生出一些玄之又玄的說法,比如有網帖繪聲繪色指稱,李嘉誠在港大修建的莊月明文娛中心,是所謂的“鎖魂樓”。
論據包括樓型像棺材、門口噴泉像三柱香、門玻璃上的圖案像什麼金錢劍陣等等。
這類風水陰謀論吧,乍看頭頭是道,細想卻有想不通的地方。
首先,鎖魂總得有魂吧?這個中心是莊月明去世後才修建的,既不是她的安葬地,也不是生前住的地方,魂怎會到這裡?
另外網帖言之鑿鑿的風水局佈陣裏有一條:扶手電梯只能往上,下樓要改用樓梯,是為了困住生前坐輪椅的莊月明。
可這是魂,不是人哎。靈魂已經擺脫了肉身這具臭皮囊,還需要坐什麼輪椅啊?
八八只是從邏輯上推想覺得有疑點,但風水問題咱畢竟不懂。於是去請教懂這行的損友,結果被嘲笑了一頓。
損友說的大概有幾條吧:
第一,這塊地風水很好。如果風水師要作惡,沒人會挑一個風水寶地,卻在建築內部挖空心思擺不好的局;
第二,以莊月明名義建的有物理樓、化學樓、文娛中心,就算要擺陣也得一起擺,沒有光在其中一棟搞搞震的道理。
此外,這個中心有東西南北四個出口,根本不適合擺什麼鎖魂陣。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是:先人過得不好,兒女和家族也會倒楣。
假如信風水,只會想方設法讓逝者在地下過得好。哪有擺風水陣害自己子孫的道理?
損友最後一句話:也就是騙騙你們這些外行。聽得八八直翻白眼。
以上是損友的一家之言,大家愛信信,愛不信不信。
風水局可能只是牽強附會,但莊月明樣樣按賢妻良母標準做到一百分,最後卻結局不幸是真的。
身為豪門千金,她已經是那個時代頂層的女性,可是人生選擇依然狹窄。
就像鎏劇中奶奶那代人的觀念:女孩子以後過得怎麼樣,是她的婆家負責。
也就是說,她們幸福與否,完全依附於他人。
香港超級豪門,是出了名的重男輕女。
徐子淇追生男孩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而李嘉誠的兒媳婦,先是生了三個女兒,按大師建議改名後,第四胎終於追到兒子。
但有意思的是,即使在這樣的人家,也不再只把男孩視為未來家族事業繼承人,而是把豪門公主也往女王的方向培養。
近幾年來多次露面的李家長孫女李思德,出生於1996年,也就是張子強綁架李澤钜的那一年。
她在綁架案發生前幾個月降生,李澤钜對媒體公佈孩子名字叫燕寧,還解釋寓意希望女兒謙虛、幸福和平安。
李澤钜被綁獲釋後,李家安保全面升級,他後來的兒女也都不再公佈名字,所以網上家族成員錶的第三代名字並不準確。
2017年李思德首次正面亮相,吃瓜羣衆發現她的名字已悄悄改了。
這位李家長孫女從小到大一路名校,那年她21歲,剛從倫敦國王學院法學院畢業歸來。
李嘉誠為孫女挑選的亮相舞臺,是香港上流社會聚集地——賽馬場。
李思德為家族事業擔任的第一個職務,是慈山寺基金會董事。
慈山寺是李嘉誠捐款30億港元,耗費10年才建成的仿唐風佛寺。
整個佛寺環境清雅,6成是綠化面積,吸引62種鳥類棲息。
建築部分奢華得低調。木材採用非洲進口的紫檀木,大雄寶殿三尊佛像的蓮花狀寶蓋鍍24 K金,屋頂則採用日本燒造銀瓦。
高76米的觀音聖像,立於三層蓮花座上,背靠八仙嶺,面向船灣淡水湖。
材質由青銅合金鑄成,外面再噴上白色自淨塗料,這種塗料能讓雨水直接沖走上面的灰塵,無需人工清理。
寺內其中一幢宿舍二樓有5個房間安裝了防彈玻璃,部分房間天花、地板及牆身內裝嵌厚達20毫米的鋼板,可抵受爆炸衝擊力。
據說5間房的防彈設施花了400萬元。
這裡一度被傳成是李嘉誠的私人禪房,但後來寺廟負責人澄清並不是,而是“有需要的都可使用”。
這就是李嘉誠給剛出校門的孫女練眼練手練格局的起跑線——賺錢之前先學花錢,而且要會花大錢。
如何合理調配巨額資金,把錢花在什麼地方,才有章法有品位有價值有意義,都是學問。
對比之下,那些秀名包名車私人飛機的花錢管道,是不是弱爆了!
幾乎同一時間,李思德也成為兩間離岸公司的董事,一手學花錢,一手學賺錢。
2018年底,李思德又悄悄進入了兆豐公司的董事名單,開始參與李氏家族賴以起家的本地房產生意。
兆豐地產這家公司從2000年左右開始,一直只由李嘉誠、李澤钜及李澤楷父子3人,以及長和系元老鮑綺雲出任董事。
李思德的加入是過去近20年來,董事局的首次變動。
再到去年7月,李思德進入被李嘉誠稱為“第三個兒子”的家族基金會董事局。
董事名單上有前香港交易所主席李業廣;莊月明的親兄弟、百億富商莊學山和莊學熹;李嘉誠的“紅顏知己”周凱旋;長和系元老周近智等等。
李思德的加入,被戲稱為拉低了整個董事局的平均年齡。
李家對李思德的安排雖然低調,但顯然是在有步驟地為她鋪路進入家族企業權力中心。
這當然引起了港媒的注意。於是某次記者逮著機會,就問李長钜是否在安排女兒接班,時間表和計畫是怎樣?
