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二公主曝光,真是同爹不同命

真是同爹不同命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最近,華為二公主姚安娜開通了微博,並曬出一張“家居風”的自拍首發微博,配文:“冬至快樂,北京好冷呀”,僅一天該微博就有了超過4萬粉絲。
說是“家居風”,帶著濃濃的妝,眼影是當下最時髦的色系,微微張嘴,運動裝拉到胸口——妥妥的“網紅風”。
作為華為的小公主,姚安娜的一舉一動從來備受關注,除了在社交媒體上時不時Po出自己的美照,與她有關的亮相,基本都在時尚、美妝、派對等場合。
比如,在時尚雜誌必爭的金九銀十封面亮相。
9月的《芭莎珠寶》雜誌
最新的動態是,網傳華為的小公主姚安娜要當練習生,參加選秀去了,還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大方po出了自己的舞蹈視頻。
而與此同時,姚安娜同父异母的姐姐孟晚舟仍戴著脚銬,在異國他鄉等待案子進展。
距離孟晚舟被無理拘押,已經過去了700多天。
在11月24日,加拿大警詧作證,公佈了新的證據細節。
兩位加拿大國會議員,首次公開支持釋放孟晚舟,孟晚舟離早日回國又有了新希望。
但前幾天又傳出美國要求孟晚舟承認對其指控,便能換取人身自由的消息。
孟晚舟女士堅決拒絕了。
沒有犯任何錯誤,反倒遭到了羈押,而且還要繼續被羈押,這也不禁讓人感慨,華為的兩個公主,真是同爹不同命。
任正非一共結過兩次婚,和第一任妻子有一女一子,除了兒子任正,孩子都跟隨了母姓,而孟晚舟就是和第一任妻子孟軍的孩子,姚安娜則是與第二任妻子所生。
別看華為現在做得風生水起,但在開創華為之前,任正非和大女兒孟晚舟過得可是苦兮兮的日子。
任正非從小家境貧寒,後來認識了孟晚舟的母親孟軍,孟軍的父親是副省長,孟軍本人也是高管,於是任正非做了上門女婿。
每次任正非提到這段婚史時,都會自嘲:
“她能看上我真是不理解,她就好像是天上的白天鹅,而我是地上的癩蛤蟆。”
1972年,孟晚舟出生,那年距離任正非拿著東拼西湊來的21000塊錢,於棚屋中創立華為還有15年。
那時候,任正非還常年駐紮在部隊,孟晚舟就自己在偏遠的貴州山區裏,住在“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四面透風的屋子”,成了一個留守兒童。
為了養活一家人,1982年任正非毅然離開部隊,來到深圳。
1984年,12歲的孟晚舟與弟弟任平因為父母轉業到了深圳油田集團,才得以被父母接到身邊,一家人一同生活。
而沒有多久,初入商場的任正非被貿易公司騙走200萬。
剛有機會接觸新視野的孟晚舟,又被送到貴州山區的爺爺奶奶家去讀國中。
因為父母過度忙碌,孟晚舟從出生到青春期,與父親的關係都是較為疏離的。
以上參攷書籍《任正非傳》
這點任正非曾親口直言:“我回家的時候,他們白天上學,晚上做作業,然後睡覺,第二天一早又上學去了。其實我們沒有什麼溝通,沒有建立起什麼感情,和孩子的關係親密又不親密。”
1993年,21歲的孟晚舟從深圳大學畢業,進入了父親的公司華為。
她隱瞞了自己是老闆女兒的身份,從華為底層的電話員幹起。剛進入工作,對業務流程不太熟悉,不知幹錯過多少活,好在她堅持了過來。
從小到大的經歷使孟晚舟養成了獨立、堅強、韌性十足的性格,她曾一心想出國留學,在成功拿到了offer後被拒;充滿事業心的她,在華中科技大學學會會計後,轉身再次進入華為財務部,從此開啟自己的英雄職業生涯。
孟晚舟的事業心,體現在生產後月子都只坐一半,直接回來上班,孟晚舟先後擔任了公司國際會計部總監、香港華為財務總監、賬務管理部總裁、銷售融資與資金管理部總裁等職。
2011年,在原CFO(首席財務官)梁華卸任後,孟晚舟從幕後走到台前,出任常務董事和新的CFO。
在位這些年,孟晚舟建立了全球統一的華為財務組織;主導在全球建立了五個共亯中心,並推動華為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還負責實施了與IBM合作的、長達八年的華為IFS(集成財經服務)變革等。
看到女兒如此優秀,2018年3月23日任正非卸任華為副董事長,讓長女孟晚舟繼位。
從華為的基層員工到副總裁,孟晚舟足足用了20年之久。
