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言爽語的鄭爽,翻身了

萬萬沒想到,爽姐的口碑翻身了。

爽姐的口碑翻身了
以前的爽姐是戰略性發瘋,自從她去了《追光吧!哥哥》,整個人散發著優秀的光芒。
這男版《浪姐》的初舞臺,給了人當頭一棒,這棒子裏灌了2斤花生油還沒封口,全倒在了觀眾眼睛裏,一滴都沒浪費。
而鄭爽就是行走的彈幕,她帶著我們的嘴去當了reaction。
就說陳志朋這個充滿魔性的wink,讓無數少女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看到此情此景的爽爽子,害怕地擋住了自己的臉,生怕陳志朋隔著荧幕把她逮走。
看到陳志朋那一身壯碩的肥膘,爽爽子親切的問著前輩,
那是什麼?肚子嗎?
丁澤仁看完陳志朋這個表演,瞪著眼睛說瞎話,一通猛誇,
前輩就是不一樣!他對舞臺的熱情感染了我!
鄭爽一個白眼甩了過去,好不走心呐,這不是埋汰人嗎?
當年風靡亞洲的小帥虎,現在邁著體虛敷衍的舞步,在舞臺上喘息。
爽爽看不下去,一刀紮雙人,這是老年版的劉維吧。

這是老年版的劉維吧
但劉維來不及哭泣,就用迷人的雙眼鬼魅的步伐,欲勾走所有女生的魂魄。
但爽爽子只覺得你女團舞跳多了吧,舉手投足都是女團範兒,把劉維看得透透的,雖然跳舞女團,但他肯定覺得自己賊帥。
劉維應該覺得自己是卡斯柏這種酷炫的颱風吧。
下場之後,劉維慌慌張張的詢問其他哥哥的看法,覺得怎麼樣?真的可以嗎?
哇歐嗚,哥哥們一個個起立迎接,歡呼雀躍,擊掌示意:
你表演的太棒了!太棒了!
鄭爽坐在後臺已經被油到用衣服捂臉,無力的靠著沙發上,
假的,不要恭維了,趕緊下一個吧。
這節目裏還有一個德雲社的臥底,燒餅,把愛豆唱跳舞臺,當成了相聲舞臺,充滿著詼諧搞笑。
爽姐看到這,輕輕地轉頭問了問導演,
你們這節目有滅燈環節嗎?
哪怕你是真正的唱跳愛豆,爽姐才不管你紅不紅,只要跳得不好,在鄭爽也討不到絲毫便宜。
爽姐審視著舞臺上的單身翰,他好像抽筋,這舞蹈不太好看。
哪怕伍嘉成之前跟鄭爽一起錄過別節目,算比較熟的人,鄭爽這位行走的彈幕吐槽起來也毫不留情。
伍嘉成是來黑這首歌的嗎?誰給他選的歌?能快進嗎?
伍嘉成肯定是你們節目人不够,抓來湊數的,他不應該來這裡,他應該去演唱届的脫口秀。
伍嘉成最後的成績不太理想,他在反思的時候,把所有的原因都歸罪於觀眾,肯定是福斯審美欣賞不了長得黑的。
鄭爽一句話戳穿了真相,弟弟,你想多了,跟黑沒關係。
山頂黢黑的丁真悠悠飄過。
爽子的嘴向開了掛一樣,看著印小天喜慶祥和的舞蹈氛圍,那感覺真的像看遼寧臺春晚。
在爽爽眼裡,印小天哥哥就是貓和老鼠中的湯姆,一顰一笑都像隨時能抓到老鼠的樣子。
爽爽看到明道十分不爽,她不想看,她覺得明道嚇人,像個大青蛙一樣。
明道也很配合,這盛世如爽所願。
兩隻小青蛙,呱呱呱,跳完要回家,呱呱呱。
還有與曉明師出同門的汪東城,那抹嘴殺,真是殺人不見血。
還有更奇葩的,別人跳舞費鞋,汪東城跳舞費舞臺。不知為何,他沉迷日地板。
鄭爽嚇得甘拜下風,這個尺度,你是我爹,行了吧。
還有同樣男團出道的檀健次,爽爽一看到他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矮油~長得好像我替身。
但他一言不合就wink,再搭配粉嫩的眼影唇膏,能直接把人送走。
爽姐為你傾心推薦,肉毒杆菌瞭解一下,舒緩眉頭皺紋。
最好笑的part,還得是人間喜劇人,杜淳。
看到杜淳抑鬱的坐在後臺,爽爽腦海中的詞彙突然爆棚:
淳哥好像音樂劇《猫》裏那個被人孤立的老猫。
杜淳挑戰了蔡徐坤的《情人》,唱了dangerous半天,英文發音不標準,還不在調上。
鄭爽真是一句都沒聽出來這是啥歌。
因為杜淳的發音實在很要命,dangerous念得像“蛋餃肉絲”。少了點安全感,唱得像“少了點鵪鶉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