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視圈,沒有人抗得過時代

2018年與他進行轟轟烈烈罵戰的網友已經沒有辦法在他的微博留言了,在轉發中,仍然有一些網友出言不遜。三年前還懟天懟地對空氣的馮小剛不見了,沒有回復任何消息。

沒有辦法在他的微博留言
馮小剛生日往後幾天,是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的生日。1960年出生的王中軍今年是本命年,整六十歲。身處旋渦之中的王中軍似乎無暇顧及這個在古人看來要隆重紀念的生辰。從去年到現在,圍繞在他身邊的關鍵字,始終離不開“借錢”與“還錢”。
2015年到現在,華誼兄弟的股價始終在下行,直至四月初來到了近年來的最低點3.21元。從去年的賣畫,到今年出售掉香港的豪宅,一直徘徊在爆倉邊緣的王氏兄弟,幾乎想到了所有能實現的借錢與變現的管道。4月,華誼拋出定增預案,阿裡、騰訊現金馳援,公司股價開始止跌回升。王中軍接受採訪的視頻放出,“最難的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了。”
馬中駿同樣在去年經歷了爆倉危機。上市僅僅三年後,因為股價連續下跌,質押比例過高的馬中駿把手中的股份轉給了國企,讓出了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身份。如今63歲的他仍然奮戰在第一線,不過身份已經從“慈文傳媒董事長”變為了“慈文傳媒首席內容官”。
70歲的張藝謀也在不知疲倦地拍電影。他的新片《一秒鐘》原本被定為金雞電影節的開幕影片,又突然因“科技原因”被取消放映。好在影片最終順利上映,現時《一秒鐘》的票房快1.3億,大約是18年前《英雄》2.4億票房的一半。2011年之後,第五代導演裏,沒有誰的電影票房能再進入年度票房前三。
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炮兒
這一批在影視圈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炮兒,都曾是圈子裏的弄潮兒,他們經歷過80年代的開放與浪漫,經歷過90年代電影行業的低谷,經歷過這20年來影視行業與資本的春風得意。他們三四十歲就都立於時代的風口傲視群雄,過了“耳順”的年紀,卻都被資本或是無形的手扼住了咽喉。
在影視圈,沒有人能抗得過時代。
1.
“馮小剛,變了?”
10月底的時候,有網友在社交媒體發出疑問。
他列舉了馮小剛去年以來的種種變化,感覺馮小剛不再是當年那個得理不饒人的“小鋼炮”。
2019年12月,《只有芸知道》的首映禮,電影放映完後馮小剛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小紙片,親自念完了所有到場嘉賓的名字,逐一致謝。電影一億票房後,馮小剛發了微博,“看完電影,有嫌慢的,平的,淡的,看不下去的,您花了錢,罵幾句出出氣都應該。這是人之常情。”
(《只有芸知道》首映交流,馮小剛逐一表達感謝)
這的確和馮小剛過往的網絡形象不太一樣。從半天7條微博懟影評人“我不怕得罪你們丫的,也永遠跟你們丫的勢不兩立”,到怒噴“中國垃圾電影滿地和垃圾觀眾有關”,甚至拍攝《潘金蓮》時對投資人說“我就這麼拍,你們不喜歡看別看,沒人投資我投,我自己看”,2018年之前,馮小剛在網絡上一直是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罵的“小鋼炮”形象。
馮小剛有底氣這麼“狂”。
從這20年的票房成績來說,馮小剛是中國商業電影的代表人物,1999年到2010年的11年間,馮小剛的影片拿下了6次國產電影的票房冠軍,最差也沒出過前五,無人能出其右。
1999年,馮小剛的《不見不散》就拿到了他的第一個票房冠軍,很多現在在網絡上和他對噴的年輕人,那個時候還沒有出生。在70後、80後眼中,馮小剛不僅是電影市場剛開始發展時票房的代言人,也是電影圈發聲的權威。
2010年之後,伴隨著網絡出生的Z世代開始逐漸成為使用互聯網的主力人群,中國的互聯網話語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普通線民從互聯網的最底端一躍成為統治者,他們不僅不再迷信大V,而且可以隨時隨地在網絡上群起而攻之。
前兩年B站上關於馬雲的視頻裏,最多的彈幕是“馬雲爸爸”;而包括螞蟻金服在內的一系列事件之後,現在在B站打開馬雲的視頻,你能看到滿荧幕的“你工人爺爺來了”。
馮小剛早在兩年前就領教過網友的厲害。2018年度過自己60歲生日後,馮小剛在微博上開始了和崔永元的罵戰,引發了無數網友的圍觀甚至參與其中,他的眾多微博下邊留言都有數萬之巨,網友相互站隊,罵得不亦樂乎。
這次罵戰對影視圈影響至深,因為崔永元通過陰陽契约事件帶動了影視圈的稅務風波,幾乎以一己之力戳破了影視行業的泡沫。2018年,多數影視上市公司股價在一年之內腰斬,整個電影行業2019年仍在低谷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