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脾氣一時爽,被封殺火葬場

對李夢來說,演技不是限制她發展的障礙,性格上的缺陷才是,而這些年來,因為性格問題被嫌弃甚至被行業拋弃的,又何止她一個?
李夢去年因為《隱秘的角落》王瑤的角色火了。

被封殺火葬場
那個在經歷喪女之痛後變得偏執和神經質的女人,她拿捏得恰到好處。
很多人還納悶,這麼會演的女演員怎麼一直不火?直到這兩天,她因為性格問題在節目上遭遇“舞臺會審”。
她不紅居然是因為脾氣壞?
那天李夢表演的劇碼是《一代宗師》,她演的宮二賦予了人物獨屬於她個人的韻味,可圈可點。
可導師張紀中點評完表演,卻提到一件往事——聽說你很難搞,《白鹿原》劇組把你換了?
2010年,李夢還在北京電影學院念大一,機緣巧合成為《白鹿原》作者陳忠實指定的“白靈”人選,而李夢在進組拍攝了將近100多場戲後,突然被換角。
李誠儒推測:要不是把製片方弄翻了,一般不會輕易換演員。
李夢不確定自己被換掉的真相是什麼,而張頌文則分享了她在拍《隱秘的角落》時的一個小故事。
有一場戲,是王瑤弟弟去他們家作客,李夢在拍攝現場即興拿起一個蘋果,邊削皮邊說臺詞。
導演覺得這個細節加得恰到好處,很生動,於是想換個角度再拍一遍,道具老師就又遞給李夢一個蘋果。
結果李夢非要和剛才那個一模一樣的蘋果,導致道具老師十二點半滿湛江城給她找蘋果,整個劇組都停下來等。
張頌文說這個本來是想表達李夢的認真,但節目播出後,李夢更多“難搞”的過往被扒出。
2016年拍攝《老腔》,製片人、導演集體炮轟李夢,說她總是失聯,動不動在片場發脾氣。為了證實所言不虛,製片人還曬出李夢在片場大喊大叫,推搡工作人員的視頻。
還有《邪不壓正》《地球最後的夜晚》都是接連被删戲份。
2019年李夢拍攝《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時,本來李夢拿的是女一號,但導演卻在拍到一半後修正劇本,將她改成女配,删减大量已經拍攝好的鏡頭。

導演並沒有透露為何要强行改劇本,但另一比特主演呂雪鳳卻在採訪中表示看不慣李夢的舉動。開拍時燈光機器都在太陽底下等她,她一撮頭髮能摸15分鐘。
一次被換角,可能是際遇問題,如果每次都被删被換,或者真的要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了。
被壞脾氣耽擱的好演員
做戲先做人,一直以來貴圈都有不少演員,因為“不會做人”得罪同行,錯過了機會,甚至一糊到底。
張紀中聽到李夢削蘋果的故事後,直接說“不會用這樣的演員”,因為他也被這樣的演員“虐”過。
徐錦江在拍攝張紀中的《西遊記》時,情緒就非常不穩定,老是在片場發脾氣,大家都悄悄給他取外號。
他隨時隨地爆發,行李一丟就說“不拍了!”;化妝師通知錯地方,他就讓化妝師滾蛋……回頭看沙僧的角色,也總是橫眉怒目,比《鹿鼎記》裏的鼇拜還凶。

發脾氣一時爽
為了哄徐錦江,劇組每天都變著法子哄他開心,給他做他喜歡吃的虎皮尖椒。
原來,徐錦江在拍攝期間抑鬱症變成躁鬱症,所以出現情緒方面的問題。張紀中當時表示理解,還告訴工作人員要多理解他……連哄帶騙才完成拍攝。
後來徐錦江便减少了拍戲,把重心放在畫畫和雕塑上,情緒病才有所好轉,不過在家裡還是很愛沖兒子發火。
徐錦江是情緒病導致的脾氣不好,作為前輩他也得到大家的體諒,而天生脾氣差的貴圈後輩,就分分鐘要為自己的前途買單了。
袁詠儀早年也是出了名的臭脾氣。假如別人拖拉造成她遲到,她便要找人發洩,怎樣發洩呢?對著工作人員大呼小叫。
向弱者或低級於自己的對象發洩不滿,是典型的踢猫效應,會造成壞情緒的傳染。可袁詠儀不僅“踢猫”,她還敢罵王晶導演。
她說,本來說好2點放她走,結果一直拍拍拍,她為了趕回家睡覺,就指著王晶罵:“你個肥佬,你騙人!”
