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章子怡怒批跨界

《我就是演員3》開播的時候,於正一上來就承包節目熱搜,他退出後大家都說節目KPI怎麼辦?哪想到於正退出才是節目故事高潮的開始。

沒有於正的演技綜藝大戲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沒有於正的演技綜藝大戲,看得我直拍大腿。
故事的開端是章子怡在《我就是演員3》點評金莎和金子涵的表演時表示:“難道演員是一個最低級的職業嗎?所有人都要到這裡分一杯羹”。
3日金莎發文回應說:“演員對我來說就是個承載夢想的平凡工作人人都想做的工作也不等於低級”,還誠懇道歉了,“抱歉!我把正房演成小三了”。
這波高情商回應結束輿論其實是偏向金莎,章子怡過去點贊流量愛豆演技+擔當音樂綜藝導師的事又被翻出來,不過大家本以為故事到這裡也就完了,其實才開始。
首先是吳彤發文力挺章子怡,說“子怡姐說的沒錯,做演員要有信念感,想對所有還在追逐演員夢想的人說,自信和信念感才是最有效的努力。”
這波力挺以後評論區更翻車了,網友吐槽說演員都是導演組請的,既然如此就不要請歌手上臺了,怎麼不請那些有演技但還沒紅的科班出身演員呢?
本以為故事已經够精彩了,結果到了晚上才是戲劇衝突的大高潮——網上先是傳出了疑似金莎在粉絲群裏聊天講話的截圖,對話被“掐頭去尾”之後,金莎在粉絲群說,“節目組很可憐,评审也要演戲”。
這段話當然被質疑內涵章子怡郝蕾了。行銷號提問“這一波操作是情商低還是想紅想瘋了”?
但劇情很快又反轉了——金莎粉絲後援會發出聊天錄屏闢謠,表示金莎只是回答粉絲有補錄內容,评审演戲是為了讓粉絲能聽懂,並未內涵,“可憐”則是因近期補錄較多,演員節目組比較辛苦,確實用詞不當。
怎麼說呢,《我就是演員3》開播的時候,於正一上來就承包節目熱搜,他退出後大家都說節目KPI怎麼辦?哪想到於正退出才是節目故事高潮的開始:最新這場章子怡節目怒懟金莎跨界引發的連環大戲,全程都是梗,細節裏透出娛樂圈現象,每一次故事轉折都出人意表。
事實證明觀眾果然是多慮了,於正退出節目以後,演技綜藝有沒有演技不好說,但肯定是更有戲了。
演技綜藝,一出好戲
今年的《我就是演員3》也是很有趣,第一集主打“於正怒懟流量鮮肉”,王自健潘斌龍演得好但熱度沒上來,第二集在傳播上就出現了更令人迷惑的趨勢,話題不是盛一倫痛哭,就是“張檬哭訴後悔整容”,熱搜關鍵字基本是八卦向,已經快要讓人不記得這是款演技綜藝。

這波力挺以後評論區更翻車了

圖片來源:spark global
節目最新的熱搜是於正退出了,大家還說會不會標誌著演技回歸。
結果最新一期給觀眾的感受是,全程吃瓜!直拍大腿!尤其是娛樂圈吃瓜愛好者,看了會high到靈魂飛升,堪稱最新解壓神器。
節目一開場就是金莎與金子涵二人合作《三十而已》的片段,演了不到三分鐘就被全場滅燈。
對比原版兩位演員的確是沒入戲,原版童瑤飾演的顧佳平靜中有氣場,演出了對小三破壞家庭,騷擾兒子的憤怒,怒懟小三還有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林有有那種原本想給下馬威,結果被正室跟愛過的男人一起狠懟,想哭又無奈的情緒,張月也表現得很好。
金莎金子涵版本的問題導師都指出來了。
張紀中說金莎對於角色內心任務沒搞清楚,原本很有話語權的原配妻子被演成了小三。
金子涵飾演的林有有則被評論顯得太呆滯了。臺上尷尬一幕是金子涵問這段戲是需要哭嗎?
劉天池說哭不是被設計好的,而是被感染的,而你們的表演好像是諜戰劇。
如果話題到此結束也就罷了,演得不好就是不好,但之後話題陞級了。
郝蕾談到了歌手跨界當演員的問題,她說演員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職業,當歌手也很好,為什麼一定要跨界。
這段評語其實是演技綜藝上的老生常談,問題是郝蕾評估金莎的語氣被線民聽出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張頌文出來打圓場,還被郝蕾直接打斷,說她本來就不是個演員。
講到少女感郝蕾也很不会,說她如果是當歌手,到了一定年紀還保有少女感是好事,但如果是演員,到了什麼年紀就該演什麼年紀的戲,最後說自己不是不支持跨界,如果有能力可以跨無數界,但如果能力不行就不要强跨。
這段點評的確充滿了老師課堂批改學生工作的感覺,說得都有道理但是語氣聽起來令人不舒服,線民還指出上期節目盛一倫的表演也很差,郝蕾當時安慰他說,不是誰生下來就會演戲的,她自認自己就不是一個特別有天賦的人,所以她會不斷的學習。
兩相對比的確有反差。
但到了章子怡點評大家才發現一山還有一山高。
章子怡整個就是憤怒臉,“為什麼一定都要當演員呢,演員這個職業是一個,最低級的職業嗎難道?所有人都要到這裡來分一杯羹?”
