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圈|《追光吧哥哥》遭群嘲

《追光吧哥哥》新一期,公佈了哥哥們內投的隊長人選,李汶翰名列第三。

《追光吧哥哥》遭群嘲
一周前,他在另一檔綜藝節目《我就是演員3》中引發了一場爭議。在那個舞臺,94年出生的李汶翰受到评审們火力全開的責備。章子怡驚呆了:“這演的是啥呀?”於正說他“能力實在太差了”。張頌文讓他表演“試戲失敗後接到媽媽電話”,他演得吊兒郎當。張頌文示範了一次,驚豔全場,被網友稱為“羞辱式示範”。
李汶翰在《我就是演員》中飾演韋小寶,演技受到评审質疑
向來毒舌的李誠儒老師看完張頌文的表演,找到了李汶翰演戲不動心的原因:他“沒餓著過”,“老戲班有句非常經典的話,能耐是餓出來的。”
這話說得不錯。張賢亮小說《綠化樹》裏,主人公說:“‘吃飽了不餓’這個真理,我花了25年時間才知道。弄懂這個真理,要比弄懂亞里斯多德的《詩學》困難得多。”張頌文演得好,在於他演出了求生欲,饑餓感,但問題是,李汶翰這代沒有被餓著過的年輕人,都是在社會、家人悉心呵護下長大的。不能怪他演得不真實,只能說,沒有饑餓感的人,做事很難走心,也很難讓人動心。
到了《追光吧哥哥》,李汶翰不是被嘲得最厲害的人,部分原因在於,節目裏到處都是沒有饑餓感的臉。
據說湖南衛視原本想在“浪姐”火了之後,做一檔《披荊斬棘的哥哥》。消息一出,遭到四面八方抵制:姐姐打下的江山,憑什麼哥哥坐享,再說吃盡性別紅利的哥哥,披的哪門子荊,斬的哪門子棘?他們才是姐姐們前行路上的荊棘吧。
最後這檔綜藝節目沒出來,《快樂大本營》做了一期特別企劃,算是從善如流。

李汶翰不是被嘲得最厲害的人
但以身試險者不乏其人,這個《追光吧哥哥》,就疑似對標《乘風破浪的姐姐》。同樣是歌舞競技,以“哥哥”命名,連宣傳語“砥礪前行、無問西東,向陽而生、追光而上”,都很有“浪姐”的風範,卻被彈幕吐槽“蒼白”。更神奇的是,明明是個目光投向男藝人的節目,播出三期後,好感度新增最多的卻是在節目中犀利吐槽的女藝人。
直白吐槽的“爽言爽語”,讓鄭爽登上熱搜
節目組似乎已經找到了拉攏觀眾的管道:請鄭爽、金星等女嘉賓現場發表耿直評論,把“官方吐槽”展示給觀眾看。金星給的節目的定位是“拋光去油”,得到很多人的認可。她說這些成名已久的男藝人,“有的人之前以為是白金的,拋完光發現是銀的。本來以為是銀的,拋完光,沒准發現是鐵的。”
為什麼同樣是非一線藝人的選秀,“姐姐”就招人喜歡,“哥哥”就外婆不疼舅舅不愛呢?是他們不優秀不努力嗎?平心而論,未必。
如果不“濃妝豔抹”,“哥哥”裏不乏賞心悅目之人。39歲的杜淳保養得當,36歲的蘇醒亦算得上有型,更不用說於朦朧這樣的年輕男孩,眉清目秀,清爽宜人。初舞臺展示環節,雖然有舞姿如同“猩猩打狗”的杜淳,但也有實力不俗的胡夏、付辛博、符龍飛等人。客觀說,笑點和嗨點都令人印象深刻。
說實話,能上這個節目的,入行時都是祖師爺肯賞飯的,基礎不會太差。只是娛樂圈裏人才輩出,要想成為常青樹而不是曇花一現,除了才藝,還要靠觀眾緣——這個觀眾緣,要自己掙。
同樣不擅長歌舞,張雨綺在“浪姐”一開始就展示出惶恐,反復說自己不會唱歌跳舞——就像面對職場短板的你我,一下子就和觀眾拉近了距離。相形之下,杜淳則是“普通”而又“自信”的代表。他在節目播出後發了條微博自嘲,隨即轉發了張翰等人對他的肯定——他始終沒有放下身段,而起初那條自嘲,就有了勉强營業的嫌疑。
有一種弱小,就是不懂得如何面對自己的弱。從身體到精神都少了點靈活性的杜淳,可愛度比張雨綺差了十萬八千裏。
“姐姐們”全力以赴,想展示更好的自己,而這群“哥哥”卻展示出茫然和無所適從。偶像出身的汪東城舞技不錯,卻因為太過油膩而上了熱搜。更可怕的是,像他這樣分不清“油膩”和“酷帥”的男藝人,節目裏還有好幾比特。
《追光吧哥哥》明道初舞臺,霸總wink被網友吐槽油膩
第三期小考,於朦朧練習不够,動作跟不上,備采時說“所有事情都在强行地推著我往前走,這種緊迫感是我以前很少會遇到過的。”也許緊迫感正是“哥哥”和“姐姐”表現懸殊的關鍵。姐姐們是30+、40+、50+的女人,在東亞社會,年齡是女人事業的硬傷,她們在每個年齡節點上都會遭遇阻擊,能够一路走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