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笠有沒有“辱駡男性”,見仁見智

昨晚,當看到微博熱搜第一赫然寫著“楊笠”二字時,筆者的第一反應是:“楊笠是不是又罵男人了?”
果不其然,熱搜的起因是笑果文化辦的一場跨年脫口秀《脫口秀反跨年》。在這場脫口秀上,楊笠再次開啟了其慣常的性別嘲諷,且用詞越來越激進。
脫口秀界的前輩池子先站出來責備楊笠稱:“總有人問我脫口秀應該什麼模樣,我覺得很可能是羅翔老師那樣,但肯定不是楊笠那樣。”
然後,又有人發現,楊笠在脫口秀反跨年中的演出內容被舉報了,舉報者指其“多次辱駡全體男性宣揚仇恨,煽動羣衆內部衝突,製造性別對立”。
再之後,隨著姚晨、羅永浩等眾多名人的加入,整個事件再次陞級,帶來了更激烈的爭論。

楊笠有沒有“辱駡男性
01
首先錶個態,作為女性的筆者並不是楊笠的粉絲,也不是很喜歡她的表演,因為總感覺她的內容多少有些“為賦新詞强說愁”的意味,有時“吐槽男人”比較刻意。但對於她那句“他明明那麼普通,卻可以那麼自信”還是曾報以會心一笑,覺得算是個不錯的洞察。
但看完《反跨年》演出中的楊笠,其表演只能說是“不高級”。
如果說以前的楊笠還屬於精准打擊某類人,大家看著圖一樂,但這次,她似乎將矛頭指向了所有男性,比如“男人還有底線呢”“男人都是垃圾”“男人確實有點問題”,這些話都是全稱判斷,現場效果雖然還不錯,但從創作的角度屬於偷懶、吃老本。而如此性別梗也顯得有些極端了,除了情緒別無其它,真的很難不去質疑她是在强行搞性別對立。
隨後,楊笠又問:“男人到底是什麼人?‘見仁’見智的事情。”她在說這段話時,前後兩個詞是分開說的,很明顯這是一個諧音梗(見仁,同“賤人”)。而她臉上的表情則透露著得意,似乎不以為然。
就連場外的程璐都脫口而出:“還有這種罵法嗎?”
囙此,楊笠被罵也算是情有可原。至於舉報,筆者只想說,給一段脫口秀表演扣上“宣揚仇恨”“煽動衝突”之類的大帽子,那也真是“挺滑稽的”,Duck不必!
2
其實,看完整段脫口秀表演後,筆者還挺喜歡結尾部分的。楊笠最後分享了一名男醫生給她做手術的經歷,“一個男人站在我面前,我躺在那裡,我們兩個心裡都非常坦然……我覺得我已經不是一個女人了,我就是一個人。”
【脫口秀反跨年】楊笠純享:顫抖吧,男觀眾
自動播放
這明顯是在上價值了。對於女性而言,一個無比樸素的願望——那就是被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對待。
只可惜,楊笠一開始就被塑造成了“打女拳”人設,並逐漸形成了風格。把“性別問題”作為母題,雖然不安全,但性別一旦對立,流量自然就來了。說白了,網上那些所謂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無非也就是借著這事在輸出自己所解讀的觀點罷了。
在筆者看來,楊笠講男性的段子不該被敵視,有些脫口秀男演員講女性的段子也不該被敵視。畢竟,脫口秀還算是一門藝術創作。只是希望,演員在創作的時候,可以多一點“男人明明那麼普通,卻那麼自信”這樣有思考的梗,少一點“男人都是垃圾”這般類似口號般的梗。
而我們更需要警惕的是,人設、標籤,發展到最後終會變成某種社會隱喻。就如同郭敬明、於正之流,無論拍出怎樣優秀的作品,他們本人都直接隱喻著“抄襲”。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3
記得張雨綺在《脫口秀大會》的舞臺上曾說:“因為我終於感受到了脫口秀的世界,不是只有直男的這種價值觀存在了,對嗎?”
由此也可以看出,脫口秀在中國的發展本來就艱難,女性脫口秀演員更是少之又少。彼時,場上有三個女性正以脫口秀的形式表達來自女性群體的觀點——李雪琴式的高情商調侃自嘲,顏怡顏悅式第一視角直面社會偏見,楊笠式正面杠上男性群體的女性觀點表達。
但相比於她們,筆者更喜歡與Rock和龐博PK,最終遺憾離場的趙曉卉。她的一段離場感言徹底炸了場子,不光別的脫口秀演員,就連領笑員也直言為什麼不把這一段放到脫口秀表演中。
《脫口秀大會》趙曉卉122票遭淘汰,離別感言炸裂全場!大張偉要求復活!
自動播放
與楊笠不同,趙曉卉不僅從車間女工轉型,而且完全沒有利用女性的性別優勢來博取觀眾的票數。她能將生活徹底地段子化,她說“你們輸了快樂,拿了大王又如何”,甚至直接調侃現場所有的脫口秀演員“當初就是為了抱怨一下生活,然後他們跟我說這就是脫口秀,那脫口秀門檻也太低了”。
將自己的生活以及工作元素糅合到一起,然後發現這是很多人的生活狀態,趙曉卉是真實又搞笑的。
現在回過頭再來看她回答“為什麼不把離場感言放在段子裏”時,她說“我是想把我的綜藝效果,跟我的作品分開”,瞬間覺得格調很高。
但不管怎樣,當大家一起討論吐槽的邊界在哪裡時,在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意味著脫口秀的進步。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