接著又表示如果演員沒有信念感就不要走上這個舞臺,我們都尊重這個舞臺,當拿到一個角色的時候不知道要花多少功夫。
到了後臺採訪時章子怡也表示自己情緒比較激動,自己不是針對任何一個演員,其實自己是對整個演員行業浮躁的現狀有些擔憂,做演員不難,想演好戲很難。
不過這段發言言辭確實太過犀利了,而且是在郝蕾已經狠批過演員後章子怡再登場、臺上兩位女演員沒說什麼的情况下,這段發言不是直接轟向臺上的演員了嗎?
關鍵是金莎回應得又很好。很克制又有情商。
到這裡節目組最正確的做法是靜待風波過去,可就在這時導演吳彤又下場力挺章子怡,結果被線民質疑一邊想要愛豆的流量,一邊還罵流量沒資格當演員。
到了夜間又有網友曬出金莎在自己粉絲群的截圖,一度還引發行銷號一窩蜂說金莎果然是不服氣啊,標題一股腦都是“撕起來了撕起來了。”
但是看完整對話截圖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金莎回答張紀中問題的對話部分明顯被移花接木了,明明說的導師補錄,怎麼變成內涵评审了呢?由此引出的話題顯然是斷章取義。
這個故事好像把所有演技綜藝裏的狗血放在一起,一個雷接著一個雷接連不斷,而且每一個轉折都高能,修羅場一個接一個而且超出想像。
這麼密集的劇情發展,讓人不得不感歎,生活才是最好的編劇。
演技綜藝也是一出好戲。
為何這次章子怡怒懟金莎沒有好評聲一片?
但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其實是:輿論反轉。
還記得《我就是演員》剛出現時,章子怡罵流量的段落令全網為之精神一振,觀眾都希望這種節目能變成拯救國產影視演技欠奉的一劑特效藥。
但到了這次章子怡再談信念感,為什麼整個輿論卻反轉過來了?
是國產影視演技改善了,還是觀眾看穿了演技綜藝裏,流量藝員是一個符號,一個靶子?
這靶子,可以是選秀綜藝愛豆,也可以是過氣流量,但到了金莎這裡卻不靈了,首先是因為靶子不對。
從章子怡到郝蕾都直接認定金莎不是演員。
但觀眾顯然比评审們做得功課要足,第一反應是金莎剛出道不就是演員了嗎?
而且金莎演戲是在唱歌之前,拍肯德基廣告的時候,她認識了《十八歲的天空》的編劇。於是有了劇中的國民理想型藍菲琳。
從時間線上看,章子怡1999年因為主演張藝謀執導的電影《我的父親母親》成名,《十八歲的天空》2002年播出金莎作為演員被福斯知曉,章子怡演員出道也只比金莎早四年而已。
藍菲琳角色能紅關鍵是人設討喜,長得美會打扮,但又不是活在男生眼光裡的膚淺女生。她拒絕被班裡的男生品頭論足的段落現在看還是很經典。
金莎在劇中的演技談不上驚豔但也絕對及格,幾代觀眾的記憶是不會騙人的。
就算說這只是小試牛刀不能作為演員的證明,但金莎還有《神話》這樣的代表作。
金莎自己反省說藍菲琳雖然有很多人喜歡,但知道自己演技弱。接《神話》的劇本是因為介紹人說,戲份不多,哭戲很多,感覺你能勝任。
事實證明金莎演素素這個角色好像天作之合,角色楚楚可憐的樣子金莎不用演就是了。素素快去世的哭戲,如金莎自己評估的,就是很真誠,狀態是對的,沒有太多表演的痕迹。
和金莎一起演過《神話》又一起上過《浪姐》的張萌還在微博下評論了:“加油莎莎!神話裏最棒的素素。”金莎回復了3個擁抱的表情。
相比許多完全沒代表作的流量愛豆,金莎是多年不演戲但有兩部代表作的歌手,上演技綜藝是重操舊業,演不好可以說是演技退步,和跨界有什麼關係?
