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誠儒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演員請就比特已經結束了,胡杏兒奪得了冠軍,四比特導演也收穫了很多的名聲,但是要說這檔節目誰最受益,或許應該說是李誠儒吧!

李誠儒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自從李誠儒怒懟了郭敬明之後,他的熱度和資源可以說是看得見的。
即便是後來李誠儒退出了節目,但是他卻迎來了很多的採訪。
在採訪中,他依然毒舌,對郭敬明和何昶希各種狂噴。
正是因為如此,李誠儒在圈內被大家定義為了敢說敢批的代表,一時之間名聲大噪。
李誠儒仿佛成了正義的化身,甚至有種有了他就很公平的感覺。
《我就是演員》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開播馬上請來了李誠儒坐鎮,效果可以說相當好,收視率和熱度一下就起來了。
李誠儒在《我就是演員》中依然走的是什麼都敢說的風格,不過,由於新加盟的於正點評也相當犀利,以至於有點蓋過了李誠儒的風頭。
李誠儒雖然沒有在點評演員的演技中出彩,但是卻在跟許君聰的聊天中引發了熱議。
在第一期的節目中,薑潮和許君聰的表演是被叫停的,當時李誠儒給許君聰的建議是讓他提高點眼界。
不過,站在表達的過程中,李誠儒說了一句“不要老盯著八十年代流行起來的無厘頭表演”。
當時許君聰馬上反駁李誠儒說周星馳不是牆角。
相信大家和許君聰一樣,只要提起“無厘頭”這三個字就會自然聯想到周星馳。
雖然李誠儒解釋他指的不是周星馳,但是實話實說,在這樣的脉络之下,人們第一時間腦子裏閃過的都是周星馳。
李誠儒相當聰明,在這樣尷尬的局面之下,直接對許君聰來了一句“你申辯過多就顯得不虛心了”。
李誠儒這句話一下子說完之後許君聰馬上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李誠儒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欺軟怕硬”的樣子讓人看得好尷尬。
不管李誠儒到底是不是在暗諷周星馳,最起碼他是用自己的前輩身份“欺負”了許君聰。
對於表演,其實所有人都有發言權的,並不是說誰就是這方面的權威,然而,李誠儒參加了一次《演員請就比特之後,總給人一種他就是天花板的感覺。
如果要說演技,李誠儒確實可以稱得上老戲骨,但是要說表演形式,不管是“無厘頭”還是其他的形式,好壞還真不是李誠儒能評判的。
對於表演形式的好壞,最有話語權的應該是觀眾,觀眾喜歡的,那就是最好的。
李誠儒作為五十年代的老藝人,他的思想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迂腐的,正如在《演員請就比特中陳凱歌點評的那樣。
李誠儒的審美只停留在《霸王別姬》那個時期,他認為那個就是巔峰,至於《無極》、《小時代》等等這一些都不在他的審美上。

《霸王別姬》那個時期
當時李誠儒在《演員請就比特中表達出自己只喜歡梨園藝術的時候就被陳凱歌懟到無話可說,但是現在又在《我就是演員》中用這種思想來教育人。
李誠儒真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為什麼就不能與時俱進多接受一些新鮮事物呢?
當許君聰提到周星馳的時候,李誠儒只是簡單的反駁說自己不是在說周星馳,但是他卻並沒有具體去解釋,反而是說許君聰不虛心。
相信很多觀眾都有一種錯覺,那就是李誠儒有點“欺軟怕硬”,提到周星馳他便不敢去點評,只敢以老前輩的身份壓新人。
其實無厘頭表演還有一比特很有代表性的人物,李誠儒更惹不起,那就是謝娜。
對於謝娜的搞笑風格大家肯定特別熟悉,絕對是純粹的無厘頭,不喜歡的人會覺得她好無聊、好聒噪,但是喜歡的人會覺得好可愛。
要說李誠儒“欺軟怕硬”不只是針對許君聰,還有《我就是演員》的編劇。
許君聰在臺上說自己非常欣賞幫他改編的編劇,但是李誠儒卻說“我希望這個編劇離開《西遊記》這三個字,去施展他的才華”。
說句難聽話,周星馳改編了那麼多版本的《西遊記》,哪一部不是深受觀眾喜歡。
票房說明一切,只要觀眾喜歡就可以,《西遊記》也是可以有多種形態去呈現的。
然而,為什麼李誠儒非要執著於86版的就是經典,就是藝術的巔峰,誰要改就直接炸毛呢?難道說這還不是陳凱歌諷刺的老思想嗎?
如果說李誠儒要是在《演員請就比特中懟一下陳凱歌,辯論一下到底《霸王別姬》之後有沒有好作品,那大家肯定會對李誠儒刮目相看的,但是他沒有,他慫了。
如果許君聰說出周星馳的時候,李誠儒能勇敢地點評一下周星馳的那些無厘頭作品,或者說點評一下謝娜的無厘頭喜劇,相信大家真的會敬佩他的,但是他又慫了。
周星馳拍過那麼多的《西遊記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