李澤钜打了個太極,一句“還是小女生求放過”,把問題敷衍了過去。
今年元旦祭拜又出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
30年來第一次,李嘉誠沒有親自到亡妻靈前行禮敬香,而是由李思德代為跪拜上香。
這可能是因為要上下多層階梯,這對於91歲的李嘉誠已經比較吃力,才由孫女代勞。
要知道,李思德的14歲弟弟李長禧、也就是她母親第四胎才拼到的兒子,今年也一起去祭拜了。
但李嘉誠沒讓孫子代勞,而是委託孫女。
(八八注:下圖中黑衣黑帽的少年就是李長禧,可以看出個子已經很高)
八八並不認為這就能說明豪門不再重男輕女,李長禧現在只是年紀還小,等他再長大些,李家對他的栽培自然也會不一樣。
但女性不可以做這個不可以做那個的很多“傳統”,正在逐漸打破——
比如代家族男性進行“香火”祭祀,比如參與到家族事業的權力中心。
無獨有偶,香港不少“千億孫女”們這些年來也都在紛紛上位,呈現出一派豪門新氣象。
——我是C比特女王們的分割線——
八八前段時間寫過一篇“這些愛跳舞的富婆們,人生簡直是超級大爽文”,裡面提到兩個憑事業在男人堆裏站C比特的豪門孫女:
邱家三姐妹中的大姐邱咏筠;
以及接掌家族企業成為美女船王的趙式明。
另一篇推文“一頓天價晚宴牽出兩大豪門瓜,精彩得驚掉下巴”裏,寫過超級富豪鄭裕彤的孫女,瑰麗飯店掌門人鄭志雯。
還有一比特嶄露頭角的“千億孫女”,八八之前沒寫過。
那就是另一比特超級富豪李兆基的外孫女李敬恩。
綽號“四叔”的李兆基,就是徐子淇的公公。
他對男孫的執念天下皆知。為討他歡心,大兒子李家傑雖一直沒結婚,卻以代孕手段生下三胞胎兒子;
而小兒子李家誠和妻子徐子淇,則拼了好幾胎才拼到兒子。
因為四叔重男輕女,長女李佩雯雖然才幹出眾,在家族企業中服務30多年,卻連董事局都沒份入,執行董事的位置只給了女婿李寧。
而李敬恩,就是李佩雯和李寧的大女兒。
相比李思德獲得爺爺鋪路進權力覈心的安排,李敬恩就沒那麼“好命”了。
但有實力也有野心的新一代豪門女性,只要在家族企業有一席之地,就能變出盛大的舞臺。
前年中環的皇后大道上新建了一座24層的大樓,囊括了全球最豪門的畫廊,這座大樓叫H Queen’s,背後的推手就是李敬恩。
因為成績出色,雖然李敬恩只是擔任恒基地產租務部助理總經理這樣一個職位,卻已經引起了業內廣泛矚目。
李敬恩的妹妹李敬儀,也在恒基任職零售及飯店業務高級副總經理。
去年李敬儀和郭得勝的侄孫成婚,兩大超級豪門聯姻,是轟動一時的盛事。
但李敬儀努力淡化豪門少奶奶的標籤,更多把重心放在拼事業上。
她曾先後任職投行分析師以及連卡佛的買手,加入家族企業後很快成為千色店的董事,主理集團附屬業務。
附帶提一句,當初李敬儀會去當買手,是因為和連卡佛的掌舵人——船王包玉剛的外孫女吳宗恩,惺惺相惜。
吳宗恩父親吳光正分家產時,把包括海港城、時代廣場在內的總計5000億資產交給了兒子吳宗權,卻只給她價值8億的連卡佛。
吳宗恩用短短數年時間,讓“過氣”的連卡佛起死回生,從剛捕手時的價值8億,做到市值百億。
超級豪門家族重男輕女的傳統,一時間不可能徹底改變。但曾經向女性緊閉的很多道門,正在被慢慢推開。
一方面,越來越多出色的豪門女性,會不滿足於輔佐丈夫成功的傳統道路,更願意在權力的遊戲中追求自我實現。
為此,她們致力於推動變化,打破條條框框;
另一方面,豪門內部也需要有能力者居上的競爭,才能讓家族越來越强大。
這個世界依然是不公平的。
在很多家庭裏,孩子只要性別為男,就理所當然享有各種權利和資源;
但如果把他換成她,“正常”的一切,就變成了除非特別優秀才可能獲得的“破格”待遇。
但世界畢竟也是在進步的。
就連重男輕女的豪門,也已經在或主動或被動地擁抱變化,把公主們往女王的道路上培養。
觀念的改變,是因為向來最重利益的豪門,看到了解放另一半生產力,只會對家族更有利。
新一代豪門女性們,不再像莊月明那樣只能選擇相夫教子,而是可以在權力的遊戲中實現自我;
普通女孩們的人生,也有了上一代難以想像的多元選擇。前段時間,不想談戀愛只想搞錢的深圳女孩不就成熱詞了嗎。
與其靠別人做錦衣玉食的公主,不如做靠自己打拼的女王。由此開始,乘風破浪。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