選錯靶子就像寫論文找錯了論據,哪怕結論再對推導過程不對觀眾也很難信服了。
但輿論反轉還有另一個關鍵在於,這届網友自己學會思考了,反問節目組和章子怡的話語裏甚至透出對貴行業的理解。
線民首先指出綜藝導師評估標準不一致的問題。當初孟美岐和王霏霏在演技綜藝舞臺上的表現也一般,兩人還都是女團成員跨界,但都被章子怡怒贊過,baby在《摩天大樓》裏的演技章子怡也點贊了。
那些跨界演員就是在表演的路上一步步堅定向前走,到了金莎這邊就成了把演員當低賤的職業?其中的邏輯線民表示無法理解。
另一個重點是綜藝導師自己跨界算不算跨界?當年好聲音最火的時候,芒果臺曾經做過一季《中國最强音》,導師席上除了羅大佑、陳奕迅、鄭鈞三比特專業的歌手音樂人之外,還出現了完完全全屬於跨界的導師章子怡。
對此當年那英也曾在某次活動上公開點評過:“她帶不出來冠軍,這唱歌的科技,隔行如隔山,這是我對她的勸告”。
不過那英也說錯了,那届節目冠軍曾一鳴就是章子怡戰隊的。可惜節目播出一季也就沒下文了。
現在線民的質疑是演過國民劇的歌手上演技綜藝如果算把演員當低賤職業,那完全沒有演唱經驗的優秀演員上音樂綜藝當導師,又是把歌手當什麼?
郝蕾懟金莎的部分也引發部分線民質疑,尤其是什麼年紀演什麼戲的發言,又令人回想起倪虹潔和馬蘇上演技綜藝,說的是人到中年機會少,類似的發言觀眾也聽過不少。
現實是國產影視行業的女演員角色就是有限的,不是女演員不想什麼年紀演什麼戲,而是到了年紀根本沒那個年紀的戲演,當紅女星還可以30幾歲演少女,不紅的女演員只能選擇演小幾歲流量女星的媽,這些現實觀眾看得到评审看不到嗎?
從第一季章子怡談信念感滿堂彩到第三季再談信念感被部分網友質疑,也折射出演技綜藝在觀眾心中印象的變幻,說到底還是——
演技綜藝那些套路,終究是被觀眾看穿了
經過幾年演技綜藝的輪番洗禮,觀眾早就看破了演技綜藝的流量怪圈——是應該提供給觀眾更為高級的演技表演呢,還是在爛演技當中找話題,引爆網絡,繼而獲得收視和流量呢?似乎多半演技綜藝都在走後面這條路。
其中一大套路就是:找一個新靶子,立一個人設,說一個觀點,上一次熱搜。
早期這種套路是完全有效的,但如今普通觀眾都能看出演技綜藝也有商業和創作兩種内容,導師除了點評演技的價值也有各自的綜藝設定。
有於正在,那麼導師們不方便開口的,都扔給於正去懟就好。這是節目和導師相互成全,可是於正走了,節目要延續話題熱搜,總要有人站出來扮演毒舌導師。
另一大演技綜藝套路是:臺上說的是演技,台下難免講關係。
一檔節目裏有盤根錯節的關係和夾雜著功利的考量,因為娛樂圈裏有千絲萬縷。大家都是看破不說破。
一比特比特犀利導師都是一時放狠話,一時和顏悅色。完全沒有嘲諷的意思,因為這就是演藝圈生存之道。
而節目的這些套路,折射出的也是影視行業現狀,行業內大家嘴上談的都是職業榮譽國劇品質,但是對“項目”來說,首先要面對的是KPI。
結果就是演技綜藝年復一年,國劇品質和演員表演相比20年前提升了多少?觀眾心裡有筆賬。
一個折射就是演技綜藝經典片段不够用了,《三十而已》的段落婁藝瀟也表演過,愛看演技綜藝的觀眾不覺得膩嗎?
但這或許也是沒選擇的選擇,這幾年可選的國劇經典片段就那麼多,演技綜藝還是太難了。
再冷靜想一想,幾年前大家以為演技綜藝能改變什麼,還是我們太幼稚了。
為什麼會有演技類綜藝?就是因為行業缺演技。可是行業問題一個綜藝能解决嗎?
解决不了又要讓綜藝話題不斷繼續下去,自我重複就在所難免,說白了就是演技綜藝也需要導師拿出演技,在舞臺下出活兒。
導師們即使沒有帶劇本演戲,但在這樣的節目心理預期之下,很容易自我帶入强行輸出,一不小心就容易演過火,章子怡怒懟金莎跨界這出大戲,不過是剛好撞在了線民的情緒點上,線民質疑的可能也不是章子怡,而是借此宣洩對演技綜藝的無奈。
一檔綜藝就這麼如同一出荒誕現實大戲,它如此活靈活現地還原出,演技綜藝是如何在眾多因素下,一步步背離了演技,又充滿了“演技”。
只是不知道這出演技綜藝的演技大戲,觀眾還有沒有興趣再看下去。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