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獎是來搞笑的嗎?

在得知華鼎獎頒獎晚會於12月28日舉辦後,大多數網友最先冒出腦海的念頭,居然是“華鼎獎怎麼又舉辦了”?
“不是兩個月前才舉辦過嗎?”
“這晚會到底一年辦幾次啊?”

“不是兩個月前才舉辦過嗎?”
這些問題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尷尬,於是我們快速去惡補了一下有關華鼎獎的“冷知識”,原來華鼎獎包括了三大構成:
1.“全球演藝名人公眾形象滿意度調查”;
2.“中國電影滿意度調查”;
3.“中國百强電視劇滿意度調查”。
12月28日晚舉辦的這場,是頒給電視劇的,全名為《第29届華鼎獎中國百强電視劇滿意度調查發布盛典》。
而10月14日,也就是網友口中“兩個月前舉辦的那次”,就是頒給電影的了,全名《第27届中國電影滿意度調查發布盛典》。
一個獎項居然要折開成多個項目來舉辦多次,真不知道是主辦方太有錢,還是主辦方太能折騰。
當然了,作為一場頒獎盛典,紅毯是免不了的,10月中旬和12月末的兩場都有紅毯。
10月中旬那場紅毯真可謂星光黯淡,來的都是一些過了氣的中老年藝員,而且明星們的服裝和妝容審美也都比較一言難盡,一度被調侃成了“夕陽紅聚會”。
由於明星陣容不行,盛典的關注度也低,網路直播平臺資料顯示,慘澹的時候僅有261個人看直播。
因為圈內正當紅的頂流花們都沒去,爭豔的人少了,反而讓久未露面的範冰冰撿了大便宜,一席黑裙配大波浪,烈焰紅唇的她就這麼免費上了次熱搜,成為紅毯贏家。
這對於深陷負面風波,沉寂已久,一直想在複出的邊緣小心試探的範冰冰來說,簡直不要太賺。
也許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主辦方這次紅毯就注意提升藝員質量了,中年代表裏有著名演員張涵予、李小冉、田海蓉、王麗坤等來壓陣。
年輕點的雖然依舊沒有頂流,但好歹請了毛曉彤、高偉光、尹正等電視圈內相對有知名度和實力的演員。
值得一提的是,李小冉這次紅毯,因為性感火辣的身材而飆上了熱搜。李小冉44歲了,但是這個皮膚和身材,的確是讓人移不開眼睛。
而54歲的溫碧霞,兩場紅毯都來了。
年輕時是風靡演藝圈的港風女神,年過半百的溫碧霞很不服老,每次出席紅毯都喜歡粉嫩少女系的造型,而且酷愛濃妝。
又粗又黑的眼線,配上死亡芭比粉的口紅,溫碧霞真的是超愛這款妝容。
雖然她的身材依舊保持得很好,但是臉有了不協調的僵硬感,再配上濃妝豔抹,反而讓她更加顯老和俗氣,女神可能真要調整一下審美方向,畢竟時代在發展,妝容不能老停留在20年前的審美吧?
其實華鼎獎在福斯心目中的口碑並不太好,甚至顯得有那麼些許不正規。
這回是兩個月之內頒獎了兩場,而在2015年,華鼎獎居然創下了一年舉辦4届的盛舉!
這不是號稱一年評選一次的頒獎嗎?

溫碧霞真的是超愛這款妝容
而且2020年同一年內,電影獎項是第27届,電視劇獎項就是第29届了,這個記數管道實在令人迷惑。
從2007年成立至今,13年時間,居然都已經發展到27和29届了?
可見這些年來,主辦方偷偷在一年內舉辦2届,甚至是4届這種事沒少幹過,太不專業了。
這個獎項還有更騷的操作,就是在10月14日頒給電影的那場,原定由易烊千璽憑藉《少年的你》獲“最佳新銳演員獎”。
獎都頒了,主持人連名字都報了,結果被告知易烊千璽因颱風延誤班機,未能到達現場,於是主辦方决定收回獎盃,獎項空置,這就很尷尬了。
而類似的情况在後面也發生了,李宇春憑藉其為電影《半個喜劇》獻唱的主題曲《如果我不是我》,獲得了“最佳電影歌曲獎”,但李宇春也未到場,卻能由該片女主角任素汐代為領獎。
這樣的雙標行為,讓網友們哭笑不得,而有趣的是,易烊千璽的粉絲似乎並不太care這個獎,顯得非常和諧平靜,沒有為此叫囂討伐控訴不公。
一部分原因是粉絲有貭素,相信易烊千璽的實力,不一定非得用一個獎去證明,但更多的原因還是,這個獎的含金量,在粉絲心裡沒啥分量。
華鼎獎的主辦方,並非是什麼專業的電影權威機构,而是民營企業。
華鼎獎本身不僅不專業,還涉嫌非法?被發過法律聲明,無法在內地舉辦。
2017年是華鼎獎在內地舉辦的最後一届(第22届),彼時獲得最佳電視劇男女主的李易峰和唐嫣,就這麼被調侃成了“末代視帝”與“末代視後”。
2017年頒獎之後,各大平臺都遮罩了這個獎的相關資訊,華鼎獎遭到禁止,但是轉至中國澳門地區,隨著一通操作,竟然又死灰復燃了,並且再糊也能請到不少藝員走紅毯,也算是魔幻得不能再魔幻了。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