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臺》中的綠葉配角疤叔圈粉

電視劇《裝臺》即將落幕,在這部陝味大戲中,很多觀眾最初是沖著主演張嘉益、閆妮去追劇,結果發現劇中一眾綠葉配角個個出彩,而其中最圈粉的當屬疤叔這個角色。作為西安城中村中最具腔調的人物,疤叔抱著愛犬毛蛋往路邊一坐,濃郁的市井氣息便撲面而來。

最圈粉的當屬疤叔這個角色
疤叔的扮演者李傳纓是上海戲劇學院表演和導演系臺詞課教師。在《裝臺》中,他把一個城中村的土豪房東演得活靈活現。接受採訪時,李傳纓告訴記者,接演疤叔這個角色很偶然,最初是《裝臺》的藝術總監張嘉益到上海邀請他出演。因為每週要給學生上課,李傳纓對接戲一向慎之又慎。加之長時間沒拍戲,他也一度擔心能否勝任。而張嘉益堅持李傳纓是疤叔這個角色的不二人選,並為李傳纓調整好了拍戲和教學的關係,這讓李傳纓很是感動。
李傳纓回憶說,接下片約初到劇組,張嘉益就提醒他,在劇組不要說普通話了,所有人都講西安話。李傳纓出生在北京,6歲隨父母到西安生活,在西安長大。大學考入上海戲劇學院後,李傳纓一直在上海生活。進了《裝臺》劇組,李傳纓就按要求恢復自己的西安話語言邏輯。事後他覺得,這對自己的表演幫助非常大,自己普通話中多年形成的南方話邏輯得到了糾正。
對於疤叔的塑造,張嘉益曾向李傳纓解讀,疤叔在城中村是“勢是最大的(腔調足)”。而在西安,也確實存在和疤叔一樣的“閒人階層”。“腔調足”怎麼演?在張嘉益和導演的幫助下,李傳纓慢慢摸索,逐漸找到了“閒人階層”的特質。在西安拍攝的過程中,李傳纓還會隨手記錄他聽到的西安本土方言,揣摩之後加入到自己的表演中。
劇中,相比刁順子一家的苦,疤叔和前妻八嬸是一對給觀眾帶來“甜度”的歡喜冤家。李傳纓說,自己很幸運,因為八嬸的扮演者陳小藝表演經驗豐富,讓他在拍戲過程中學到了不少,“搭戲的時候,我在努力地觀察她,她怎麼說話,我就怎麼還回去,調不能高了,也不能低了。因為陳小藝老師的拍戲經驗比我豐富得多,我會默認她定的調大差不差,只要努力跟八嬸搭得上調,我也會大差不差。”

因為陳小藝老師的拍戲經驗比我豐富得多
搭上調的同時,李傳纓再考慮“小發揮一下”,他喜歡在不違背角色狀態的前提下添個油、加個醋,“把這片葉子描到最細,這是演員應該做的。”比如,疤叔有個口頭禪“呀……”,不同的聲調和語氣,傳遞了不同的情感,讓觀眾印象深刻。這是李傳纓豐富人物的一點“小心思”,角色囙此更加生動傳神。
很多觀眾不知道,《裝臺》中極具故事性和畫面感的畫外音旁白,配音也是李傳纓。作為資深配音演員,李傳纓曾為上千集電視劇配過音,有豐富的經驗。對於表演和配音,李傳纓坦言自己更傾心於表演,他形容配音其實是“戴著鐐銬跳舞”,“因為別人已經演好了,你來配,就像戴著鐐銬跳舞,而關鍵就在於,戴著鐐銬你能不能跳好。所以表演和配音,各有各的挑戰。”
談到《裝臺》的熱播,李傳纓表示這部戲最吸引觀眾的就是濃濃的烟火氣。當初讀完原著作者陳彥的小說《裝臺》,李傳纓掩卷感慨,老舍先生寫了個駱駝祥子,陳彥先生寫了個西安順子,都是要多苦有多苦的底層人物,而艺文正是為勞苦福斯服務的,“《裝臺》這個戲裏,所有底層人都有一顆滿懷希望的心,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生生不息的土壤,以前的電視劇我們可能看慣了花花草草,而這部戲把視角轉到土壤,這其實更值得書寫和講述。”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