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可唯:參加《姐姐》之後,我不一樣了

拿最令人想不到的一面來說吧,在第二場公演的舞臺上,她讓所有人想不到地拿下了這首《Flow》中的說唱部分從創作到表演的全過程。
連挑剔的評論人耳帝也評估說:“全員驚喜,可圈可點。”
在拍攝現場,她像是總帶著一股歡樂節奏般,拍攝時出差錯的道具或者是意外蹦出的禮花都可以轉化成歡笑聲,搭配著紅色調為主的拍攝風格,像一首快歌。

她像是總帶著一股歡樂節奏般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她有著四川靚女特有的直爽勁兒,說話做事還是唱歌都毫不拖泥帶水。
看到電腦荧幕上實时傳出的樣片,她會毫不猶豫地說出:“這張好看!”
也是在這樣的拍攝氛圍中,我們再次“認識”了鬱可唯——從那個“實力女聲”“OST女王”的簡單標籤中解放出來的她。
今年對她來說的確是收穫頗豐的一年,在疫情過後,她的工作隨著夏季開始的綜藝節目開始連軸轉般的日程。
在綜藝的舞臺上,她不僅挑戰了自己更大的可能性,還收穫到了新的友誼,在喧囂的娛樂圈中,她知道這樣的友情更加純粹且珍貴。
7月份,她推出了自己新專輯的第一首歌《我行我素我愛你》,將自己新近的思考凝練成了一首曲調鮮明,節奏明快的歌。
年末,她的單曲《追星》跟隨中國航太嫦娥五號登月探測器飛上太空。對於這段經歷,她想了想,點頭確定是今年自己最“牛皮”的一件事。
在我們和她的交流中,可以梳理出這樣一個脈絡:綜藝的舞臺讓她有機會展示過去不為福斯所知的一面,在自己的音樂道路上,她繼續勇敢表達自我的態度。
她對於自己有著清晰的認識,也善於總結自我。正是因為這樣,她在採訪中給出的回答都透著思考之後的不猶豫和篤定。
在2020年剩下不多的日子裏,鬱可唯的日程依然滿滿當當。在《姐姐的愛樂之程》收官之際外,她要回到錄音棚,繼續自己新專輯的錄音工作。
在我們給出“年度Pose”的要求前,她幾乎不假思索,沖鏡頭比心。
這是她對過去這一年最深的感悟——感恩每一個她遇到的人。話題從這裡展開,以下是鬱可唯的回答,我們將其整理為第一人稱敘述。
“年度Pose我比了很多的心,是對這一年裡面所有的需要感謝的人,支持我的人,喜歡我的人,還有我自己,說一聲感謝。”
這一年比較特殊,很長的時間大家都是在家裡面度過的。我在音樂上的工作到今年差不多第二個季度才恢復起來,原本是要發新專輯的,也只能等到明年了。
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的心態是什麼樣的?
一是挑戰自己,看一下自己的可能性。其次,這檔節目的主角是“30+的女性”,所以我想它更需要打破大家對30+女性的一種固定思維,好像“30+女性應該怎麼樣”,我就想打破這個應該。
出道後,大家對我的印象可能是唱影視OST比較多,在幕後可以聽到我的聲音而已。希望通過節目,可以呈現一個真實的我的樣子。
在這個舞臺上,我嘗試了rap,嘗試了舞蹈,其實這些都是以前想要去嘗試的,但是沒有機會,更沒有一個這麼大這麼正式的舞臺去表演。
和姐姐們的相處上也是。
比如和寧靜姐的相處,她是個非常直接的人。雖然她出道比我早很多年,可以稱為“寧靜老師”,但她非常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玩,接受新鮮事物,去學習。
大家跟她在一起不會有什麼隔閡,或者有什麼不能聊的。跟她接觸以後,我就喜歡叫她靜靜,因為她身上有小孩的一面。
節目結束之後,最大的收穫不僅是成團,是心靈上的開闊。
我是個比較宅的人,性格上也不那麼外向。尤其是跟姐姐們一起旅行以後,我發現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跟我以前的感覺不太一樣了。
在我出道到現在,有兩件事情會讓我覺得內心有變化:
參加音樂劇的演出,要跟所有演員近距離接觸,去聊天,去生活在一起;
參加完《姐姐》也是,跟姐姐們間的距離就更近了,可以說交到了很好的很走心的朋友。
後一點是在成年以後,尤其在這個行業,是件稍稍有點難的事情。通過這個節目做到了,真的挺開心的。
之前我一直是個很少會在公眾的一個媒體上去發表自己的心聲的人。節目後我覺得自己開闊了很多。再說一個這一年裏發生在我身上比較細節的變化。我以前跟別人溝通的話都是通過文字,現在我喜歡發語音,甚至是一個視頻電話就打過去了,不管當時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態。
在《姐姐的愛樂之程》上過生日之後,看到節目才知道原來給我慶生的背後還有那麼多的心思。我就在飛機上把自己想寫的一些真心話寫成了一篇小作文。
在成都站路演上的平凡人演唱會,我特別選擇了《路過人間》這首歌。在每一個舞臺上我都想演唱這首歌,因為我想帶著這首歌路過很多不同的舞臺。
這個很不一樣的舞臺,都是有著音樂夢想的平凡人。我也是一個平凡人,只是從事了歌手這樣的一個職業。這首歌可以讓大家感動,讓大家聽到很多自己的內心的故事之外,我希望可以讓自己找到初心,內心自己最想要的東西。
在上張專輯中,我其實就表達了自己當下的一個狀態和心境。新的專輯中也會有幾首歌是表達我當下現在的一個心境的歌曲。
率先發出的單曲叫《我行我素我愛你》。
我之前做事情會比較畏手畏脚的,想得太多。我行我素,就是想到什麼做什麼,雖然說年紀已經是30+的女性,但是很多事情還是可以像年輕人一樣有衝勁。
不一定要去羡慕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年紀只是一個數位而已。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自己有自己的分寸,自己的目標和想要的東西也會更清晰一點。到了這個歲數以後,以前經常想自己有好多的缺點,或者是覺得好多事情都不如別人。
到今年,參加了很多的活動,做了很多事情,有了很多新的想法以後,再回頭看自己,我發現自己其實蠻勇敢的。
畢業以後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從事的職業也是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從大的方面來看,我可能會比較像溫水一樣慢慢地去做很多事情,還是挺有成就感的。
在2020年裏,“做自己”是最顯著的一個變化。以前總是想得會比較多一點,太照顧別人的情緒了。這一年就是自己怎麼爽怎麼來,自己開心最重要。
今年也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去寫一本手賬,因為《姐姐的愛樂之程》安排得也很特別,幾乎每一站都會給到我們一個千年不遇的機會,去感受當下,真的要用一種特別管道記錄下來。
在綜藝上的收穫是一方面,當然自己希望大家會更愛我的作品一些。
也有過一些小想法,比如通過什麼節目可以讓更多人瞭解我之類的,後來發現這樣的想法並不長久。
我的粉絲都是歌迷,都是樂迷。只有通過自己的作品,而這個作品是體現你的個性或者想法的,才有可能長久地吸引到跟你興趣相投的朋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