在綜藝裏把郭敬明懟到“社死”的爾冬升,遇上袁詠儀也分分鐘要吃救心丹。
爾冬升拍《烈火戰車》時,沒找袁詠儀當女主角,袁詠儀當場大發雷霆,對小寶吼:你憑什麼不讓我演!罵完站起來就走了。
一代大俠&大導演爾小寶,被這一吼,結帳的時候氣到拿錢的手都在發抖。
來自:新浪娛樂
囂張的袁詠儀,終於在遇到成龍後踢到鐵板。
成龍曾向媒體爆料,他非常不滿一比特大牌女星,電影拍完後需要補幾句臺詞,對方竟然耍大牌不來。成龍一氣之後就把對方舉報到香港導演協會,很多導演都附和,覺得女星確實不够敬業,於是這位女星就被封殺了。
後來大家都知道了,這位女星就是《霹靂火》裏的袁詠儀。
於是,出道就拿下金像獎最佳新人,接著連奪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袁詠儀,1995年後就面臨著無戲可拍,只能轉戰電視劇的局面。
她和成龍的恩怨也持續了22年,直到2017年才在曾志偉的安排下,與成龍大哥擺下“和頭酒”。
事業受挫,張智霖說,她被狠狠上了一課,得到了應有的教訓。
袁詠儀也確實好好檢討了自己的性格,現在的她很隨和也很愛開玩笑,偶爾遇到以前的工作人員,對方還會忍不住吐槽:你知道你以前多討人厭嗎?
少年得志,總是容易膨脹。幾年前的文章也是這種不依不饒的性格,鬧出過“不吃油潑面不上臺”和“不喝現磨咖啡不上臺”的傳聞。
所以出軌事件爆發以後,大家群起攻之,媒體沒有一個為他說話的。
來源:燕趙都市報
不僅導演或片方不喜歡性格差的演員,跟同事之間關係不好,久了也會沒人願意合作。
瓊瑤劇的女演員就很害怕跟馬景濤對戲,因為他總是用力過猛,一個手肘子就把陳德容肘飛。
他還特別愛搖晃陳德容,瘦弱的陳德容手臂差點被馬景濤搖折,在劇中哭是因為手臂痛哭的。
劉雪華也說,只要導演一喊卡,她就會馬上遠離馬景濤,因為馬景濤演到忘我的時候會當場自殘……拿起東西就往頭上砸。
TVB的演員一向是相親相愛一家人,很少鬧什麼大衝突。可是商天娥無論跟誰合作,都能傳出不和。
《結·分@謊情式》裏,張兆輝說人人都被她罵過,還有劇裏的角色為了不想面對她,要求編劇把自己寫死。
早一年在《巾幗梟雄》劇組裏,飾演蔣家老太的雪妮也幹過這事,向編劇李添勝要求“提前去世”,劇組眾人都對她敬而遠之。
最後還是商天娥主動提出,讓二奶奶角色“早點死”。哪怕她提前三集殺青,飾演蔣喬的嶽華還是留下一句:“此生不再相見。”
這是多大的怨念啊……
拍戲是團隊工作,演員的壞脾氣比壞演技更遭人嫌
之前因為爾冬升在《演員請就比特懟人發飆離席一氣呵成,我們寫過一篇:香港導演人均暴脾氣?但是他們講武德!
是的,無論“罵人機器”杜琪峰還是愛搞“精神虐待”的王家衛,導演的暴脾氣大家已經見慣不怪,劇組眾人也會乖乖順從。
因為導演是片場的最高權威,也承擔著整部電影最大的壓力,而他們罵人的原因,往往是演員或團隊未能達到他們要求的效果。
可以說,罵人是導演的手段,而不是單純的情緒發洩。
那作為演員,是不是就不配發脾氣呢?事實上,演員在片場也會有脾氣崩壞或者情緒失控的時候,尤其片場氣氛不好,對演員干擾更大。
既當過演員又當過導演的姜文提到,電影表演就是一個讓演員“暴露自己”的藝術,當一個演員毫不保留地在表演中暴露自己,現場卻有人在嗑瓜子,就會讓演員覺得冒犯和侮辱。
所以姜文一直覺得,演員脾氣不好,導演要負一部分責任,因為導演沒能提供好的拍攝氛圍給演員,讓演員難以入戲。
劉青雲在《我要成名》裏就是一個對環境比較有要求的演員,還常常為之挑剔、惱火,讓人覺得“脾氣古怪”。
可遇上把拍戲當遊戲的新人演員,一場扇巴掌的戲拍足七次,還每次都笑場,能不生氣嗎?