可繼任一年不到,孟晚舟就被迫捲入被設計好的陷阱中,至今被軟禁在加拿大。
任正非甚至在一次內部會議上,直言這輩子有可能見不到大女兒了。
任正非的小女兒姚安娜,她的人生,幾乎是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版本的故事。
1998年,任正非的小女兒姚安娜出生了,彼時的任正非已經54歲了。
作為電信領域的獨角獸,任正非如日中天;而老來得女,面對小生命,基因本能促使他分外垂憐。
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姚安娜,從小享受的都是最好的精英教育。
小學就遠赴英國牛津學院上學,初高中回國,就讀上海國際部中學,大學以ACT滿分的成績被哈佛提前錄取,那一年哈佛在中國一共只錄取了4名學生。
進入哈佛大學,姚安娜攻讀電腦工程與統計資料專業,算得上是和華為電信業務對口,但是,姚安娜對於進入公司磨礪,繼而獨挑大樑,毫無興趣。
她的興趣更多在藝術層面,5歲起她學了鋼琴、書法、音樂、國畫和芭蕾。
尤其是芭蕾,不僅是她的興趣愛好,她還憑藉自己出眾的能力進入上海金寶龍芭蕾舞工作室,接受了准職業訓練,擔任過《天鹅湖》的主演。
她是國際最具權威性的芭蕾舞考級,英皇芭蕾RAD最高級別得主,也是哈佛芭蕾舞團董事會成員。
任正非對姚安娜的炫耀和寵溺,全方面溢於言表。
簡而言之,如果說孟晚舟是她的驕傲,那姚安娜就是他的軟肋,勸導孟晚舟要低調謹慎的父親,在另一個女兒身上,卻成了“炫女狂魔”。
華為這張著名的“芭蕾脚”文宣廣告,創意便來自於姚安娜。
不過世人第一次知道這位華為小公主,還是因為2018年的巴黎名媛舞會,它被《福布斯》評為世界10大奢華晚會之一,是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社交活動之一。
這場舞會每年僅20人够格受邀,絕對的頂級名媛級別,甚至該舞會拒絕過伊萬卡·特朗普和帕麗斯·希爾頓。
姚安娜的高調,當然來自任正非的默許,舞會上,她不僅身著高定禮服,還戴上了一直展示在法國盧浮宮的珠寶,與比利時王子一曲共舞,真正的公主氣質盡顯。
最為罕見的是,一向低調的任正非居然會答應《巴黎競賽畫報》拍攝全家福的請求,和小女兒合了影。
而距離小女兒參加舞會後的僅僅一個星期,長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轉機時被逮捕,軟禁至今。
孟晚舟和姚安娜雖然都是任正非的女兒,華為的長公主和小公主,境遇卻大相徑庭。
一個戴著鐐銬,被人監視,經常要參加庭審,承擔著生理和心理的巨大壓力;一個卻身著華麗高定,出入豪宅與名媛會,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無憂無慮。
一個是父親的得力虎將,一個是老爸的掌上明珠。
出生的時機不同,兩個人的命運也截然不同。
孟晚舟少年時,任正非才剛創立華為,身邊正缺左膀右臂。
身為長女,不得不承擔起父親和企業的重任。那時候任正非也還正風華正茂,對孟晚舟非常嚴厲也是情理之中,目的是培養她能當好繼承者的位置。

繼續為華為再創輝煌。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孟晚舟在加拿大時,說話談吐不失大國女領導風範,臉上始終面露微笑,絕對是心理素質過硬,能承受重壓,接受所托重任之人。
但姚安娜出生時華為已經步入正軌,任正非也五十多歲,更多地成為了一個有能力給予、溫柔柔軟的父親。
自己家的企業裏已經有姐姐和哥哥打拼,所以她一出生就順風順水,父母對這個幼女的要求就是,做自己喜歡的就行。
所以任正非沒有强求姚安娜進華為工作,而是由著她進入時尚圈,配合、支持她的興趣愛好。
任正非對姚安娜的溺愛,簡直是隔著螢幕溢出。
看著姐妹倆迥異的命運,我深深理解了中國人常常說的“命運”,即便是同一個父親的孩子,不管是出生的順序,還是出生的時機,抑或是不同母親基因裏帶的特質,都是無可回避的“命”的一部分。
而“命”的起點,對於“運”,冥冥中已經有了諸多的限制,就像一個咒語,也像一個隱喻。“出生”是一個謎面,往後餘生的時間,你都在慢慢答題。
希望兩位女士都在自己的命運裏求仁得仁,最後,希望孟晚舟女士能早日歸國,繼續為華為再創輝煌。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