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之文:爆紅9年,今被恩師張曉磊勸耗子尾汁,背後原因太現實

說起“大衣哥”朱之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朱之文,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一曲《滾滾長江東逝水》不僅讓他成為節目冠軍,更讓他在《星光大道》的舞臺上一炮而紅,從而光榮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
迄今為止,人們還能在各種社交平臺上看到其生活現狀。
一朝成名
那是一個民間節目層出不窮的時代,《我是大明星》、《星光大道》、《我愛記歌詞》和《愛唱才會贏》盛行的時代。
無數身負才華卻無處施展的普通百姓來到這些節目,向觀眾展示才藝。
其中的《星光大道》受到的關注更為廣泛,成就了無數的草根藝員,朱之文便是其中一位。
2011年,已過不惑之年的山東大漢參加了山東衛視的節目《我是大明星》,當時的他只憑著一腔熱血想要在這個舞臺上留下屬於自己的聲音,他不曾預料到會發展到今天的局面。
一身軍綠大衣,一定毛絨帽,這個男人邁上了舞臺。

一定毛絨帽,這個男人邁上了舞臺
嗓音雄渾深厚,與楊洪基同樣的男中音響徹整個演播廳,這個男人的歌聲震撼到了每一個坐在演播廳的人。
這段節目的視頻被人放到網上,瞬間吸引了大量網友的熱切關注,朱之文隨之成為了農民歌手。
于文華就是這樣關注到了朱之文。
作為星光大道评审的于文華欣賞這個淳樸且唱功不凡的農民歌手,遂親自考察朱之文的狀況,引薦並鼓勵朱之文參加《星光大道》。
本身已經小有名氣的朱之文在節目中獲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績。
同時被春晚導演相中,以一首《我要回家》一舉收穫了全國人民的喜愛,他的人氣也達到了人生的巔峰。
觀眾的共情能力一直很强,出身普通的朱之文更是代表了大多數一生忙碌在田間地頭人們的希望。
從道地的老百姓一躍成為熾手可熱的藝員,在朱之文看來就像一場夢。
夢總會醒,現實卻依然存在。
思想桎梏
朱之文慢慢地接受了這件事,卻沒預料到這件事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困擾。
他回到自己的家鄉,繼續過著曾經的生活,在田間地頭奮力的耕耘著。
他也明白沒有家鄉就不會成就現在的他,於是他積極地支援家鄉建設,修路、翻新幼儿園、灌溉田通電……只要是力所能及,他都不遺餘力。
成名帶來的困擾隨之而來,人們往往最怕遇到借錢的人。
畢竟,借錢的都是大爺,要錢的都是孫子。
都是鄉里鄉親,他覺得自己能够幫助大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然而現實卻狠狠地給了他一個耳光。
頭一年借出的幾百萬都打了水漂,至今未見歸還。
不僅是借錢成為了朱之文一家的困擾,隨著近幾年短視頻的興起,朱之文的家門又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半夜翻牆者有之,白日踹門者有之,無論這一家人做些什麼,都難逃得過村民的法眼和手機。
只要朱之文一家稍微流露出不配合的意思,就被人指稱耍大牌,目中無人。
這不就是活脫脫的私生飯嘛!
不禁會有網友發問:既然生活被嚴重打擾,為什麼不選擇搬家呢?
在他50年的生涯中,他對自我的認知很清楚,自己是朱樓村的村民,老朱家的子孫,是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
無論他走多遠,這都是無法抹去的事實。
不然為何總會有老人要求落葉歸根呢?
教育成疑
從“大衣哥”成名後,兒子小偉和女兒雪梅就產生了厭學的傾向。
兩人早早的輟學居家,學歷不高也不思進取。
本是翩翩少年和清秀少女,如今卻一個大腹便便,一個白白胖胖。
然而在朱之文看來,男孩子可以接著耕田種地,學歷不學歷並不是特別重要。
女孩子只要找一個通情達理的人家嫁過去,安安穩穩過完這輩子就完了。
儘管朱之文與現實生活的想法相違背,但在這個樸實的人看來這就是他父母對於他的期盼。
花開二度
朱之文一家再度備受關注,是在兒子娶妻的時候。
國慶日的一場婚禮,把兒媳陳亞男推進了觀眾眼中。
作為自己千挑萬選出來的兒媳婦,朱之文對於這門婚事顯然很滿意。
陳亞男本是一名護士,如今結婚後,辭去了醫院的工作,轉行做起了直播。
通過記錄婆家生活的點滴,陳亞男一舉成為了坐擁數十萬粉絲的大人物。
她不斷地開直播,做短視頻,憑藉公公的熱度,生意做的風生水起,一路暢通。
耗子尾汁
近日的舉報,打斷了陳亞男的直播,也給朱之文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伴隨著“偷稅漏稅”、“出軌女粉絲”、“拒絕給白血病兒童捐款”等黑料,給了朱之文一家一個當頭棒喝。
然而在這段描述中,無人知道真假。
偷稅漏稅事件,需要相關部門進行考核,空口白牙比不上到手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