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瓊瑤告上法庭,被編劇聯名抵制

2020年的年末,郭敬明和於正成為了娛樂圈的話題之王。在兩部演技綜藝裏,一個人演講、吵架、流淚,一個人指責、失望、搖頭。
顯然,他們得到了觀眾與業內的共同注視。12月21日,111比特編劇、導演、製片人、作家聯名發佈了一封《部分影視從業者致媒體的公開信》,直指有抄襲劣迹的郭敬明、於正出現在綜藝中進行話題炒作,呼籲不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臺,尊重原創。
對此,於正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候回應,“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過去,我不對我的過去做任何解釋。我以後會用我的作品,和我的一切來證明我是個什麼樣的人。”

被瓊瑤告上法庭
正是靠著這些“過去”,於正這些年名利雙收。2018年披露的東陽年度納稅大戶企業名單中,他的東陽歡娛影視繳稅過億,在當地注册的影視公司中僅次於華誼與正午陽光,排名第三。2020年的橫店影視節上,歡娛更是得到四項大獎,包括“2020年度影視功勳企業”獎。
於正成為獨立編劇18年,與他相關的話題無數,負面不斷。如今,在綜藝的文宣照裏,他用胳膊比起大大的心,而照片背後,他用自己的“秘笈”締造出了巨大的商業版圖。
▲於正,橫店影視節文榮獎頒獎典禮。
於正用人經:新人為上
歡娛影視的官網上,透著淡淡的中國風。劃開頁面,上面主推的四比特藝人是:寧靜、聶遠、吳瑾言和許凱,後兩位都是2018年憑藉《延禧攻略》大紅的兩位影視新人。
這是最近,讓於正和歡娛影視名利雙收的電視劇之一,也是靠《延禧攻略》,於正第一次實現了收視率和口碑的統一,收穫了近280次微博熱搜和平臺上100多億的播放量。
當時還沒拍過幾部劇的新人吳謹言和許凱,靠這部劇在影視圈內露出頭角。而這正是這些年來,於正關於用人的“致富經”。
這是一套三部曲的架構。
首先,歡娛影視的劇集裏,不少人會在於正的號召下,先演幾部二號三號演員或者配角,試試水。像在擔任《陸貞傳奇》女主之前,趙麗穎出演過《鎖清秋》劇裏的丫鬟;馮紹峰更早之前曾出現在《一千滴眼淚》裏;而《美人心計》裏,楊幂出演的是女主林心如的陪嫁女。
之後,如果反響不錯,或者受到於正青睞,配角會逐步陞級,如果碰上合作順利的演員,於正會為其打造適合的角色。最典型的是陳曉,一開始,陳曉在於正的《歡喜婆婆俏媳婦》《國色天香》《宮鎖珠簾》《賞金獵人》的幾部劇中出演了幾個小角色。隨著咖比特變大,陳曉飾演了《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一角,頗得市場好評。
第三步是,如果這位演員逐步有了流量潜力,他們會與於正有數部作品的合作,合作更愉快的話,這位演員會長期擔任他數部作品的主角,並且簽約他的公司。以前的陳曉、何晟銘如是,如今的吳謹言、許凱也是一樣。
▲《延禧攻略》開機儀式。
很長時間以來,於正都不願意在自己的劇裏用藝員,他覺得代價太昂貴了。新演員也許會紅,也許不會,這個過程對於於正和他的歡娛影視來說,幾乎沒有任何風險和成本,捧紅新人的過程既壓縮了拍戲的成本,又能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而楊幂正是讓於正相信這一模式可以“跑通”的人。追溯“流量”這個概念是何時出現,許多人會把時間節點定位到2011年,楊幂憑藉《宮》(又名《宮鎖心玉》)的晴川一角爆紅。流量藝員的概念開始被頻繁提及,資本開始青睞流量藝員加上大IP的模式,影視公司們也就此找到了財富密碼。

影視公司們也就此找到了財富密碼。
豆瓣上,現在還有人在回憶《宮》當年播出時候的情景:班級午睡起來合唱曲目是《宮》的主題曲《愛的供養》;印著粉色宮女服和桃花背景的主角貼紙出現在課桌的角落裏;不只一個人提到,因為楊幂和馮紹峰,第一次開通了微博。
儘管現在看起來,《宮》雖然是一部清宮劇,但故事內核幾乎容納了網路文學裏最常見的幾種套路:穿越、霸道總裁、職場打怪陞級。雖然口碑不佳,但在影視行業大事記上,《宮》依然被視為一個無法繞開的“神話”。這部電視劇2011年在湖南衛視播出期間,牢牢佔據同時段收視率第一,網絡播放量達到上億。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