在一場法庭戲裏,陪審團都是滿頭金毛的“不良青年”,書記員邊打字邊偷笑,能不發火嗎?
演員在拍攝過程中情緒不適可以理解。可凡事有度,演員是團隊工作,演員的壞演技只影響自己,但演員任由自己的壞脾氣生成和肆虐,不僅影響對手,還耽誤整個劇組的運作。
周傑曾在《梅花檔案》中擔任主角,續集開機就被弃用。製片人說:“拍電視劇是個集體創作的過程,不僅要考慮如何塑造好劇本賦予的這個角色,同時也要注意與其他演員的合作。”
周傑過分自我,將個人喜好放在戲裏,過於顧及自己形象,都讓劇組裏的人避之則吉。
無法確定李夢在《白鹿原》劇組發生過什麼,但她在《隱秘的角落》裏非要找“一模一樣的蘋果”這種偏執,肯定是過猶不及,讓人窒息的操作。
這種偏執和《我要成名》裏的劉青雲完全不一樣,劉青雲更多是站在觀眾的角落,覺得那種草率的道具和不專業的演員是在糊弄觀眾,褻瀆表演。
可是李夢的偏執,更像是從自我喜好出發——沒有一模一樣的蘋果,我就不能入戲,可是世界上哪裡會有一模一樣的蘋果呢?
就像郝蕾說的,認真絕不是跟蘋果較勁。
《隱秘的角落》道具組的細緻和良心,已經是得到業內和觀眾一致的認可了,如果在這種細緻程度的劇組裏都不能入戲,李夢不是用錯勁兒是什麼?
這種偏執的狀態,和劇裏因為女兒離世,抓著周春紅撕咬的王瑤倒是如出一轍。
李夢更應該做的,是調整自己的狀態去入戲。通過表演,讓觀眾去相信那些虛構的故事和人物是真實存在的,本來也是演員的職責之一。
不久前李若彤說起95年拍《神雕俠侶》時,為了找到小龍女住在墓裏的感覺,五個月裏不跟外界接觸,也不與朋友聚會,下班就回到“古墓”(家中)。
等到每次拍攝做完妝化造型,換上戲服,站在片場,李若彤整個人就會處於“入戲”狀態,然後滿心滿眼都只有過兒一人。
正是那種眼神流露的自然和真實,才讓觀眾相信這段至死不渝的愛情是真實存在的。如果要靠TVB的塑膠佈景和道具,這對CP早就BE了。
E姐結語:
無可否認,李夢是有天賦的演員,顏值優越,氣質迷人,角色塑造也有自己獨特的魅力,我也深深被《隱秘的角落》裏王瑤的角色打動。
對她來說,演技不是限制她發展的障礙,性格上的缺陷才是,而這些年來,因為性格問題被嫌弃甚至被行業拋弃的,又何止她一個?
老一輩說,做戲先做人,學藝先學德。我覺得,不止是學藝和做戲,各行各業都一樣。
無論你的業務能力有多强,先天條件多優越,在一個團隊裏選擇負才傲物,一意孤行,整個團隊都可能因你而潰敗。領導者為了保全大局,無論多愛才惜才,忍痛把你割捨掉也無可厚非。
這次“舞臺會審”對李夢來說是一次很嚴肅的提醒,雖然有點難堪,但總比哪天被直接封殺,永不錄用强吧?
從李夢的兩次誠懇的道歉來看,她確實意識到自己的性格缺陷了。要知道,對一個偏執狂來說,要承認、正視自己的性格缺陷,然後反思和克服,這可比鑽研和提升演技難多了。
我依然期待她能帶來更好的作品。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