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出不了的範冰冰

2003年10月中旬,劉曉慶出獄2個月整的時間節點上,她選擇了鳳凰衛視,向公眾和社會首次發聲。
一場看似普通的專訪,背後確是步步精心。

複出不了的範冰冰
訪問她的記者是鳳凰衛視的副台長吳小莉,時政口的老新聞人,以採訪國家領導著稱,多位受訪對象都是能够改變國家走向的最頂級人物。
與其說這是一場專訪,不如說是一場向上和向社會的表態。
她回憶了自己的前半生,說自身的成功是改革開放時代賦予的,從自主選擇做藝人到下海走穴做穴頭,再到轉型做商人。
她也坦誠回顧了自己的爭議往事,出書《從電影明星到億萬富姐兒》,所謂“億萬富姐”,不是自身有這麼多財富,而是地產生意背負的銀行貸款數目巨大。
更重要的是,她的態度非常鮮明,認錯悔錯,說錯在埋頭做中國文化產業,沒有認清楚市場的變化和國家法律法規的完善,說的最多的是欠了國家的錢,還債是第一要務。
出獄後的兩年裏,她一步一臺階,不僅還完了欠債,而且逐步解禁拿了獎,重返了舞臺中央。
時間兜兜轉轉,一直視劉曉慶為老師和精神偶像的範冰冰,走到了前輩的老路。從2018年10月初被國家公佈連交帶補罰款近9個億,範冰冰的時間流過了兩年。
劉曉慶式的反思,範冰冰也有過。和劉曉慶長達數年屢次透過官媒懺悔不同,範冰冰只致歉過一次,在微博上。
範冰冰的懺悔和發言,在2018年10月3日,國家通告她連補帶罰需要繳款近9億的當天,她發了條長微博道歉。
她道歉的格式,和劉曉慶的相似,道歉反思,承認自己是影視行業蓬勃發展的受益人,不該帶頭觸法,以後會傳播正能量。

和劉曉慶的相似

不光偷稅漏稅和道歉相似,很長時間裏,範冰冰更像一個劉曉慶的軌跡跟隨者。
劉曉慶是國內第一個公開表示對流言不屑一顧的藝員,在漫天爭議黑與紅的大討論中成為巨星,她是第一個,範冰冰是第二個。
劉曉慶喊出我就是豪門,精神、經濟和事業上全然不依靠男人,範冰冰也有類似的口號。
劉曉慶商業運作的最關鍵一步是,改革開放後第一個成立商業化公司運作個人IP。範冰冰是內地第一個成立藝員工作室的藝人。劉曉慶的商業帝國崩塌前,她是自己最大且唯一的老闆;範冰冰做工作室,博納、英皇、成龍、地產圈的許老闆等都是她的股東。
劉曉慶曾推著時任男友姜文轉型,從演員轉型做導演,兩人一起選劇本拉資本選班底。2017年初,範冰冰也推過前男友李晨轉型,從演員轉型做導演,從資金到班底再到宣發排片,每一步都有範冰冰的資源在。
兩個愛讀書的青年薑文和劉曉慶,做出了牛逼無比的《陽光燦爛的日子》,票房和口碑齊飛。兩個愛秀恩愛的後生李晨和範冰冰,做出了垃圾滿屏的《空天獵》,唾沫和板磚齊鳴。
劉曉慶演過四次武則天和慈禧,範冰冰也有《武媚娘傳奇》。
就連劉曉慶早年籌畫過的秦朝女首富寡婦清的故事,也被範冰冰拍成了《贏天下》。
早年劉曉慶是演藝圈身兼女明星和商人角色的第一人,她崇拜寡婦清,想還原她的真面目,做部大女主的戲,因為史料太少又不願意添加過多秦始皇的戲份而放弃。
而在範冰冰版的《贏天下》裏,2018年鬧出巨大爭議遭到秦粉抵制,原因是劇組為女主加戲,杜撰了寡婦清被嬴政强暴的戲份,不尊重歷史。
《贏天下》的主創們集體陷入魔咒,先是男主高雲翔在澳大利亞涉嫌性侵被抓,官司轟動海內外,再是範冰冰的偷稅漏稅事件,馬蘇捲入李小璐和PG One的夜宿門口碑崩盤,還有投資人吳秀波翻車、制作公司唐德影視股價暴跌。

劉曉慶出獄後的兩年裏,每每都是低姿態,說當務之急是還債,她欠著銀行的錢,朋友的錢,以及國家的錢。
人民民主專政的鐵拳打醒了劉曉慶。那個狂放不羈傲視天下的劉曉慶消失了,她說自己一直在反思,反思自己的人生不該如此高調張揚輕狂,夜郎自大害死了自己。
她收到了檢方不起訴的通知,有律師朋友和同行公開替她叫屈過,說不起訴,卻關了422天,可以向國家索賠。她本人回應從不覺得委屈,唯有掙錢還錢給國家最重要。
國家確是她最大的債主。她的公司逃稅1458萬元,滯納金573萬元。家最值錢的是19處每處現價千萬的房產,她本以為輕鬆補稅和滯納金。法院給出的拍賣結果是:總金額661萬元,倒欠國家1000多萬。
而範冰冰拿出9億不艱難,沒有入獄,更沒有傾家蕩產。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