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影視劇11個奇葩角色大賞

影視劇行業如此低迷、爛劇頻出、全民爆劇約等於無的2020年終於快要結束了!

影視劇行業如此低迷
沒想到仍然有一部劇抓住年末的尾巴,塑造出了一個觀眾恨得牙癢癢的角色——《愛的厘米》裏的綠茶女配“藍俏俏”。
這個藍俏俏有多氣人呢,本來剛開始戲份不多的她後面幾集突然存在感大增,她借父親重病賣可憐騙錢,再用美人計蠱惑女主的姐夫拋妻弃子。
“你跟我開什麼玩笑啊,我一直把你當哥哥。”眼看對方淨身出戶沒有利用價值了,她當即反咬一口,污蔑男方性騷擾,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接著,她又把魔爪伸向了心外科醫生男主徐清風,仍是用病床上的父親當幌子,層層套路拿下了對男主角催婚心切的母親,於是男主媽媽欽點她為兒媳。
大結局時,藍俏俏的下線也非常突兀,交代她內心已重拾善良與天真,就把之前做過的惡事全部輕輕揭過了,這是一個討人厭的角色該有的結局嗎?
這部劇情發展全憑巧合的電視劇本身不怎麼樣,設定的角色倒是能把荧幕前的觀眾氣得直捶牆,細數今年影視劇套路,類似的奇葩角色真是層出不窮。
綠茶組
如果說藍俏俏是頂級綠茶,那麼今年最出圈的綠茶角色還是非《三十而已》裏的林有有莫屬。
剛認識有婦之夫許幻山,林有有就故作清純獻上深情一曲,她假裝無意和許幻山吃同一個霜淇淋、幾度發送曖昧簡訊,再為“愛”辭職孤身追來上海。
“我知道不應該出現,你的生活裏不該有我,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是我的全部。”
林有有完全是獨立女强人顧佳的另一面,一邊主動糾纏,一邊示弱崇拜,還一邊鼓動對方“快樂無罪”,這個段位,哪是心志不堅定的渣男許幻山能抵擋得了的呢?
綠茶行為可不只出現在女性角色身上,跟林有有一樣,出自同一部劇的鐘曉陽也是妥妥的趁虛而入“男綠茶”。
早在鐘曉芹與陳嶼離婚前,鐘曉陽就在公司裏追著她一口一個姐姐,特別是這句茶味滿滿的語錄,絕了!“姐姐,我真的只管你一個人叫姐姐,真的。”
當離婚後的鐘曉芹已經淪陷在“小奶狗”的熱情貼心中,這時鐘曉陽的心機内容開啟了。
由於她遭受網絡暴力被人寄了恐嚇快遞,還在同居的陳嶼特意打電話提醒她這幾天不要回家,可以去閨蜜顧佳那兒躲躲。
結果電話被鐘曉陽接了,轉告鐘曉芹時,他掐頭去尾“你前夫讓你這兩天別回家”,故意使兩人產生誤會,追劇的人看了簡直吐血三昇。

這時鐘曉陽的心機内容開啟了
年初,《下一站是幸福》裏的“舅舅”葉鹿鳴也難逃綠茶駡名,身為一代霸總,他追求女主賀繁星的路數可謂步步為營,用泰迪狗套近乎、找藉口送禮物、潜伏在女主身邊離間男女主。
明明說好假裝情侶,他卻轉頭在女主公司公佈戀情,逼得賀繁星只能妥協繼續發展,眼看折損精力沒換回好結果、即將損害了自己的利益,他連提分手都要以退為進,讓女主自責,給女主壓力。
“我向你走了99步,剩下的那一步,你得向我走過來。一個月,如果不行的話,那就算了。”
年中,仙俠劇《琉璃》裏昊辰師兄手段也相當厲害,拆散男女主時不僅洗腦的話術一套接一套,借所謂蒼生大義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再對璿璣偷換概念——嫁給司鳳,就是拋弃父親姐姐。
私下他也不斷暗動手脚,丟掉司鳳送給璿璣的定情釵、騙璿璣使用朱雀瓶殺司鳳,死的時候仍要栽贓男主。
當然了,以上都沒有《傳聞中的陳芊芊》裏的蘇子嬰一角茶得明明白白,給女主披斗篷、扶女主上馬車、拉上馬車窗簾……他事事搶先男主一步,不讓男女主有所接觸。
無言至極的男主剛要說話,他立刻跪下來:“求韓少君不要誤會,小人只是怕風大,三公主感染風寒,如果哪裡做得不對,還請少君包涵。”
一套連環招數下來,蒙在鼓裡的女主當然向著“受委屈”的這方啦,告誡男主不要欺負“小可憐”,把男主氣得心臟病發,荧幕外的觀眾哈哈哈哈。
作精組
奇葩的角色不止“綠茶”這一種内容,還有一種屬於“作天作地我最有理”的類型。
代表人物其一,是《安家》裏男主的前妻張乘乘。
張乘乘開篇算得上“全劇最好命”女人,自己是奢侈品專櫃櫃姐、老公是房地產門店經理,男才女貌、有錢有閑,老公不僅在上海購買了婚房,還給嶽父母買了房子。
偏偏她不珍惜這種有求必應眾人豔羨的生活,為了買第三套房子,她决定跟男主假離婚,隨後便在家裡與一個小鮮肉發生關係,被男主當場捉姦。
張乘乘從道歉認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