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那些孤獨的靈魂,內心有《光》

孤獨症患者,離我們多遠?
根據不完全統計,孤獨症的發病率大約是萬分之五,以中國現有的人口為基礎來算,孤獨症患者人數超過五十萬。她們封閉了自己的內心世界,獨處於自己的角落,但她們不應該成為被遺忘的個體。影片“光明”把鏡頭對準了他們的世界。
導演郭修篆在2011年的國際電影節上獲得5部同名短片的最佳短片獎。電影《光》於2016年開拍,經過5年的籌備,與短片相同的主題被延展成長片,並獲第13屆華語青年影像論壇年度新銳導演獎。據悉,該劇90%的劇本來源於導演的真實經歷,郭修篆的弟弟郭修鎧從小就患有孤獨症。
影片以自閉症哥哥文光追尋音樂夢的故事為中心,真實地展現了自閉症群體所面臨的一系列社會問題,同時也展現了他們的兄弟情誼。
該片上映一周,豆瓣評分7.5,淘票票8.6,觀眾留言也一樣受到好評。
那為什麼這部小眾影片能獲得觀眾的高度認同呢?
這期《今日影評》特別邀請了新世相內容副總監姜曼為公眾號,一起聊聊最近上映的一部冬日暖心電影《光》。

《光》
《光》

其實,看到電影中的特殊主題,就會自然產生疑問——既針對特定群體,又面對院線中的普通觀眾,怎麼才能引起共鳴呢?
對於這一點,姜曼的觀點卻截然不同。依我看,當觀眾觀看這部電影時,或許反而會比以前產生更多的同情心和感情。新世相擁有約1000万讀者用戶,我們每年都會做一次徵集活動叫做“人生大難題”,姜曼介紹說,“2017年,徵集讀者信息2.8萬多條,出現頻率最高的詞是迷茫,其次是金錢,第三是愛情,第四是寂寞”。
影片中角色的故事也反映了這一點,弟弟的生活充滿了“壞東西”——不順心的工作,令人煩惱的愛情,需要照顧的家庭等等,而這些事情卻是每一個普通人都在經歷的。

电影《光》
电影《光》

孤單,是這部電影的重要主題。孤獨症患者,就像那些圍著籬笆生活的人一樣,他們與孤獨共存。但是那種孤獨的感覺,卻是個中性的詞。姜曼回憶了影片中的細節,“文光在他孤單的時候,其實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每次拿到獎杯的興奮,就像年輕人抽到喜歡的盲盒一樣。”
這激起了觀眾類似的回憶——即使在別人無法理解的情況下,在他們喜歡的東西面前,也不會感到孤單。
所以,每個人心中都要有一束光,也許是你對它的堅持和熱愛,也許是一部溫暖而厚重的電影,名叫《光》。
但是也有一些觀眾認為,電影對孤獨症的變相消費和過度美化,電影中的幾個“閃亮時刻”很容易被人誤解,因為,現實生活中孤獨症的天才很少,根本無法代表這個群體。那冬日里這束暖流,究竟是自然暖和還是“人工暖和”?
姜曼說:“它仍然屬於‘人工照明’。
影片中所描述的,的確與孤獨症患者的真實生存狀況大不相同,影片中的人物形象塑造只是一個特例,並不代表所有孤獨症患者。事實上,他們大部分時間生活艱難,周圍充滿了各種障礙、偏見和歧視。
例如片中的哥哥在應聘時,總有人拒絕他的那部分,可能佔了他們真正生活的一大部分。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創作者選擇在人物身上加入一些所謂的“亮光”,至少作為一個特殊的例子來吸引觀眾,讓他們有機會看到並關心這個群體。
姜曼坦言,“其實我希望這種’人工照明’越來越多”,“這部電影最讓我感動的地方就是相信了陌生人的好意,然後,你也會變成一個充滿好意的陌生人”。
每個人,都能成為那個「創造光明」的人。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