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釘子戶”們可是真頂流

“國民頂流”潘長江的人氣有多高?

國民頂流”潘長江的人氣有多高
潘長江現身泗縣參加活動,熱情地與粉絲互動,調侃自己的身高。
而現場的觀眾也是情緒高漲,甚至有人為了看一眼潘長江,大冷天徒手爬樹。
有網友調侃道:“要是潘長江老師高一點可能就不用爬樹了。”
不過,這也足以證明潘長江的超高國民度。
記得去年3月份,潘老與蔡徐坤“比拼”了一把流量。
綜藝《王牌對王牌》的一場遊戲中,潘長江沒能認出蔡徐坤,遭到了蔡徐坤粉絲在評論區的“炮轟”。
事情愈演愈烈,蔡徐坤本人前來留言,表達了敬意,也明確了拒絕網暴的態度。
而潘長江則無奈地說:“姓蔡的我只認識蔡明。”
對年輕人來說,蔡徐坤稱得上是“頂流”,但在老一輩眼中,潘長江才是巨星。
更厲害的是,那些留下經典作品的表演藝術家們不僅有超高的國民度和優秀作品,還有軍銜。
潘長江是文職正師,革命军二炮文工團演員。
郭達是文職將軍(副軍級),革命军總政話劇團演員。
黃宏也是文職將軍(正軍級),曾任革命军八一電影製片廠廠長。
看來老一輩藝術家的身份都不簡單。

看來老一輩藝術家的身份都不簡單
如今,春晚短劇中年輕流量藝員越來越多,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老面孔”,都去哪兒了?
01、春晚短劇黃金時期
潘長江、郭達、黃宏等老一輩表演藝術家與春晚是互相成就。
他們靠春晚上的表演一夜爆紅,而春晚舞臺也因他們開啟語言類節目的黃金時期。
潘長江出生於黑龍江省,父母都是知名劇評藝人。
他5歲那年,不幸患上尿崩症。
父母帶著他四處尋訪名醫,十多年間試盡各種偏方、奇方,終於在一個老中醫的針灸下獲得治癒。
不過因病錯過生長發育期,他的身高比同齡人矮了很多,使他備受嘲笑。
但經歷過命運的捉弄,潘長江根本不介意外界的看法,而是决心走上自己熱愛的演藝道路。
此後,他拼命學習唱、念、打、做,練得樣樣精通,並進入鐵嶺曲藝團,從事二人轉、短劇等演藝工作。
在曲藝團裡,潘長江如魚得水,憑二人轉《猪八戒拱地》獲第三届國際青年戲劇節個人表演金獎,人稱“東北醜王”。
成為東北喜劇大腕後,潘長江並不滿足,他想登上更大的舞臺展示自己。
於是,他接連幾年向春晚節目組選送作品,但全都石沉大海。
最遺憾的一次是1992年,短劇《草臺班子》找潘長江補比特,但他剛走進中央電視臺的門口,就被告知節目因時間關係撤掉了。
潘長江沒有灰心,他不斷創新,嘗試用詼諧搞笑的歌舞來推動故事。
四年後,39歲的潘長江終於站到了春晚舞臺上,憑藉短劇《過河》一鳴驚人,成為了家喻戶曉的藝員。
可是,第二年潘長江就遭遇了滑鐵盧,苦練三個月的作品無緣春晚。
潘長江覺得人生陷入了低谷,接到消息的那天淩晨,他在河邊徘徊了四個小時,差一點用皮帶上吊自殺。
好在他最終還是想通了,决心重頭再來,他到工廠學校、孤兒院養老院,甚至鄉野農村去捕捉創意,尋找靈感,苦思冥想地打磨出了好作品。
1998年,潘長江憑藉情感細膩的短劇《一張郵票》,激起無數觀眾的共鳴,在春晚舞臺佔據了一席之地。
而他6年磨一劍的《將愛情進行到底》,獲得了觀眾的高度認可,表演結束後掌聲經久不息。
但觀眾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與蔡明搭檔演出的作品。
兩人合作了《想跳就跳》、《車站奇遇》、《老伴》、《“兒子”來了》等作品,蔡明的高挑、犀利毒舌,與潘長江的小個子、溫吞滑稽形成了鮮明對比,令人記憶猶新。
不過,這對無比合拍的螢屏搭檔,是從2013年才開始合作的。
在此之前,春晚舞臺經驗豐富的蔡明,與郭達合作了十幾年。
郭達是西安人,父親早逝,家庭條件不好,他15歲就去鐵路上做了修路的工人。
但他心懷演藝夢,19歲時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接受了3年專業話劇表演訓練。
畢業之後,他被分配到了陝西省話劇院,10年間排演了30臺話劇,獲得了陝西省以及西北地方的表演獎,還被評為國家一級演員。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電視上看到了陳佩斯和朱時茂合作的短劇《吃面條》,覺得新鮮又好玩,便在演話劇的閒暇研究起了短劇。
1987年,32歲的他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搭檔楊蕾、高蘭村、鄒小茜演了一個短劇《產房門前》,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第二年,他又搭檔楊蕾、石富寬表演了短劇《清官難斷家務事》。
接連兩年的春晚,把郭達的事業推向了高潮,還讓他收穫了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