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娛樂觀察·電影篇

2020年10月15日,中國電影市場累計票房達了129.5億元人民幣(約合19.3億美元),成功超越北美地區19.25億美元的票房,中國首次成為全球累計票房第一名。
面對這樣的里程碑,很多電影從業人員可能沒那麼欣喜。截至圈裏GeeWhy(ID:G-why-)發稿前,2020年全年的票房較2019年减少了超過450億元,觀影人次僅有5億、同比下滑了70%,總票房20億+和10億+的片子分別只有2部,而去年光40億+的影片就有3部、票房超過10億的電影共有15部。

年度娛樂觀察·電影篇
疫情之下,大片紛紛逃離,觀眾也沒有了進入電影院的欲望,影院壓力巨大。早在國慶前後,影院復工工作就已經基本完成、各種限制也逐步放開,但是在11月裏,並沒有一部熱門新片走進內地院線,11月單月票房最高的電影還是10月上映的《金剛川》(單月票房4.5億)。
(《金剛川》11月票房4.5億,數據來源:燈塔專業版)
儘管現階段的年末賀歲檔、2021年的春節檔都有大片紮堆,但由於部分因疫情而延緩拍攝的項目現時還在恢復期或處在觀望的狀態,加之荷里活方面的多種不確定性,以現時的影片儲量來看,明年暑期檔後很可能就會出現片荒。
片荒背後,電影行業上游公司的境况同樣不容樂觀。資料顯示,光是今年上半年,全國就有超過3200家影視公司註銷,而華誼兄弟、中國電影等上市影企前三季度的虧損額度也都超過了3億元。
雪上加霜的是,一些新項目的推進也在受到影響。在今年金雞獎的論壇上,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就曾感慨,電影公司、電影項目“缺錢”的問題依舊十分普遍:“很多影片沒有人去投了,很多電影公司沒有人去投了,所以我們現在日子還是比較難過的。”
比起疫情所導致的“暫停”,這種產業結構、商業模式上出現的困局,或許是最讓從業者焦慮的。更為重要的是,經過這次疫情,不管是用戶娛樂消費習慣的轉變,還是被加速了的內容碎片化趨勢,都給傳統影視行業提出了更大的挑戰。未來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顯得越發撲朔迷離。
好在疫苗已經開始加速生產,疫情或將逐步得到控制。在圈裏GeeWhy看來,最糟糕的時刻即將過去,2021年,不會比今年更差。

下游市場,寒冬依舊
2020:冬天未結束
1.下游市場,寒冬依舊
儘管中國的電影總票房在2020年第一次成為了全球第一,但是這個疫情之下全球停擺的“第一”,來的並不踏實。
受疫情影響,全球電影市場停擺到今日也未能完全恢復,其中就包括原本的全球第一大票倉北美——很多荷里活公司都開始將這兩年的大片佈局線上化事宜。得益於國內疫情控制較好,自今年8月以來,內地電影市場便陸續恢復正常,行業已然步入正軌。
不過電影市場整體還未恢復如初。今年票房過10億的影片只有《八佰》、《我和我的家鄉》、《薑子牙》、《金剛川》四部,票房過5億的影片現時也只有9部,是2015年以來最差的成績。眾多大片在這種情況下都猶豫不前,延后上映,期待疫情結束之後再進入市場。
帶頭衝鋒的《八佰》(累計票房31.13億)成了今年電影市場最大的贏家,這部由老牌電影公司華誼兄弟和新銳互聯網影企騰訊影業等共同打造的影片,成了內地影市正式復蘇的轉捩點,給行業打了針強心劑,也證明了在影片質量够硬的情况下,觀眾的觀影需求仍然可以被啟動。
只可惜雖然有好片子,可其供給依然遠遠不夠。行業復工後的第一個大檔期國慶檔便可以看出,並沒有足够多的好片子能讓更多的觀眾回到電影院:今年十一八天,放映場次超過了315萬場,同比去年提升了17%,但8天的票房較去年7天還是下滑了11%,觀影人次更是减少了近16%(近2000萬)。一些放弃在國慶觀影的觀眾表示,主要是因為影片口碑未達預期,而電影票又太貴了——國慶平均票價近40元,同比提升了2元,達到了歷史最高值。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